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为《海峡都市报》而作:无论如何向诗人致敬  

2007-02-05 23:20:1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不读诗的年代,但一段时间来,诗歌居然吸引了一波波眼球。先是一个赛车小司机损“梨花体”,现在又有人来排“庸诗排行榜”。出现庸诗有什么奇怪?号称千古诗歌大朝的唐代,也出现过不少庸诗,就连诗仙李白都写过庸诗。再说,什么是好诗,什么是庸诗,谁能给我来个定论?像当初那样喊口号的诗歌叫好诗?当时代的传声筒?现在要用诗歌去呼唤物价不要飞涨?去宣传2008奥运?学院的会喜欢米沃什,可恋爱的小年轻可能只喜欢汪国真,而对引车卖浆者流,大概只有打油诗才算好诗。
      其实文学场所以争纷不断,没有结果,都因为文学无标准。人又是自私的,因此就都认为自己是对的,自己最好。老婆是别人的好,文章是自己的好。这也没什么。我只担心的是,有人利用扁诗歌,来发泄自己精神上的恶俗。当然,中国诗歌现状并不乐观。我历来觉得文学从本质上说都应该是诗,一切文体都应该用诗的精神来写,一个不懂诗的小说家只能描摩生活。但是诗歌的不好境况,责任主要不在诗人,而在整个社会。我们的社会是个急功近利没有诗情的社会,我们的人民是庸俗不堪没有诗心的人民。这些不爱诗、不懂诗、平时根本不看诗的人,一听到有人骂诗,就起哄,诗人成了烂头鸡仔众人啄,众人吐口水,就连那些卖虾米的也上来糟贱诗人,其实是用恶俗来诋毁诗。出现这种以恶俗来诋毁诗的状况,比出现庸俗的诗,更令人担心。出现庸诗,也只不过出现庸诗而已,而出现恶俗风气,会让整个社会和民族精神堕落。
      文学批评当然可以,但是我不赞成用排行榜的办法,它很容易搞成俗众运动。我们已经处在泥淖时代,所以我们任何的言行都要警惕,不要被别有用心者所利用,或者被浅薄者所误解。有些事该做,但是在特定情况下,就不该做。也许这是双重标准,但是没有错。任何扎堆的地方,都是盲众成堆的地方,也很可能有阴谋家。
      实际上,从某种程度上说,在现在这种时代,能够坚持写诗的,就已经值得肯定了。你看现在哪几个诗人在世俗意义上活得好的?(活得好的也是因为其他的因素,而不是因为作为诗人。)按动物的趋利避害的生存本能,这诗歌早就应该丢到爪哇国去了。实际上,整个文学写作者的状况也不容乐观,但是他们还是写下来了。在一个急功近利的时代,能坚持做不急功近利的事情,在一个没有心灵的社会,能听从心灵的驱使,就应该对他们表示敬意了。尽管他们疯狂,尽管他们向我们脱裤子,我们仍然要向他们致敬。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