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放逐至水  

2007-04-14 21:42:2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日本的灾难,最容易让人想到的,就是地震。地震最大的威胁,就是脚底下这个土地不稳了,甚至消失。曾看过一部日本电影《日本沉没》,表达的就是这种恐惧。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各媒体有一条令人惊悚的预测,据说“关东大震灾”是70年一个周期,此时大震,可达7.9级,死者9300人,重轻伤14万7千人,倒塌建筑物11万5000幢,63万2000幢房屋毁于由于地震引起的火灾。其中最危言耸听的便是日本可能沉没。整个日本笼罩在“末日”(不只是“世纪末”)的恐惧中。我的长篇《放逐,放逐》,就用过“日本沉没”这猜测,虽然我并不相信,但这无疑是个极好的象征--日本沉没,一直是悬在日本人头上的剑。沉没的恐惧之处,就是被放逐到水。其实整部《放逐,放逐》,就是这样一个象征故事:一个族类,从陆地被放逐到岛,再放逐到海。
   《放逐,放逐》中还借用了一个福建古老的故事:《沉东京浮福建》。说的是东京和福建500年一个浮沉--东京浮了,福建沉了;福建沉了,东京浮了。当然这里的“东京”,并不是日本的东京,而是中原的宋的京城。福建和中原你浮我沉,照见了福建作为边缘地域的悲哀。当然我用这故事,也确实有意误指日本东京,小说里写的就是福建人跑去东京求生存的。然而大半个世纪前,日本人却往中国这边跑的。日本人一直在觊觎着大陆,企图改变岛国的命运,武力侵华是如此企图,填海筑地也是如此企图,甚至是“脱亚入欧”、竭力要融入西方列强行列,也是带着这种企图。
   在西方为主体的世界里,日本也是被缘化的。尽管它拼死拼活地努力,有了钱,但是很多时候也只是个买单的“冤大头”。所以他们竭力要成为“政治大国”。政治决定命运,没有政治权力,就无地位。某种意义上说,日本也是个被放逐的族类。这让我想起中国粤闽浙沿海游荡的疍民。疍民世代以船为居,被看作“卑贱之流”,“不容登岸居住。挨户亦不敢与平民抗衡,畏威隐忍,足局足脊舟中,终身不获安居之乐。”他们不是上帝的选民,是上帝的弃民。民国二十三年《查禁压迫歧视蛋民》的通令载:“各属蛋民,多有被人压迫,如禁止蛋民船只泊岸,遇喜庆事不许蛋疍民穿着鞋袜长衫,有病不准延医诊治,死亡不准抬棺柩上岸,娶妻不得张灯结彩,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这里的“蛋民”,即是疍民。范可先生在《“底边”的叙事》里,谈到梁启超先生对广东一带疍民的考察。梁先生认为疍民是“为我族所逼”,“由陆入水”的。我不知是否因为梁先生去过日本,对这种“由陆入水”的心态有着特别深刻的理解。他看到了疍民与陆上居民的根本区别,一是土地,二是水。人必须附着土地,没有土地,就失去生存之本。并非只有中国人有强烈的土地意识,马克思也看到了:对土地的占有或缺失,决定了一个人的阶级属性。福柯在他的《水与疯狂》里,则说:“在西方人的想象中,理性长期以来就属于坚实的土地,……而非理性则自古以来就属于水,更确切地讲,属于汪洋大海,浩瀚无际,动荡不安,变化无穷,却只留下淡淡的痕迹与浪花,无论是狂涛海浪还是风平浪静,大海永远是无路之途。”
   实际上,岂止日本民族怕水,整个人类在远古,都对水存在着恐惧。许多民族都有着关于被洪水淹没的传说:大禹治水,诺亚方舟……失去土地,放逐至水。在《辞源》里,放逐远方即是“流”。中国古代有“流刑”,把人遣送到边远地方服劳役,在隋五代是“五刑”之一,一直沿用到清。这里的“流”字,贴切地点出了这种处罚的状态,不得不佩服中国人祖先的形象思维能力。其实当代中国也有个跟“水”有关的词:下海。下海了,就失去体制保障了,就被放逐了,虽然也许是自我放逐。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