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答《新 京报》“中国作家回忆对自己产生过重要影响的俄罗斯作家”专题  

2006-09-04 20:48:26|  分类: 我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文学离陀氏最远

      第一次读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在大学时候,在学校的阅览室大厅里,看《罪与罚》。好像搅进了一场纷乱的打架,惊心动魄,天昏地暗。至今《罪与罚》里的一些情节忘了、跟他其他作品搅一块了,但那情景仍历历在目。
      陀氏雄辩,但并不是跟谁争辩,而是跟自己争辩。自己说,自己驳,自己打自己,自己摸自己。后来才知道巴赫金有个说法:狂欢。初读陀氏时我已开始写小说,每当我激情澎湃给人讲我的构思,人家最后总说:你要表达什么呀!我怀疑我也患了陀氏综合症--错乱。这与其是一种表达方式,勿宁是思维方式:狂欢,夹杂不清,许多年后一个我很在乎的人还老用这词说我:夹杂不清!我们不习惯陀氏的思维方式。也所以吧,现在爱我的人,不相信我有这毛病,就只把我作品理解成“狠”。其实作家就是感觉到什么又说不清的人,就是说出了什么又无法论证的人,那才是复杂、丰富。我们虽然也说丰富,但只是把生活现象原原本本端出来,取消思辩,恰跟陀氏背道而驰。
      陀氏最伟大之处,在于跟上帝打架。他一会儿扮演魔鬼,跟上帝对抗;一会儿又扮演上帝,跟魔鬼抢夺。他作品的魅力在于上帝与魔鬼之间。他不甘当魔鬼,也不安于当圣徒。他高于宗教,因为信教是认同、取消、做减法,而他是在追问、确认、做加法。陀氏是真正的圣徒、理想主义者。我也自认为是理想主义者,于是与他心有戚戚焉。而我们的“信徒”却太轻巧,我们的理想主义太廉价。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文学离陀氏最远。中国作家可以接近列夫·托尔斯泰,可以接近马尔克斯、海明威、博尔赫斯,甚至可以接近卡夫卡,可是很难接近陀思妥耶夫斯基。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