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风吕 2  

2006-04-04 17:13:06|  分类: 中短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们早出晚归,从家到打工地,再从打工地到学校。她说要在国外永远呆下去,就必须有合法身份,不能像那些同胞那样,没了签证,黑了身份,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遣送回国去。两个人,一个留不下来,另一个也留不下来了。她说。而假如两个都能留下来,就是整个家留下来了。你觉得是这样。
所以要读书,要保持学籍。当然还要打工。我们来自穷国,家里没有钱供你,很现实的。她说。
于是你们付出了别人双倍的辛苦。小酒吧生意很好。生意好了,你就特别累,但是没办法。日本人白天衣冠楚楚,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到了晚上简直就换了一个人了。他们都是冲着妈妈桑来的。妈妈桑有吸引力,会跟他们娇声嗲气,会在他们身上磨来蹭去,还会应答他们的下流话。操日本男人全他妈的色鬼!酒吧就赚色鬼的钱。女人利用男人可真轻而易举啊,你想。男人也不傻,各取所需嘛,一个中国人说。他是对面一家酒吧的。他说自己是东洋通,什么不知道?女人赚大钱,客人开大荤,政府高税收,各得其好。他说。
你的心猛被扎了一下。你和东洋通每天都会在车站见面。同类型的店,打烊时间一样:晚上零点。乘最后一班电车。这最后一班车上几乎全是酒鬼、吧女。要不谁会在这么迟回家?他说。
你一愣。不一定吧,你说。你的老婆也是这么迟回家,她是在一个工厂干活。
我还不知道?他说,你看这满站台的醉鬼。站台上确实到处都是摇摇晃晃的醉鬼。你无言。你是谁办出来的?他问。怎么?你警惕。保密?他说。你不说,你想,中国人对中国人不能太亲。可是他仍说,哦,是保密局办来的,办给日本入管局的啊。可入管局对中国保密局很提防的哦。他又说。
他可真贫嘴!你想,为什么要保密?好像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好好,他又说,我也不问了。这是日本人的好品质,不打听人家的事。唉,日本人的好品质啊!日本人另一个好品质,就是对女人特别好。
你心一个咯噔。好像脱臼的关节被扣上了。血流顺畅了。你才发现自己一直被堵得慌,另一头又空虚找不到接应,那空虚的血管是个巨大的洞。现在通上了血,却又有点痒。……就喜欢女人,对方仍在说。你老婆呢?对方突然问。你一惊。他怎么问这?
你老婆办出来了吗?他又说。哦!你舒了一口气。没!你摇头。我也没办出来。对方又说,办不出来啊!为什么?你问。你本不该去问这问题。可是你问了,好像偏要去抓那痒似的。你好像一个坏孩子。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对方说:没有保证人哪!保证人,那么难弄吗?你问。当然!对方说,我要是女人就好喽!为什么?你问。简直存心把自己逼向绝境。
对方果然说了:女人就有办法了呀!掰掰腿,什么办不成?
你的心猛地受到撞击。那也不一定……你故意说。这还不清楚?对方叫,这不是和尚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对方瞪大了眼睛,瞧着你。你又心虚了起来:你看我干什么?对方道,我看你是瞎子还是傻子啊!哈,你笑了。你是说……你说,只要女人是女人,都行?你这也太绝对了吧?你笑得甩起了手。就是!对方却还说:只要有那个洞洞,都行!
那也要有个美丑嘛!你叫。你忽然庆幸自己的老婆长得不好看。她长相很一般。你一直为此而懊丧。唉唉,娶老婆可真难!娶不好看的吧?不喜欢,娶了也没劲;娶了漂亮又怕被人盯上了。现在,你深切体会到什么叫“丑妻家中宝了”。可是对方却说:不美,有洞没有?
那又怎样?你应。对方说,要知道,日本人是美丑通吃的。美的叫美丽,不美的就说她可爱。也要!我店里有几十号酒吧女,中国人也不少,哪里都是好看的?不好看但可爱呀,裤腰带松松,社长,拜托您!担保材料就到手了!
你的侥幸被堵死了。你开始讨厌这个人了。胡说,简直!你叫,你语气忽然强硬了起来。也许是因为绝望,你就不顾一切强词夺理了。
我怎么是胡说?对方问。就是胡说!你叫。你愤怒了。你觉得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下流坯,什么事情在他眼睛里都变得下流了。所以别跟中国人搅在一起……你甚至走到另一个候车口,不跟他一起上车。你回到家时还是愤怒。窗户黑洞洞的,像瞎子的眼。开门,你几乎要把钥匙拧断了。她仍然还没回来。淑女!你叫了一声。你明明知道她是打工还没回来。你去翻冰箱,想找饮料喝,口渴。那些东西都是她买的。你没有钱。她都是怎么弄来那些东西的?它们放得整整齐齐。你突然一撩手,把它们扫翻了。一只已经打开口的牛奶倒了出来。你不管,硬是把冰箱门压上。
你坐在榻榻米地上,等她。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等她。要责问她?责问她什么?家里顾得不够?钱挣不够多?比你迟回来?你到哪里去了?你到底在那里上班?你怎么门路这么活,能把我办出来?你的心一裂。原来你一直想知道这!
她回来了,你又不敢问了。变成了探听。你问她工作累吗?她睨你一眼:什么时候你也学会关心人了?
她的睨眼倒真像酒吧女。一个妻子该怎样对丈夫温柔呢?太温柔了,就妓女差不多了,特别对一位已经冷峻的丈夫。
累,她回答。怎么累?你问。流水线。她说,这个没做完,那个又上来了,由不得你开小差。还有啊,那零部件,一点点不合格都不行,什么叫一个模子出来的?这就是。她说得这么细节,你笑了。你相信她确实是在工厂做。唉,我瞎想什么啊!
她去开冰箱。你慌了,那里有你破坏的痕迹。她看到了。可她没说什么,把它们一一扶起来,拿起布来擦倒出来的奶。她难道就不怀疑吗?她一定知道是我破坏的,可是她为什么不责问我?你又想。她没有责备你。她一边擦,一边喝苹果汁,一边问你:今天好吗?
不好。你说。你不能说好,要不,怎么还要去破坏?
你也累了吧?她说,去洗个澡。你温顺地去了。热水从头浇下来,直到脚,你觉得疲乏从脚上被驱赶了出去。你抹上沐浴露。那沐浴露虽然味道有点奇特,但是还是好的,很多泡泡。毕竟是日本产品。你不知道什么被洗出来了,你到底要洗什么,但是那么多的泡泡让你信赖。你其实洗得很乱,胡乱而细心,像个不会洗澡的小孩,用手指头搓擦。你笑了,这样子什么时候能洗好?哪里都能够这么细?你拿去毛巾,整片擦洗起来。
你出来时,她已经伏在被子上睡着了。她也挺苦的。你感觉很抱歉。你推她,她醒了。没关系,反正明天休息。她说。啊,休息!你记起来了,明天是星期天。沐浴露的香气飘满屋子,一种很温馨的味道。

第二天是休息日。学校休息,也不用打工。你们睡到很迟。从来都是早早把自己从床上硬拽起来,现在可以放任地躺着,要躺多久就躺多久,要躺一整天就躺一整天。这榻榻米,整个地面都是床。
又前进一周了!她说,满足地打着哈欠。你笑了。是啊,又前进一周了!她离大学毕业的日子更近了,在你,至少也离发工资的日子更近了。那日元纸钞硬挺挺的质地,那硬币瓷实瓷实的感觉,真好!日元坚挺。
很多同胞都是把钱存进存折里,这边啃过期的面包就白开水,不舍得花。她不。她说,我们去哪里玩吧?你来日本这么多天了,还没去玩过呢!她说要带他去迪斯尼乐园。全世界只有三座迪斯尼乐园,一座在美国,一座在法国,一座就在日本。
你们兴匆匆去了。门票真贵,4000日元。但是你们愿意花。
迪斯尼乐园真刺激,她每每被吓得尖叫起来,抱住你。你也搂住了她。这是你的女人。
回来时又是精疲力竭。不同的是,平时是为别人干活累,今天是自己玩累了,痛快!吃个饭,洗澡。你冲得很畅快,感觉有点虚脱,就像醉了酒。原来洗澡的感觉真爽啊,怪不得日本人喜欢洗澡。
躺到了床上,还微微有点发汗。她俯到你身上,活色生香。你的身体有了感觉。你又抱住了她。
交媾也是带着爆发性的,也许是因为相隔时间太长了,这身体又变得富有魅力。你进入了她,这是七年来第一次进入她。她叫了一声,你微微惊讶,她以前是不叫的,叫的是妓女。假如把妻子界定为妓女,那问题就没有了。假如不是,而是界定为贤妻良母,只要她显示出性的一面,就要被质疑。但是你那念头很快就被搁置了。你感觉太好了。你又把她身体反过来,让她跪着。你喜欢这种姿势。你又听到了她的叫声,她叫痛。你却更来了激情。你进攻。你感觉她的手抄上来,找着你的手。你以为她要阻止你,她受不了了!你不加理睬。
蓦地,你发现那手在把你往前引。去哪?她要你做什么?那手牵着你,向腹下去了。她要你怎样?她把你的手按在了她腹下那个敏感的点上。你简直没有明白过来。其实是不信。你不相信她要你做的。这可是以前从没有过的。她怎么会有这要求了?你知道女人快感有两部分。她怎么学会的?而且是同时要。我没有给她这么做过啊?你猛一激灵,一种不愿看到的情形,摆在了你面前。你的动作停住了,姿势也僵住了。她的身体扭得像蛇。你的手本来是支在她臀上的,现在失去了支点,你摇摇欲倾。也许她感觉到了。停止了扭动。但是她很快又动了起来,克制不住似的。有一刻,她担心地扭过头来瞥他。但她又斜了一眼,回头去了,继续动。她无力自拔。肢体语言,掩也掩不住。你明白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