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我爱我妈》英文版序  

2009-12-27 22:2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爱我妈》英文版序 - 陈希我 - 陈希我

       被告知《我爱我妈》将出版英文本,几乎与此同时,我接到了国内一个出版机构的通知:《我爱我妈》被拒绝出版。在此之前我就不相信它能通过审查,果然不能通过。理由是:今年是建国60周年。
       当初所以不相信《我爱我妈》能通过审查,是因为它是《冒犯书》里的一部分。2007年,台湾出版了我的《冒犯书》,在中国大陆被查禁了,主要针对的就是《我爱我妈》。其实,在此之前的2004年,这小说已经被批判了。它以《遮蔽》的名字在中国南方的一家文学期刊发表,被告到了北京,北京责令地方处理,该期刊的执行主编险些被革职,最后以连续三期进行批判了事。
       被查禁,被批判,在我已是家常便饭了。几乎出版一本就被禁一本,或者被调去左审右查;几乎没有一篇文章是在没有经过删改的情况下发表的。中国大陆至今仍有“审读制度”,这些“审读员”拿了津贴,忠心耿耿充当审查鹰犬。他们甚至得到了双重满足:钱,同时他们也觉得自己有“信仰”。拿钱,又能有“信仰”,天底下哪里还有这样的好事!当然更多的是在“其位某其政”的官员,他们其实也并不相信他们所维护的东西,他们和百姓一样爱看被查禁的书;在私底下,他们骂政府比百姓骂得更凶,但是他们一戴上大盖帽,他们就又是政府的化身,他们掌握着国家权力。国家的力量是绝对的,可以无须理由地对一本书随意查禁,当你申诉,他们还会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来阻拦,让法庭形同虚设。这个“国家机密”,因为无形,所以可怕。一个文学期刊主编曾经告诉我,他也不清楚到底哪些东西能够发表,哪些不能,往往没有明文规定,靠你“自律”。于是,就不能不战战兢兢约束得多一些,再多一些。约束你,还要说是人民约束的,但是人民并没有赋予政府禁止人民自己阅读的权利,就好像人民并没有授权把自己的税收拿去办“奥运”挥霍。在中国,人民只是阿斗,是应该被“教化”的。
       历来统治者都重视“教化”人民。“教化”还真的卓有成效,就连那些同情我的人,也不能认可我。我的一个十分欣赏我的朋友也对我说,他不能接受《我爱我妈》。2005年我的小说《抓痒》一出版就被禁,同时被禁的是同一个出版社的阎连科的《为人民服务》。禁《抓痒》是因为“性”,禁《为人民服务》是因为“政治”。出版社和编辑遭受了极大的压力,当时圈内有人说:因为《为人民服务》受冲击还值得,政治总会平反,但《抓痒》是“性”,就万劫不复了。
        历来禁忌,“性”是首要的禁忌。“性”为什么如此需要警惕?按说一个社会,百姓如果都钻到被窝里行苟且之事了,就不会关心政治,统治者就更能为所欲为了。但其实,“性”本质上也是一种政治。一场革命,如果没有革命到身体,是不彻底的。“性”跟政治一样,危险都在于“反体制”。所以任何政权都要将萨德侯爵囚禁,政治人物可以翻身,但是萨德不能,因为他对任何体制都具有破坏性。当然这里指的是公开的“性”,“性”如果只放在暗处,遮遮掩掩,也可以制造“盛世”。当今中国,有的地方的GDP就是靠色情搞上去的,所谓“妓女经济”;我所在的地方还靠“偷渡经济”,另外还有“贿赂经济”。所谓盛世,就是建立在这种被窝里的。中国的腐败举世闻名,不仅在国内,腐败之手还伸向国际,收买外国商人和政客为自己服务。外商要在中国瓜分利益,也知道顺应中国的腐败法则。我曾接触一个外商,他是基督徒,他说,在中国,没有上帝的眼。这个基督徒已经放弃了“罪感”,他的底线只是“耻感”。美国人鲁思·本尼迪克特总结日本文化是“耻感文化”,其实中国也是如此。与西方“罪感”不同,“耻感文化”下的人是不相信上帝的眼睛无所不在的。他们只相信他人的眼睛,只要不被他人发觉,能蒙混过关,罪恶就不是罪恶。或者被发觉了,彼此同流合污,也就不是罪恶了。二十年前有人要入党,周围人会跟他疏远;现在不同了,我就曾经听一个人对另一个要入党的人说:你入,我也要入,我们各占领一个口,互通有无!
       在这种情况下,行恶而能确认其是罪恶,倒成了美德了。我不期待高尚,高尚是没有的。从来就没有。那种因为古代曾经留下来高尚的训诫,就认为曾经出现过高尚时代的人,天真得可怜。实际上因为有那些训诫,就恰恰说明人们一直没有做到。当然,也因为那些训诫的存在,对行恶就有了威胁,它照见了我们的良知,“人”就有可能确立起来。即便行恶了,也有了反省的契机;即便不反省,也能确认自己干的是什么。哪怕只是确认,就已经了不起了,就是人类良知的光。《我爱我妈》中的男主人公就有这样的光,他不但不堕落,还是这时代具有心灵的人,甚至是这社会道德的楷模。我坚持这么认为,让那些天真汉和虚伪者反驳去吧!我的主人公,他要确认他性对象是自己的母亲,他要喊出来,把母亲喊醒,他掀翻了苟且的宴席,他确认了罪恶。
       这也是我的写作。许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写作,令人尴尬,令人不快,令人张惶。他们视我为恶魔。我愿意当这样的恶魔,而不是当歌功颂德的天使,去歌颂什么“辉煌”,什么“盛世”,什么已经到了“中国的时代”。一个人均GDP才刚刚达到世界中等偏下水平的国家,只能撇开这个“人”,去比GDP。一个国家,没有“人”的确立,只能是一个垃圾国;一个作家,没有“人”的尊严,让写什么才写什么,被禁毁,也只当缩头乌龟,这样的作家也只能写出垃圾。
       我不愿写垃圾,我不当缩头乌龟。
                                                                                                                           作者:陈希我

  评论这张
 
阅读(17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