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知识分子与主流——我的2008年部分阅读  

2008-11-15 16:35:08|  分类: 我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是个多事之秋,无论官方和民间,都会这么说。这“事”,也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人非神仙,不可能不被这些“事”所影响,无论你愿意不愿意,自觉不自觉。我一直对主流抱着疏离心态,对宏大叙事怀有警惕,但也仍然不自觉被缠绕其中。也许主流本身就是一个不能抽离的场,特别是在现代资讯社会,一千遍谎言还真可成就真理。对此,我感到惶惑。2008年,我阅读了诸多谎言,阅读了诸多假象,当然也阅读了一些可贵的姿态。老话说,读书是为了充实自己,其实更重要的是矫正自己。说,也是一种矫正,我必须说,于是有了这篇文章。


   《丧家狗》,李零著,山西人民出版社
   对这本书的争议,主要来源于这个书名。虽然孔子曾如此自况,但情感上还是让人不能接受。有人说孔子还有其他的面,比如喜欢诗,看见水会说“逝者如斯”,发出对人生的感喟,他还有多方面的才华,比如懂“乐”。固然如此,但是本质上仍是“丧家”的。李零这“丧家狗”,与其是对孔子形象的贬低,勿宁是对其境遇的感慨。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家”,并非普通意义的“家”,而是帝王之“家”,假如孔子愿意回到民间,他还是有“家”的,但他不愿意。虽然他最后还是回到了民间,但那是无奈的,他抱憾于不能在那个时代轰轰烈烈施展一番,而只能寄希望于后世。他的焦虑深刻影响了后世的中国人,直到如今,中国知识分子仍有“主流化”的价值取向,比如参政议政,当个“人大委员”、“政协委员”什么的,又比如40个教授争当一个处长。

 

   《康熙大帝》,阎崇年著,中华书局
   阎崇年认为他的历史研究比易中天学术,确实,《康熙大帝》考据比较详实。但是阎先生还是被人掴了一记耳光。其实问题并不在于是褒清贬明,说清替代明是时代潮流也不是主要问题,问题在于,这个时代是谁的时代?是帝王“道统”话语下的时代,它遵循的是霸王逻辑,这是与知识分子立场格格不入的。知识分子做学问,首先要确立一种基本立场,就是对主流的疏离,对强者的质疑。可惜我们许多学问家没有做到,这不是阎先生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普遍存在的问题。学术规范不是抽象的,假如把学术规范理解成抽象的,那么就很可能滑入“道统”的话语之中。

 

   《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柄谷行人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一切貌似理所当然的东西,其实都是可疑的。柄谷行人通过分析“风景”、“内心”、“自白”、“病态”、“儿童”、“叙述方法”等一系列概念,寻宗溯源,让我们看到了日本文学现代性的“起源”,这些概念,其实跟日本现代民族国家的形成有着共生的关系。一个东西一旦成为主流,它的“起源”就往往被忘却,人们就认为它是理所当然,具有“不证自明”的霸权地位。于是探究就十分艰难,处处是旋涡,但是知识分子要做的。

 

   《风雅颂》,阎连科著,江苏人民出版社  
   “奥运”当前,许多作家闻鸡起舞,阎连科却说,他对“奥运”不感兴趣,“奥运”期间他会找个安静的地方呆着。让我对《风雅颂》感兴趣的,是这种边缘心态。主人公杨科研究《诗经》,他的家乡就是《诗经》中相当一部分农事诗、情爱诗的产生地。小说力图从民间的角度重新阐释中国文化的起源,这也是一种寻宗溯源的努力。当然这样的杨科在这个世界上是吃不开的,最后只能从这个世界出走,阎连科也频遭非议,这昭显了知识分子的悖论,比如作家——吃不开的当作家,吃得开的当作家的官;但也可以换个角度说——写得出来的当作家,写不出来的当作家的官。

 

   《我哥刁北年表》,刁斗著,江苏文艺出版社
   刁斗的叙事也恪守着边缘立场,这让我想起当年东西的《后悔录》。《我哥刁北年表》的主人公刁北是个典型的边缘人,因此他也总是在与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的主流事件中吃不开,命运坎坷。关于那个年代,有许多主流的叙事,即便是声称书写那年代的小人物,很多也是以主流的视角,也因此千腔一面,成了某《决议》的注解。当然,因为作者的这个立场,这作品在出版时也必须进行删剪,这小说的有些部分,我们是读不到了。

 

   《五月中国震颤之诗》,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编,上海文化出版社
   一场地震,激活了许多东西,其中包括诗歌,一时诸多关于“汶川地震”的诗集诞生了,《五月中国震颤之诗》就是其中一本。有人说,这是诗歌获得了拯救的契机,可惜的是,诗歌并没有获得拯救,整个民族的灵魂也没有获得拯救,激情的震颤过后,一切依然如故,只剩下赤条条躺在床上的身骸。凭心论这些诗人,许多是不错的诗人,技术上、修辞上没有问题。有人说那是因为即兴,其实即兴并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一个写作者基本姿态,就是对“大合唱”的警惕。

 

   《中国诗歌的脸》,宋醉发主编,中国文化出版社
   当摄影家、诗人宋醉发将他的厚厚的《中国诗歌的脸》放在我的面前,我想起五年来他的一次次出行。体制上的人,出行意味着公家掏钱,但是他掏的全是自己的腰包。5年来,他花了10万元,终于拍成了400多位诗人、诗评家,然后巡展,最后选了150位诗人、20位诗评家,出了这本肖像摄影集。这些照片,很多将是这些被拍的诗人的最好照片之一,甚至可能成为文学史里的经典肖像。当那些诗人成为经典,人们将惊讶他当初怎么会答应让一个没有介绍信的摄影家来拍他?人们也将发现这个时代的另一种写作状态,那种被放逐到体制之外的写作状态,一种真的写作。但据说,接着拍小说家却没那么顺利。

 

   《村上春树论——精读〈海边的卡夫卡〉》,小森阳一著,新星出版社
   村上春树越来越主流了,是不是想当“大作家”了?或者“大作家”都该这样?他的《海边的卡夫卡》就是转型的产物。许多人没有意识到,依然把这个村上当作原来那个村上,那个在边缘吟咏小情小调的村上,那么有着“疗伤”效果的村上。可小森阳一看到了,他以他的毒眼,看到了村上在满足了读者“疗愈”渴求的同时,兜售着抹杀历史、勾销记忆的话语。其实之前就已经初露端睨,历来有两个村上,一个是写《且听风吟》、《挪威的森林》的村上,一个是写《奇鸟行状录》的村上,现在后者发扬光大了。也许只有日本人的小森,才能参透日本人的村上,一个藏得妙,一个嚼得精,对一个文本做如此精细而精辟咀嚼,只有日本人能够做到。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