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审判《冒犯书》  

2008-12-05 13:46:50|  分类: 《冒犯书》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审判《冒犯书》 - 陈希我 - 陈希我

 

   昨天庭审。这是一个荒诞的局面——我从没遇到过,也许是我孤陋寡闻了。
   《冒犯书》被查禁事件,主要焦点就是为什么查禁?之前海关一再推诿,所以我要求听证,但在听证会上,海关却抛出了“无可奉告”,令在场旁听者都大跌眼镜。所以提请诉讼,就是因为继续争取一个对话的平台。但是仍然没有得到,海关仍然以“国家机密”推诿,说是之前已经把“国家机密”文件打包给了法院。法院也承认收到了文件,但说不能告诉我们是什么内容。于是,这庭审就变成了我们跟空气申辩。于是一个小时就结束了。
   但也好在一个小时就结束,如果拉长了,我的恐惧会到了崩溃的边缘。因为我面临的是“不可知”的对手,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东西比“不可知”更可怕的了。“不可知”,就是无所把握,不知道接着会发生什么事。我越想越觉得难说接着会把我抓进去,没有理由,就是因为“不可知”,就因为“国家机密”!
   有朋友对我说,你可以根据这经历写一部小说了,比如卡夫卡《审判》那样的作品。确实,整个过程我老想起卡夫卡。在《审判》里,那个倒霉的K就是因为“不可知”的理由被锒铛进去的,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就连抓他的人,有的也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罪。他们都被无形的空气一样的东西笼罩着,这个东西,就是体制。这个东西是强大的,我面临的也许也是类似的东西——海关从来都是这么执法的,他们背后有着理所当然的支撑,他们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他们也不听质疑。
   但他们如果真是这样,也就罢了——就是没有理由,我要处理你就处理你!实际上,他们却也虚弱。所以他们耍滑头,来了个“无可奉告”、“国家机密”,“拿筷子遮鼻子”。“改革开放”三十年,难道仅如此进步?其实,之前我就应该意识到他们会这么做,他们向法院申请“不公开”,用体制力量威吓媒体,阻止旁听者到场,只是我还以为,那“国家机密”只是不宜给外人看,只能给我这当事人看。不料却是连我也不能看。那么他们阻止旁听者,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旁听者坐在那里,也只能当聋子、瞎子。也许是因为,他们实在太恐惧了,他们害怕,即使是旁听者没有看到,单是听说不给看,就会有想法。恐惧至此!
另外,那个制造“秘密文件”的机构,也不肯向我透露。这样不敢现形的机构,难道有可信度吗?由他们制造的材料,有说服力吗?
   当然也许这只是我思维方式有误区。他们才不在乎你“服”“不服”的,他们只在乎他们自己“说”——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说”怎样,就是怎样。但是我要告诫具体的执行者,你们都是具体的在这个世界生存的人,你们也会在别场合遇到类似的问题,在一个荒谬的逻辑之下,谁都不可能是幸运者。甚至会因为你们蛮横惯了,不幸会更早地找到你们。不信?拭目以待。
   法庭择日宣判。我把目光从海关转向法院。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