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喝酒  

2007-02-27 11:23:3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个朋友时有相聚,相聚了,就喝酒。其中一个老爱说:“你们喝,我这酒喝了没有用。”他意思是你们多喝点,却弄得别人有点不自在,好像我们喝酒就有用似的,如果没用,就是贪杯了。也因为这点,我们常气他。为什么提起他?因为他现在已经不在了,被车撞死了。春节里,我得到了赠送的一瓶五粮液国邑干红葡萄酒,想邀大家一起喝时,猛然意识到“遍插茱萸少一人”。今年春节,我们破天荒没有聚会。
    两个月前一个傍晚,天色阴晦,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他死了。我简直反应不过来,以至于还问了一句:“在哪个病房?”对方说:“还哪个房间!在太平间!”赶到太平间,见他满脸是血,半边脸几乎被轧平了。这么个活生生的人,这么个对生活有着极大趣味的人,就这么没了。说他生活有趣味,也许很多人会反对,得知他死了,许多人都叹息,他这一生没有享受过。但是其实他是有享受的,他用的是与挥霍不同的办法。这种办法在另一个人那里体现得更加鲜明,他是我在日本认识的一个中国人。在日本,大家都是青年壮年,就有个普遍现象:性饥渴。所以到了休日,就有人张罗着去发泄一番。可是他坚决不去。他说:“这种事,做了有什么用?又花钱,又伤身体,又搞得没力气干活了,就又挣不了钱了!”
    大家回他:“那你挣了钱又有什么用?”
    大家的逻辑类似于一个故事:说是一个人怕自己不能健康长寿,老问人:我不抽烟,不喝酒,不行房事,生活规律,可以健康长寿吗?对方回答他:那你还长寿着干什么?
   确实,没有快乐,活着有何意思?但其实也不能说这种人没有快乐,我那日本的熟人,他辛辛苦苦工作挣钱,当月底点着钞票的时候,我就深切感觉到他的快乐。只不过,这是一种敛聚的快乐。
   中国人的快乐大多是这种敛聚式的,致用、实用、不挥霍、不放纵。所谓粗茶淡饭式的喂养,就是出自这种理念。吃饱了就行,营养到了就行。于是抽烟、喝酒都成了不应该的挥霍了。我家乡就长期把染有“三仔”(烟仔、酒仔、茶仔)当做恶习的,吃了喝了没有用,还花钱,就是浪费;于是也有吃什么补什么之说,吃就为了补;于是我印象中小时候,很多爱吃橄榄的女同学老被大人骂,大人们说:橄榄这东西是“破”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助消化,吃了,又拿去“破”掉,无异是败家子了。
   因为吃是为了致用,所以也夸大了吃的作用,比如什么上火,什么有“毒。我祖父是医生,中医就讲究“忌口”,当然那是因为中药的缘故,某种意义上说,中医是中国人思维方式的体现,那么忌口,是不是也是中国人思维的一个配套?于是在医生眼里,除非作为药引,酒无异于毒药,至少也绝对是可有可无的东西。那年我被发现患了痛风,人们听说我必须禁吃从海鲜到肉类到豆类到菌类的种种东西,都为我怎么活下去而着急,但是当听说被禁的还有酒时,他们几乎都说:“不能喝就不要喝了!”
   因为酒,本来就是可喝可不喝的东西,甚至是不该喝的东西,我甚至揣测,其中至亲者还有为之窃喜的。但是也有例外的。这些年资讯发达,一会儿说生命的秘密在于运动,一会儿说长寿的秘密在于静止(如龟);一会儿说吃导致发胖,一会儿说不吃更会导致发胖;一会儿说吃肥肉容易导致高血脂,一会儿说不吃肥肉容易导致高血脂……有一次和一个朋友聊,他说他母亲喜欢剪贴报纸上的保健信息,他拿来一看,前后几乎全是相反的说法。我也患了高血脂,所以我母亲也常拿报纸上的文章给我看,一会儿说不能吃蛋黄,一会儿又说吃蛋黄有好处。忽然有一阵传说,高血脂患者未必要忌酒,比如葡萄酒,反而可降脂。我的一个大学时的同学,就十分相信,他说,他现在的保健办法就是,早起锻炼,还有每天喝“一小杯”(加动作)干红。可是尽管如此,他似乎仍然没有逃脱脑痴呆的命运。同学们聚会,说段子:某大人物的女儿结婚,有人送去一匾:“月明松”,是什么意思?大家马上明白了,可他却不明白。大家说:你就把这三个字拆成四个字看看,他就拆:“月明木公”。大家说不对,把“明”拆开,他念:“月日月松”,却仍然没明白。大家笑翻了,说:“你干红喝了什么用!”
   喝酒本来就没法致用,死脑筋就是死脑筋,怎么可能指望喝活了?这种指望挺类似于中国人希望通过“神鞭”来抵挡洋枪洋炮,用符咒让自己“刀枪不入”,而不思从根本上改变思维方式。在这里,虚妄和实用出现了有趣的转换,乃至暗渡陈仓。其实,中国人并不是全然排斥喝酒的,只是喝了要有用。关于酒的用处,有一种普遍的说法是,可以活血,加速血液循环。我们喝了酒,确实浑身舒坦,乃至陶醉。但这种用处,与其说是“实”的,无疑是“虚”的,是一种感觉,这有助于血液循环倒成了次要的,一个挡箭牌。甚至是一种反“实”,我们常常看到因为喝了,醉了,误事闹事的。也许你会说,喝少一点啊,以不醉为限度。不醉算喝吗?不醉,不到状态,喝了有什么用?——哈,我也致用了,不过我是以无用为致用。
    西方有“酒神精神”,尼采将之视为与“日神精神”相反的东西,它不是致力于积极地塑造和掌握人生,而是对人生的消极、麻痹、逃避、放纵和不负责任。古希腊酒神崇拜的仪式,就是通过强烈的刺激让自己放松,产生幻觉。其实酒的重要功用就在于感觉,李白一生百无一用,但他喝酒,喝了就觉得“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但实际情况却是,喝了酒,即使有千金也散尽了,有才也无用了。但是,我们生来就是用来用的吗?“天生我才”,勿宁是老天企图将我们当马仔使唤,我们要真的顺从了,听话,那可真是无可救药的天生奴隶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