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为《佛山文艺》作品点评所做的前言《爱·文学·蛇》  

2006-01-31 10:37:51|  分类: 访谈、序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长时间来,人们见到我,问干吗呢,我总回答:发呆。他们奇怪,你怎么老发呆呀?科学是忙出来的,文学是闲出来的。我这样对他们说。这话其实不是我说的,是诗人余光中说的。但是下面一句话就是实打实我说的了:作家的基本姿势就是发呆;写作主要不是在写,而是在想。那种一天能写多少字,多久能写一部长篇,盯着如何著作等身,甚至奠定文学史地位的人,严格上说不是作家,而是工匠。

但其实,说是在想,却是总想不出所以然来。因为这世界本身就是说不清楚的。假如想到了一定程度,发出一声:停!到此为止!那是可以想得清楚的。但是实际上不可能。有的人想不清楚就不想了,不想算了,但是作家是那种偏要钻牛角尖的人。于是永远想不清楚,他的头脑总是不清楚,总是一团浆糊。

我常常有一种难以言说之苦。觉得很苦,但对人说,又说不出来;即使能说吧,人家也听得莫名其妙。许多事情,似乎这样说是对的,那样说,也不是没道理。于是总是理不出个简明条理来。于是文学写作倒可以从这里开始了。假如想得清楚,那就不必要写作了,也写不好。也许这话从我的嘴里说出来,人们会觉得怪异,因为铺天盖地都在说我是直接的、生猛的,甚至是向读者强制性灌输自己想法的作家。当然那跟记者们的传播也有关系。他们喜欢简单化、脸谱化,喜欢贴标签。他们要简明扼要,让读者一看就明白,而文学却是复杂的、模糊的,甚至是暧昧的。暧昧,我找到了最恰当的词。谁能体味我暧昧之苦?

    这也许跟我的在日本呆过比较长时间有关。日本语言的表达方式就是暧昧。词意的暧昧,语法的多变,句式上的柔韧,我们以为是他们的狡猾,实际上,是体现了日本人内心的难以言说之苦。在这种心境界下的日本作家是世界上最好的作家之一,创作出来的,有很多一流的作品。复杂、多变、难以把握、难以言说、难以一言以蔽之,这就是文学主要品格。我借徐东小说中的意象,把这一切称之为蛇性。在这五篇作品中,这点,有的做得比较好,有的则欠缺一些。但是他们几乎都在写爱,或者是爱的变种。爱是世界上最复杂最难以言说的东西,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都多少写出了世界的复杂性。书写爱情的人,内心一定是湿润的。在这节奏越来越快,人们急功近利的时代,爱和文学,已经几乎被当做没有进化掉的阑尾了。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去体会爱,能够仍然拿笔,就已经了不起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