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新浪网访谈 五  

2005-12-07 11:54:38|  分类: 访谈、序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现在你怎么评价网络?还有我们的铺天盖地的网络写作?

  陈希我:我觉得网络是蛮好的一个东西,从我个人的经验,我挺感谢网络的。实际上某种情况下可以说是网络救了我,我刚刚讲过我很早以前就开始写作了,在写作的初期,老是得不到承认,为什么老是得不到承认?我有得到承认的作品,有让我发表作品,甚至也有让我得到小奖的作品。问题在哪里?我自己本身不喜欢的,或被改成乱七八糟以后发表的,才得到这些荣誉。但我认为那个东西不是真正我的东西,不是我喜欢要写的东西。但是我真正要写的东西都发表不了。然后就是网络,当初我记得有一个橄榄树,一头撞进去,我往里面投稿,一下都给我用了,我感觉有信心了,它给我另外一片天地,很自由的平台。我还纠正一个概念,谈到网络文学,一般都以为是网络上的“贴”的文学,实际上不是,网络只是一个平台。我记得当初橄榄树里面,实际上有很多传统写作的作家,他们很多好的作品都在里面发表,它只是一个平台,跟纸质没有区别,只不过有的人在电脑上看,有的在纸上看。传统纸质媒体的一些人很反对网络的,我赞扬的网络跟这个不搭界的,他有的时候写的很好作品,甚至比纸质媒体更好,利用这个平台发表出来。

  主持人:听到你这个评价我是比较高兴,我估计网友也有很多比较高兴。你有没有认真地浏览网友贴在网上的作品?有这种经验吗?

  陈希我:有,以前比较多,现在少了点。

  主持人:现在光看自己的专栏,不看别人的了?

  陈希我:一个写作者不看别人东西很正常。

  主持人:如果你们写作都不看别人东西,让谁看的呢?文学作品这块还是圈子里面看得比较多。毕竟它是非舆论的。

  陈希我:这种东西有几个原因,一个比如说它气味相同的人看,气味不相同人我可以选择不看。另外写作者自我东西,一个人写作欲望膨胀到一定程度,只有自己写作了,别人会写我也会写,基本上不看别人的东西,除了一些朋友的或者呼声很高的会看一下。

  主持人:我们现在谈一点写作经验方面的问题,跟网友交流一下。你怎么看待文本和技术?你更看重哪个方面?

  陈希我:我觉得技术这个词是挺奇怪的一个词。

  主持人:当然有技术了,余华怎么写,贾平凹怎么写,据说都大有讲究。

  陈希我:你问他们,他们肯定说你说的都不是我想的。我觉得技术这个东西是挺奇怪的,对真正作家来讲不存在技术这个问题。

  主持人:西方曾经总结出一套写作的规范,靠那个规范还有培训方法,人可以应付一般的写作。

  陈希我:这是我正要讲的问题,作家是作家,不是作匠,作匠有技术问题,作家不存在技术问题。为什么出现有技术这样一个词?我是想可能是为了便于教学,制造出这么一个东西来,大家容易理解。就像你刚才讲的,弄一个技术规范,要写作的人都学,这个是初学写作者做的事情。如果一个大作者,或者已经写的得心应手的作家他津津乐道谈写作,是把自己当小学生或者把听众当小学生了。

  主持人:中国的当代文学不管从形式上、内容上都有很多对以前的突破,比如题材,反映的这种形式,以及它的内容,还有它的一些主题,甚至把以前的禁忌,道德底线都挑战了,你觉得我们现在中国当代文学这方面的探索,是偏于形式的还是偏于思想方面的?

  陈希我:如果像你刚才讲的那些东西,肯定是偏于内容上的一些,但是好象我看的这类东西比较少。

  主持人:它对思想这方面的打破禁锢不是有帮助吗?形式有时候打破了,思想也会跟着打破了。

  陈希我:那肯定是。这个问题怎么讲?因为你刚才讲有很多人打破这种禁忌这种东西,我想你可能指打破性写作。

  主持人:现在有人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女性解放的时代,不管是胸口写作,身体写作,整个体现出来,不仅仅挑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思想、观念,还有道德底线,都挑战了。它本身不管对生活还是人们思想方面都有冲击吗?

  陈希我:但是跟文学没有关系。

  主持人:可是文学不需要借助这种方面进步吗?

  陈希我:那是间接的,比如他要把自己的胸口露出来怎么样,跟社会有关系,社会是开放的,对文学容量也大了。

  主持人:他扩展了容量,但是他不一定就是对这个有好处的。

  陈希我:好处可能多少都会有点好处,对整个社会有好处,文学至少便于发表都有好处。

  主持人:你怎么评价我们当代的一些大作家?贾平凹、余华等等,要不要评价一下?

  陈希我:他们都写的蛮好的。

  主持人:你觉得中国当前能够代表写作最高水准的作家和作品?试图列举一下。

  陈希我:文无第一,你这个问题是伪问题,这个伪问题,当然有的时候在谈论。

  主持人:你该不是说你自己吧?

  陈希我:为身不能这么说?如果写作者不相信自己,既然没有第一,连自己都不相信他还写什么?

  主持人:当前的文学评论界,你们跟评论界怎么来交流你们这些关于文学的想法?因为文学本身的发展需要评论和原创共同跟进互动,共同呼应才能够形成一个文学的潮流,一个动态的东西,你们文学圈,写作这一块跟那些评论家,比如陈晓明、朱大可,你们之间的这种交流是怎么样的?你们之间怎么互相影响的?

  陈希我:据我所知几乎没有交流,有作品感兴趣就看了,还能怎么交流?

  网友:作家应该多一些交流,还是应该闭门写作,究竟哪一样更好?

  陈希我:能跟交流的人交流,跟不能交流的人千万不能交流。

  主持人:哪类人对你来说能交流?

  陈希我:比如像我们这么臭的人跟臭的人交流,跟香的人交流就不是我了。这个社会上不存在臭,只是个别人认为他臭,跟个别人交流。

  主持人:尼采的思想在你的写作生活中有痕迹吗?

  陈希我: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有一些东西我没有想到,或者他通过很间接的途径对我有影响,我想可能会有。但是没有想过尼采给我多少影响。

  主持人:哲学,或者思变,或者某些中国的成功,你在日本呆过,日本是禅,那种东西对你有影响吗?

  陈希我:那种影响不太多,直接的禅对我影响不太多,我不是太读禅这类东西,我不像有些人研究它研究几年。可能因为他这种东西必然存在,会造成一种场,场对每个人都会有影响,只不过影响多少而已。尼采,只要有知识人都知道一点,各种各样书籍、讲座中间,我们可能在不知不觉接受一点,那时候我直接跟他对应也对应不了,对应不起来,至少我本人没有想过跟他能对应起来。

  主持人:现在谈一下你最重要的生活经验,我觉得应该是你在日本时候生活经验。日本的生活经验对你哪些方面有重大的影响?你的写作、思想还有生活方式?

  陈希我:我觉得日本的生活对我有几个收获,第一个收获,让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我一直觉得说,没有出过国门的人知识是不完整的,我看过外面的世界。第二个让我认识璀璨的日本艺术文学,真的很漂亮,我们对它的认识不够。第三个,我有这个经济基础,现在因为有很的很有才华的作家实际上他们不是说写不出好作品,而是因为生活所困,所以说某种情况下,我还应该说是幸运者,有一定经济基础能够安定下来写,这三个方面。

  主持人:我们现在谈一下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你的生存问题。一个作家,如何养自己?如何把自己养得很好?

  陈希我:有问题,肯定有问题。

  主持人:讲一讲你的心得、经验。

  陈希我:一个作家,我认为这样的作家跟一个社会有不协调的地方,有很多不协调的地方,他既然跟社会不协调肯定他活的不是很好,从物质到精神上肯定不是活的很好。如果一个作家跟社会很协调,作为作家的品质肯定是有欠缺的。

  主持人:不协调是他必需的东西?

  陈希我:必需的一个东西。

  网友:怎么看待毕飞宇的《缠溪之恋》?

  陈希我:没有看过。

  网友:你认为现在最值得自己做的是什么?

  陈希我:写作。

  主持人:为什么值得你做?你是只能做。如果可以不写作你做什么?我们假设你是一个自由的人,你可以不写作,你做什么?

  陈希我:如果我是自由的人我就更加要写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