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手表如妻  

2005-12-14 07:25:1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年,我的手表丢了。

  这表是我在国外时买的。当时我和女友一起在国外,那一年冬天,在东京新桥吧,我们各买了一只手表。她是精工表,我的,欧米加。这手表走得相当准点,我们也准点地如期结婚了。

  当时为什么要买手表不买别的?首先是为了实用,我们生活需要它来丈量,当然在它的刻度上也就有了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了。它就成了最好的留念。我记得她那时候是很会优雅的,优雅到了慢吞吞的地步。每到周日,我们好容易休息,就想放纵一下。一觉睡到中午,下午去什么地方玩一玩。吃完午饭,我就靠在榻榻米上等她。女人的事情就是多。我等着,等得睡着了。一觉醒来,她居然还没有收拾完毕。一看时间,已经两点过了。简直受不了。

  我是个急性子的人,好像总是被时间追着跑。其实想想,这些年来也没有跑出什么名堂来,回头来只有回忆。回忆当时的急躁,回忆当时的吵架,甚至闹着要分手。但是分手了又能去哪里呢?茫茫东京,就洗足池这个六铺席的房间是你们的立锥地。于是出走后又回来了,接着延续时光。结婚。这世界上并不是谁可以跟谁结婚而不跟别人,而是必须跟谁。没商量的,只能在一起。无法探究。这就是缘分吧。于是也就有了共同的回忆。我想很多夫妻终于没有离婚,就因为不忍扼杀这回忆。假如没有了对方,那就没有了可以跟你一起回忆的人,也就没有了你的当年,丢了,就像丢了这手表。

  当然我那时候还没有想到这些。那手表还戴着,一刻也没有离开我。也不是我有多么稀罕它。怎么可能还稀罕呢?老是吃一样菜,也有吃厌的。只是因为慵懒,也依赖它了。有时候看到别的式样的手表,有华丽型的,有大胆创意型的,有娇滴滴型的,有小巧玲珑型的,总之是新鲜刺激,每每诱惑你也去换一只。这世界有多少男士不能换老婆,就换手表,换手机,换领带针......我明白了,我所以一直不敢买小车,怕的就是有朝一日对它厌倦了,怎么办?厌倦小车可不比厌倦那些小物件。也许我可以把旧车买掉,可折价的车是要大大贬值的。当然主要也因为我没有多得让我这么奢侈的钱,还不到能随心所欲的程度。所以也没理由把一只好端端的名表弃掉。我还得用它。

  而且因为是名表,它的质量非常好,准时,坚固。从不需要修。有时候会想:它什么时候坏呢?假如有修的时候,我希望修表师把表修得更坏,或者用坏零件掉换去好零件。据说修表师经常会这样不道德的,可道德并不都是好的东西。但是,它坚决不坏。当初带回来的保修卡,简直就没机会用。越是名牌的东西,就越不容易坏。都说害怕劣质产品,可老不坏呢?这时代最要命的,就是东西他妈的老用不坏!

  它的样子有点像镣铐。它像镣铐一样铐着我。现在这镣铐终于被挣脱了,我的手顿时有一种轻的感觉。可是,我却高兴不起来,心却沉了下去。非常沉,非常沉,沉到最底,低回。叫不出,哭不出,也不能申诉。一切随之而去了,像抽丝。

  没有了手表,我的生活乱套了。左右两手失去了平衡,左手失重了,倒好像那手表本就是我左手重量的一部分。仍然动不动就抬手腕,看时间。蓦然想起表已经没有了。茫然四顾。只能看天估算时间,于是每每迟到。做事也张惶了。晚上回家,因为没有手表可以掌握时间行程,只能参照别人。而别人,茫茫人海,谁是你的参照呢?于是埋头赶路,生怕回不了家似的,生怕回到了家,已经太迟了,家门关上了。

  有天晚上,我做了个梦,自己找不到家门了。因为太迟了,家里关灯了,家人睡觉了。千篇一律的楼道,大同小异的防盗门。我害怕了。我从来自诩不怕什么。小学三年级,就敢跟老师拍桌子;即使在背井离乡的时候,我也敢跟抄着五尺长杀金枪鱼刀的日本人打架。我从不知道什么是怕。不,小时候怕过父亲。对了,还怕过一个女孩子的眼泪。她爱我,可是我不爱她,她当着我哭了。我慌了。假如那时候她再哭十分钟,我一定会受不了同意娶她。可是她没有。她以为眼泪征服不了我。她不知道,即使是在铁石心肠的人,也有软肋。软肋运不上气功,它是人致命的弱点,但正因此,才成就了人。

  我甚至想,那时候跟她结婚了,也未必就是一种迁就。她会哭,有人对你哭,你已经足够了。毕竟现在没心没肺的女人太多了。许多年后一个女人在我面前哭了,不是为我,而是为她一个好友死了。我忽然想:假如她能为我哭,我宁可死去。

  可惜她从来没有为我哭。

  我长时间没再买手表。别人不明白为什么。妻子也不明白,每当到了商店手表柜,她总是竭力劝我再买一只。我没有买。因为,我不愿意续弦。

  后来我终于买了。毕竟没有手表太不方便。由于不太信任国内商家,我没有买欧米加,但是买了只酷似原来那台式样的,像镣铐。简直是冥冥之中选择的。宿命?大凡那些离了婚再结的人,再结的配偶往往又跟原来那个差不多,然后再同样不满,同样争吵,遭同样的罪。命该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