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新浪网访谈 三  

2005-12-07 11:51:55|  分类: 访谈、序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友:理想主义是建立在绝望之上,在黑暗之下寻找光,在变态中活着,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你对生活的追求是什么?

  主持人:他说到你的语录,我这里也有一些你的语录。“以文学象征颓废,在冒犯,才变态。人生就是乐趣,不停的被削减的过程。婚姻就是越抓越痒正在溃烂的伤口。写作是对我们禁欲严禁的审视,文学是经不得半点掩饰的。”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你对生活的追求是什么?

  陈希我:我觉得旧的理想主义已经到头了。比如我们这个年代,我们再去怀念一些牧歌式的爱情,怀念很纯朴的感情、道德,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但我们还要活着,人生本身有很多矛盾,很多矛盾我们还要活下去,必然要有另外一种力量把它支撑住。我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吃一碗很好吃的东西,我会觉得这种东西太好吃了。但是我们都知道每一个死刑犯行刑之前都会吃一碗比较好的东西,没有一个人吃得下去,为什么?他这时候已经看到生命的尽头了,已经看到人生的尽头才吃不下去。现在我们活着,我们需要一些信念撑住自己,把苦的东西忘掉,这实际上是一种变态。

  主持人:这么说你的理想主义停止了?还是找某些东西填补?

  陈希我:我是认为说应该有新的理想主义,这种理想主义肯定在你洞察人生的痛苦、黑暗的基础之上,然后你有一个支撑。

  主持人:是一种宗教意识吗?或者类似于宗教意识?

  陈希我:类似于宗教,宗教谈不上,每个人可能都需要这种东西。

  网友:你喜欢看《哈利波特》吗?

  陈希我:不喜欢。

  主持人:看过电影吗?

  陈希我:看过。

  主持人:看过小说吗?

  陈希我:没有看过。

  网友:《抓痒》里面的生活方式,你这种经验从何处得来?是你自己的吗?

  陈希我:这肯定不是我自己的。一个作家,他如果这一生写自己,这个作家我想可能是没有出息的作家,或者不是一个纯粹的作家。他肯定有一点生活,一些经验被他洞察了一些东西,应该是有这方面的。

  《抓痒》也是一样的,我本人的生活中间不可能像那种状态,大家会看到我们周围很多情况都是这样子。

  网友:怎么理解先锋就是自由?

  陈希我:问尤奈斯库去。

  主持人:写作对你究竟带来哪些乐趣?这些东西是怎么滋养你的?如果没有乐趣你为什么能坚持得下来?

  陈希我:乐趣肯定是会有的,因为你既然能写下去,而且还那么认真的写下去,肯定有乐趣。但这个乐趣肯定建立在一种痛苦基础上,这个痛苦别人没有看到的景象你看到了,别人没有想到的问题你想到了。

  主持人:你的意思是你能看到另外的世界?

  陈希我:基本上会。当然不是迷信的那种看另外的世界,因为我想一个真正的作家,他应该有超乎常人的洞察力,他肯定看到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他看到和别人一样的东西他不必要写了,别人不必要读他的作品了。

  主持人:写作对你自己是不是具有某种功能的?我们抛开乐趣这个东西。

  陈希我:调节功能是有的。

  主持人:你现在怎么看待我们市面上大量的畅销书?你希望不希望变成畅销作家?一本书出上几十万册,一次发行那么大量?

  陈希我:首先我成不了畅销作家,我想当也当不了。

  主持人:可是你小说中畅销元素蛮多的?

  陈希我:畅销书跟我写作有一定区别,作者尽量贴着读者走,读者想到什么,他都尽量贴着他去表达。可能是像我这种写作就不是,而是背着读者写,读者只能这样,我偏偏不这样,我要让你不舒服,这种形态是两种路子。畅销作者为什么得到很多读者的喜欢?就因为读者会感到,你讲的刚好我也想到了。可能像我这种写作,读者会说你为什么这样写?我受不了。

  主持人:觉得你那样写太绝望了,太灰了。

  陈希我:太挑战读者目前的思维状态,这种情况下,我想不会有人愿意。

  主持人:你挑战作者,有没有挑战过自己?那种状况究竟是你可以承受的?还是你其实也有不能承受的东西?

  陈希我:也不能承受。

  主持人:现在给网友介绍你的一些代表性的作品,你出版那些单行本的,你最偏爱自己的作品是哪一些?

  陈希我:目前为止出了大概两部长篇小说《抓痒》跟另外一部很早以前,因为写的不太好,我也不爱提了。出了两本小说集,零零散散又发表一些文章。

  在这里面我可能最喜欢还是《抓痒》,因为这个东西我觉得痛快淋漓的表达我的一种创作理念。还有一部就是《遮蔽》,可惜这篇小说发表在地市级的杂志上,但是我本人挺得意的。这篇文章在网络上可能流传比较广,它的题目叫《我爱我妈》,流传比较广,争议比较多,这两部作品我还是比较得意。

  主持人:简单讲一讲《抓痒》。

  陈希我:《抓痒》不是讲婚姻的故事,很多人认为婚姻故事,不是婚姻故事,是人生状态的问题。

  主持人:可是我看是婚姻故事。

  陈希我:婚姻的这么一个故事框架里面,但是它不是像普通的婚姻故事里面讲的婚外恋,他没有婚外恋,这两个人很好,没有婚外恋。还有人婚内吵架,这里吵架很少,很和谐。也没有欺骗式的婚姻,比如男性各种各样的比如嫖娼,男的不嫖。

  主持人:你自己回答记者提问说是特意要一个优越环境,如此才能看到个人困境与物质无关,那么我们的困境究竟是跟什么有关?

  陈希我:跟整个人生有关。

  跟我们的感情有关,我们的人,欲望,感情,是有止境的东西,就好象我书上讲的一样,婚姻也需要发展,爱情发展成为婚姻,婚姻发展就要成为婚外恋,这当然是很荒谬的事情,但人毕竟要发展,这是我们人的困境。

  网友:你为什么要写《风吕》?是听过类似故事?还是自己的想象?

  主持人:我记得我当时看的时候对我冲击相当大,因为我觉得他把很多东西可以说是写的那么淋漓尽致,让人觉得很绝望,很灰色,而且很失败,无法面临,无法解决的一些东西在里面。

  陈希我:《风吕》这篇是我长篇业余写的一篇,朋友敦促写出来的。它实际上要表达的一个东西,遗忘的对象,风吕就是洗澡,人与人身上很脏,写完干净。不然老去追究你过去身体为什么那么脏?表达遗忘。

  主持人:在你看来遗忘要不就是救赎,要不就是新生。在你看来有哪一种?

  陈希我:都有。救恕或者投入到宗教,把过去某种东西遗忘。

  主持人:这种生活方式是一种仪式化的形式?生活方式?通过这个来拯救自己?还是类似于精神上的安慰?

  陈希我:实际上通过仪式化安慰自己。很多时候我们也知道,一个人肉体脏脏的,他是不可能洗干净的,但是日本人他有这样一个方式,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今天泡个温泉澡,就干干净净的,新的。这种东西表面上看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物质的东西,实际上是达到精神上的解脱,目的是一致的。

  主持人:就好象我们逢年过节要祈福,团聚,其实是达到一种效果。

  陈希我:对,然后大年三十一块吃饭,喝酒。

  主持人:还要吃鱼,年年有鱼。

  陈希我:日本大年三十酒席是忘年会,把往年不愉快的生活忘掉,忘掉以后大家重新再来,这里有一种新生的感觉。

  主持人:你的写作灵感从哪里来?源于生活还是想象?

  陈希我:当然源于生活,源于生活是很宽泛的说法,等于没有说。我们心灵生活也是生活。这一点应该说的是,现在老爱讲说源于生活的经验。我做过什么事我把它写下来,实际上我想经验也是很宽泛的一个东西,可能更确切说是源于发现,有价值的经验被你发现了,然后才写作,要是别人都发现了,你这个经验,比如我有一个经验,太阳从东方升起,谁都有这个经验,不要写它。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