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个人生命与国家利益  

2008-05-15 10:18:0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一个媒体电话我,问李西闽的事知道吗。我一惊,立刻反应指的是什么。他怎么了?我大声问。对方估计本是想向我了解更多的情况,被我这么反应,反而缩住了。我是从他嘴里知道西闽的情况的,他被压在震区的地下。地震发生后,我曾电话几乎所有在四川或家人在四川的朋友,他们都说没事,惟独没想到西闽会在四川。他怎么跑到那里去了?印象中他应该在三亚的。他刚生了女儿,是不是他妻子和女儿也一起去了四川?急忙电话慕容雪村,了解到,他是跑那里写作去了,妻子孩子在上海。

   据说他电话还能用,但不敢打,电池有限,必须存在更需要的时候用。好在朋友熟人们都在想办法,朱大可还联系了四川熟人。我也相信他是命大的,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命大。不管怎样,活着就是好,生命第一。

   因为压在下面的是朋友,所以会这么想。但是我们是否能由此推及别人的朋友?那些被压在下面、甚至死亡的人,都是别人的某些人的朋友或亲人,我们是否能像他们的朋友或亲人一样揪心?似乎是会的,那么多人心牵着灾区,捐资,献血。我的血不能用,但钱还是能用的,希望能被真正用上。用不上怎么办?就像一个朋友说的,我尽力了,谁要贪污,天惩罚他。只能这样了。当然最好是能直接或者通过可信任的组织送到灾民手里。知道“爱吾老,以及人之老”,这是我们的进步。虽然这是一个古训,但是在“大义”面前,常被击得崩溃的。想当年,我们在面对战斗英雄的时候,可未必想到他们也是生命。比如美国兵,到了无可挽回的败局了,就投降,回国照样受自己国家的迎接,受自己亲人的吻抱。而我们却要求我们的战士死战,甚至无奈被抓了成了俘虏,比如当年的志愿军战俘,也受到了非议,以至于一生背着耻辱。在我们觉得邱少云黄继光应该那么做的时候,是否想想他们的父母、亲人的感受?换位想想,如果他们是我们的儿子,或者亲人,又该如何?

   也许有人会说:他们是为国捐躯的。对,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这就是症结。所谓“民为重,社稷此之”,历来只不过是圣人的呓语。到底是国家利益高,还是个人利益高?比如这次地震预报,虽说预报是困难的,但是毕竟有了预兆。这时候就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不管怎样先采取措施再说,比如进行必要的警示,让大家提高警惕,准备些物资,甚至必要时还可以再有些大动作。当然这样比较麻烦,也许动作了无数次,也未必会有一次真地震来。那就看你把怕麻烦放首位,还是拯救生命放首位了。当然,这样也许会引起恐慌,引起混乱,但是与生命的消失相比,还有什么代价是不值得付出的呢?固然混乱也会引起生命的消失,但我们对犯罪发生,总比对地震发生有可行措施吧?

   其实,似乎地震也未必是不能预报的,我们现在不是仍被告知,某某地区近期没有地震危险吗?既然不知道它会发生,又怎么知道它不会发生呢?

   关键还是,说它不会发生,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稳定。

   至于奥运圣火传递还在继续,也是因为它是属于国家利益的。看电视,一边是悲惨景象,按下摇控,就可能出现传递的欢快场面,实在很扎眼。

   或许有人会说,救灾的人不就是为了国家利益?如果把个人利益放第一位,谁还去救灾?这里有个前提,即:那些为了国家利益救灾的人,首先国家必须对他们个人利益给予充分的尊重。这样他们才是健全的个人,这样健全的个人,才是国家利益的可靠保障。

 

   [刚得到最新消息,西闽已安全获救!15日18点]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