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体育的隐喻  

2008-07-02 22:21:2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象中文人总跟弱不禁风联系在一起,所谓“四体不勤”。这情形似乎不仅在中国,国外也是。最著名的是普鲁斯特,这个病人长年卧床,却写出了经典的《追忆逝水年华》。想想是必然的,一个人瘫在床上了,什么也不能干了,就只能动脑子。而且,只有身体安静的时候,精力才完全集中。这么说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也是有道理的了。上帝是公平的,关上你一扇门,就打开你另外一扇门。同样的,一个追求世俗快乐的人,上帝也关闭了他上天堂的大门。
   这也铸就了人类社会的精神价值取向。文学历来被当作精神的标杆,于是这种价值取向在文人中表现得特别明显,即便是我。我曾无数次问自己:假如我被投进监狱,怕不怕?回答是:给我一支笔,能写作,就不怕。甚至那样的写作更容易达到纯粹了,塞万提斯、萨德的传世作品就是在监狱里写成的。在世俗眼里,他们只是囚徒,但在另一种眼光里,他们是圣徒。虚弱不堪的高渐离在威武强大的嬴政脚下,整一个不齿的狗屎堆。但是“齿”还是“不齿”,不是由武力说了算的。在高渐离眼里,没有“武”的力量,只有“文”的精神。这种“文”,甚至可以以有辱斯文的邋遢、狷狂的面目呈现。孟子所谓“威武不能屈”,面对威武而不能屈,只能在精神上。当然在世俗眼里,这种不屈,也可谓为迂腐,鲁迅就用一个孔乙己来演示迂腐。
   但鲁迅被公认为是现代启蒙的猛将,也许人类现代化,就是世俗化?新兴资产者取代贵族登上历史舞台,就是世俗化的胜利,同时也给人类带来了蓬勃生机。其实文人未必都只是“四体不勤”的,也可以精神物质双赢的。比如左拉就是个不错的自行车运动健将,杰克·伦敦和海明威则迷恋拳击,季洛杜喜爱网球和跑步,田纳西·威廉喜爱游泳,加缪、马丁·海德格尔和乔治·奥威尔则喜爱足球。在中国当代作家中,也不乏足球爱好者,比如徐坤,有她著名的《狗日的足球》为证;又比如洪峰,当年作为作家的洪峰,还是个足球队员……据说列夫·托尔斯泰也是不仅写作,而且喜爱自行车运动的,直到他70岁高龄,仍对自行车运动情有独钟。当然这也并不妨碍他精神危机,最后出走,致使整个生命都丢掉了。我甚至惊异地发现,前面提到的普鲁斯特,居然也迷恋运动。他早年爱打网球,后来他就把自己心爱的球拍改成了吉他。于是我明白,没有人是不爱健康和生命的,但是有时候只能被迫放弃健康乃至生命,甚至践踏之。
   在这种放弃和践踏中,身体倒显示出超越现实的价值来。身体的强壮不是最主要的了,重要的是精神的力量。于是锻炼身体的体育运动,也不只是健身的手段,而更多的是获得强大、刚毅、美乃至道德的价值的行为了。加缪就说过:“关于人类的道德和种种责任,足球给我的教育胜过任何书籍”;荷马和普罗塔克笔下的古代希腊体育健儿,他们彰显的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美”;相反的例子是中国曾经被蔑称为“东亚病夫”,这称谓所指的绝不只是身体,更是人格。所谓“病”,更是精神上的隐喻。

   在大江健三郎《万延元年的足球队》里,主人公鹰四反对日美安保条约受挫后,回到家乡,在边远的山谷里效仿100年前曾祖父领导农民暴动的方法,组织了一支足球队。小说深刻揭示了体育运动的隐喻性质。现实失败了,就在虚拟的体育比赛中得以慰籍。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虚拟的体育往往更是失败者、弱者的精神家园。中华民族一百多年来的体育强国梦,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因为现实弱,所以需要体育上强,体育在这里成了国家、民族、群体强弱胜败的隐喻。
   苏珊·桑塔格在她的《疾病的隐喻》中,呼吁人们剔除附加在疾病上的隐喻,让疾病还原为疾病,而非被阐释的疾病。但是应该看到,只要有精神存在,就不可能消除对事物的隐喻,包括对破坏身体的疾病,对强健身体的体育。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