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转一文:中日历史问题要向何处去?(文炜作)  

2007-03-02 22:16:57|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一份谴责二战时期日本动员“从军慰安妇”的野蛮行为,并要求日本政府进行道歉的从军慰安妇决议案再度被提交到美国众议院。而日本政府的态度也耐人寻味,日本为了阻止慰安妇决议案获得通过,雇用华盛顿著名的法律咨询公司和前众议院议长等,目前正在展开大规模的游说活动。日本政坛还有人提出要求修正有关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谈话”和“从军慰安妇”的称呼。日本试图阻止决议案通过,最大的原因恐怕还在于一旦从军慰安妇在国际社会上得以定性,日本政府将面临一系列的赔偿,在历史问题上将进一步处于被拷问的境遇。
  美国要清算日本的历史问题,不由得让人想起中日之间的历史问题,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方一直强调中日关系的关键问题是日本的历史认识,靖国神社问题几乎是个解不开的死结,但去年9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中国,中日关系柳暗花明,双方在高层交往中却是只字不提历史问题了。但是中日之间历史问题解决了吗?今后历史问题要向何处去?
  撇开中日之间存在的诸多利益冲突不说,在中日关系好转的今天,其实历史认识差异并没有抹去,所以,对待历史问题更需要大智慧。美国的态度可资借鉴。美国和日本是亲密盟友,但在该交涉的问题上双方从来都是不含糊的。靖国神社游就馆就是在美国的压力下修改了过激解说词。此番“从军慰安妇”更是鞭打了日本的痛处。从某种意义上说,历史问题仍旧是制约日本的一张牌。
  一位为中国劳工索赔案辩护的日本律师最近有些担忧地告诉笔者:“虽然中日关系好转了,但中国政府也不能该说的话都不说了,这样反而被日本钻了空子。”这位律师指的是中国对日民间赔偿问题。3月16日,以西松建设为被告的劳工诉讼,将在日本最高法院进行,到时将辩论一个一直困扰二战受害者诉讼案的重要问题:“中国民间是否已经放弃了对日赔偿的请求权?”日本律师认为,如果法庭认可请求权已放弃,这将影响之后的所有类似案件审判,一系列索赔诉讼也很可能无果而终。但是中国方面官方和媒体对此问题少有表态,有些听之任之的消极。关于民间索赔权,中日两国政府各自的解读不一致。中国政府本应按照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和相关国际法的惯例照会日本政府,对此予以达成共识,但中国还没有采取这一外交措施。笔者曾见一些中国民间索赔团来到日本诉讼,年老力衰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苦衷,得不到政府和社会的帮助,来日本的路费都是七拼八凑而来的。对自己的受害者,都做不到人性化的尊重和支持,如何要求别人认真对待历史问题?受害者的存在价值绝不仅仅是宣传抗日战争的道具。
  中日之间的历史问题争锋还将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存在。在历史问题上作茧自缚,以至利用历史问题煽动过激民族主义是一个明显的错。但为了所谓适应形势需要——比如中国领导人即将来日本访问等,刻意回避历史问题,在关乎民众切身利益的问题上模棱两可也是不足取的。不管中日关系如何变化,历史问题最有意义的着眼点在于民众的实际需求与利益。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