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关于“二奶”,一点回答  

2006-12-28 21:42:0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南方转一圈,回来发现有不少回帖,不少是骂。我不怕骂。当初不想介入,只是不想陷入派系斗争。那是没有意义的,一群没有头脑只有情绪的人,你说好我就说歹,你说东我就扯西,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对那些不理解我的意思的人,我倒是想再说几句。
      我为什么要说韩寒?我和他素昧平生,更无仇隙。其实他的许多言论我还甚至有同感。那些话,说说也无妨,小孩嘛,不张狂还能长青春豆?还有啥青春?但是只懂得咬别人,不懂得反省自己,甚至搞“文攻武卫”,把咬人的姿态当作美学姿态,就恶心了。既然是小孩,就该敲敲他,教他知道自己,教他学做人,让他和他的追随者们知道,你们并没有权利践踏别人。
      有人反驳我,说韩寒是靠写作养活自己,不能说是“二奶”。要是这样也算“二奶”的话,那么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二奶”。这就说对了。在这个世界上,谁能不靠别人活下来?包括我。再广而言之,人生天地间,哪个不是寄天地之篱下?谁不是企求着别人给些生存空间?不要说被包养的人,就是那些包养人的人,他同时也在可怜兮兮企求生存空间。那些有了财富的商人,他们就能不受制于他人吗?要是有官员肯为他们制定“二奶”政策,比如政策倾斜、政策保护,他们难道会偏不要吗?再说那些官员,他们即使已经混成能对百姓颐指气使的地步了,但是见了上司,仍然如同贾政见皇帝一样。甚至可能恰恰因为他们是贾政,而不是焦大,他们更要在乎。曾经,有个在美国十分有名的华人画家,因为在国外市场缩小,不得不屈尊转而中国。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已经不能过一般的生活了,他已经被供养起来了,即使他能够过,他的身份、他的经纪人也不会让他过。
      其实人是很可怜的,人人如此。耶稣说:你们中谁没有罪,就可以拿石头砸她。靠辛勤劳动或者才能致富(包括辛勤写作),只是个神话。这神话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被揭穿了。为什么是神话?因为这世界不是神话,我们这个社会是实实在在得近乎残酷的不合理社会。因为不合理,所以只有不合理的规则才是合理的。商业并不比政治好,一点也不。商业是建立在政治之上的。几乎所有的成功都是建立在践踏他人的基础之上,另一方面又建立在被践踏的基础之上。所有登上高位的人,都或多或少接受过胯下之辱,并且还要准备接受更高层次的胯下之辱。韩寒你就没有吗?你敢跟你的追随者较劲吗?你敢不迎合你的读者吗?并不是所有的献媚都以卑躬的面目出现,而常常是相反:以我行我素来哗众取宠,以不顺从来卖乖。叛逆在我们这时代,就好像“性”一样,早已成为一种媚俗的手段。
      也许有人会说,他没必要跟他的追随者较劲,因为他们是正确的,为什么要反对正确?但是有正确的大多数吗?再说,这个世界上,有正确这种东西吗?拉倒吧。陈胜看着那么多的人对他一呼百应,跟着他造反,他心中在得意之外,也有着蔑视,更有着虚弱——他很知道这造反是怎么回事的。
      最后说个老事情吧。曾经,有个作家,很排斥入了X党的人,有一天,他忽然发现,一个他挺喜欢的朋友居然也是X党。他愤而挖苦对方。对方不能接受,回答一句:你这么排斥,那你也不要在杂志上发表作品了,也不要出书,因为都是党办的。他无话可说。当我们藐视存在的时候,我们应该明白,我们也存在其中;当我们骂别人的时候,我们应该明白,我同时也是丑陋者之一;我们抨击前辈,但我们是吃着他们的奶长大的,尽管可能是毒奶,而我们在不久的将来,也会给后辈毒奶喝。
      好了,不再说了,费我口水。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