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为《儿童文学》“拇指阅读”栏目推荐  

2009-02-18 08:41:35|  分类: 我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家:陈希我
推荐篇目:契诃夫《苦恼》
推荐理由:

   《苦恼》有个副标题:“我向谁去诉说我的悲伤……”。写无处诉说的作品很多,茅盾的《腐蚀》一开篇,主人公就说“我心里的话太多了,可是找不到一个人可以让我痛痛快快对他说一场。”鲁迅《祝福》里的祥林嫂貌似可以诉说了,可人们其实并不听她,还嘲弄她。现代人发明了向树洞倾诉的办法,树洞不会嘲笑你,可它没有耳朵,没有生命。《苦恼》里的倾诉对象有耳朵,还有发亮的眼睛,还会向倾诉者手上呵气,可它却是畜类。
   说人类还不如畜类有同情心,也许是极端了。那些不听倾诉的人,也许不见得多没道理,只不过是冷漠。契诃夫把情形推向了极端,让冷漠尖锐化,成了对心灵的践踏。契诃夫早年的一些小说,都采用了此类手法,如《一个小公务员的死》,这是他的拿手好活。
   然而这是危险的,作为崇尚写实的作家,契诃夫必须考虑到可信度。而处在极度苦闷中的马车夫是可能这么做的。苦难使人敏感,绝望使人愤怒,他不管了,能抓住什么就是什么。畜类接受了他,但那是真的慰籍吗?
   我更愿意将马车夫的苦闷看成是整个人类的苦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与马车夫身处不同国度,也能对其痛苦感同身受。现代社会,人类的孤独更加尖锐凸显,于是我们明白了契诃夫的伟大,他所以不朽。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