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坚固与崩溃  

2007-06-18 09:56:5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九江大桥崩溃了。据调查,是一艘运沙船撞击桥墩所致。运沙船有多坚固?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比沙坚固。要不怎能运得了沙?于是我们可以推出,比沙坚固的运沙船撞毁了大桥桥墩,这桥墩一定没有运沙船坚固,至多只比沙坚固。
   这么说起来有点绕,但是却揭示了一个并不绕的事实:这桥不说是豆腐做的,不说是沙器,也好不了多少。
   各媒体自然要报道和感慨一番。我所在的福建,电视台把目光掉回了自己,说福州的乌龙江大桥也曾被船撞击三次,结果有的是船翻覆了,有的是把桥栏杆剐下来。电视节目呼吁大家引起警惕,注意安全。然而我却有新的发现,这乌龙江大桥虽然多次遭受撞击,却并没有被撞断,撞崩,巍然挺立,而九江大桥却是被一撞就撞塌了。当然可以辩解,九江大桥是被撞击了第四次。那么,这艘运沙船就像是那根最后压死骆驼稻草了。那么,我们还有多少东西就差压上这么一根稻草?包括整个国家。
   提起乌龙江大桥,我就想起在我小时候奖状上印着的图案:红五星,红旗,五虎山,还有一个桥,它就是乌龙江大桥。这桥当年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重大成果。确实,直到几年前,这个桥还是福州到厦门的必经之桥。即使现在,有了高速公路了,还仍无法废弃它,它还在服役。当然也因为它能服役,它虽然老了,但没有像新的九江大桥那样崩溃。
   于是一个新的问题出来了:莫非“改革开放”的成果不如“文化大革命”的成果?我绝对是改革开放的拥护者,“文化大革命”的痛恨者,但是在这里,我无话可说了。无论“文化大革命”怎么不好,“文化大革命”的桥仍然坚挺着;无论如今如何被称作“盛世”,“盛世”的桥却坍塌了。这世界太没有逻辑了。
   当我把目光从乌龙江大桥收回,我看到了在它之前的一段公路,福厦公路的起始段。这条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曾依靠它上下班。它原来不大,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对它进行了改造,把原来的道路部分,规定为机动车专用道,在边上拓展出自行车和行人道路。工程完成了,可没几个月,新拓的部分就坍塌了。我的自行车只能又回到原来的中间部分骑,那部分坚固无比,人们不禁感慨:还是旧的路好啊!
   这似乎又是九江大桥和乌龙江大桥那样的故事,一个中国的新旧的故事。中国的事情搞砸了,也只是自己的事情,不关外面的事,即使是不公平、迫害,也是关起门来打儿子,你外国无权干涉,“主权高于人权”么。但是很不幸,这不单是自己的事。据当地人回忆,那条旧路是日本人修建的。明白地说,是当年日本侵略者修的。一个外族侵略者修建的道路,居然比我们中国人自己修建的道路还要造福于中国人!
   当然可以用马列主义来解释:帝国主义侵略,客观上给被侵略民族造成好处。那么,也造成了一个“客观上”的颠扑不破的事实。这个事实,不说也罢,其实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即使是“愤青”,也受用帝国主义的产品呢,即使想避免,也避免不了,只能把脑袋翘得更高昂,高昂得仿佛不是接在脖子上了,让表情更加坚固,倒像是古时候被挂在城楼上的首级,下面断了的动脉里滴着血。
   什么时候,这血彻底滴完?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