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南方都市报》:《作家是否需要身份证?》  

2006-01-28 09:57:28|  分类: 访谈、序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第二期的文化沙龙。从这个月开始,我们都将在月末推出一期文化沙龙,力求对当月的文化热点、文化事件进行梳理、分析。本期的文化沙龙将围绕前段时间有作家退出当地作家协会这一事件展开,探讨在当前的文化格局下,作家与作协的深层关系,作家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身份识别,什么样的人才能称得上真正的作家。
 
主持人:欧亚
嘉宾:
    陈希我(作家,福建作家协会会员,曾获得“首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提名,出有小说集《我们的苟且》)
    李师江(体制外作家,现居北京,曾获得“首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提名,出有小说集《比爱情更假》)
    陆勇平(本报记者)
 
作家退出作协不是第一次了
    欧亚:最近,一些作家退出作家协会的消息引人注目,先是湖南两位作家退出湖南作协,其后又有上海、杭州的作家退出当地作家协会,大家怎么看这个现象?陈希我是作协会员吧,是不是特别有感触?
    陈希我:作家退出作协的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这么做,我觉得是因为你把作协看得太那么回事了。很多作协会员连会费都欠着不交。而且他们很多也根本不写了,或者写不出来了。何况,我看这次湖南两个作家的退会原因,是因为省作协失去“团结作家、繁荣创作”的职能,连最起码的召开作代会,换届选举这样的工作都不能进行,令人失望。难道他们还希望再回到当年作家被“团结”的时代?难道他们还希望有人凌驾在他们头上?没有领导了,他们就心虚?不要以为造反的都是革命的,阿Q的造反就是把财主家的东西搬回去,张勋的反叛则是要把皇帝再请回来。
    李师江:退不退是自由选择,对文化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影响嘛。
    陆勇平:按道理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事。但现在来看,却很不正常了,你看那两位湖南作家退出作协,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这说明某个环节有问题。如果作协是民间组织的话,我想退出一百个一千个会员都不觉得希奇,因为入会退会都是自由的,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反正没有人逼你。可我们呢,作协成了一个机构,有了等级的差别,这完全是一种单一的文化秩序。
作家与作协不存在认证关系?
    欧亚:对,这跟一个秩序有关。在中国,作家需要得到作家协会的认证,加入了作家协会就是作家,不加入就有点牌子不正的意思。其实,作家协会和作家应该是一种什么关系,我们一直没有搞清楚。
    李师江:我觉得作家和作家协会没什么必然关系,作家好不好不是作协培养的,更不存在认证关系……
    陈希我:这就跟鸡与鸡笼的关系一样。鸡笼里的鸡是鸡,但不等于鸡笼外的鸡就不是鸡。这是就世界各国情况而言,如果他们有作协这种团体的话。当然他们的此类协会往往是民间团体,也没有我们中国的作家协会这么有权威性。所以加入中国的作协,也就往往成为确认你是不是作家的标志。我曾经接受过一些媒体的采访,他们一来,往往首先要问:你是不是作家协会会员?我答是,他们才放心地为我加上“作家”的头衔。很好笑。我们来看看进入作协的资格是什么?就是你出版或发表了多少字。假如写的只是字,出的是垃圾书呢?特别是在出书越来越容易的现在,这种荒谬愈加明显。有的人写了一辈子,都不知道文学是什么,有的人著作等身了,几乎全是垃圾。
    陆勇平:在古代,没有什么所谓的作协,但他们照样出好作品,像李白、杜甫,你说他们入什么协会了没有,根本没有。当然你也可以认为他们有,因为他们也有一伙“文学爱好者”在切磋写作技巧。这一伙可能就是准作家协会。关键是,他们没有领导,没有制度,每个人都可以发表个人的观点和看法,没有任何的协会内的利益冲突。既然我们现在有作家协会,那么我们就应该是要让他为作家服务。我采访那两位退出湖南作协的作家时,得到的信息真让人难以想像:作协内部腐败,争权夺利……
    陈希我:关于作协内部腐败,争权夺利,其实也没什么大的利。跟其他机构比起来,作协已经是清水衙门了。我所在的作协,所谓处级干部,其实还没有有实权的单位科级干部有油水。只是文人一般难以当别的官,只能当文官。这是文人的可悲。我们有时候开玩笑说,哪天作协解散了,他们要往哪里塞?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也是被抛弃的一堆人。当然他们是冲着当官而搞文学的,本身也有问题。
 
作家里也有水平高的和水平低的
    欧亚:说到作品,我就想起书店里长城一样的书墙来了。现在出书越来越容易了,动不动就“出版XX多少部”,然后就被称为“作家”。与之相应市场化的运作也批量制造了若干品种的“作家”,如“美女作家”、“少年作家”等等,你们如何看待这些“作家”?现在当作家是不是太容易了?
    李师江:出书容易是个很好的现象,只要能够被市场消化的,就说明作品有一定价值。以前出书比较困难,需要专家或者编辑看上,肯定扼杀文学的多元创作。与其让专家或者出版编辑说了算,不如让读者说了算。“美女作家”是对文学的一种性感的包装,我觉得很好。“少年作家”也不错,有一些小孩在写作上有天赋,就应该写,能卖钱就应该卖。我发觉有一些人对此长吁短叹,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妒忌,但至少是杞人忧天。称他们作家没什么不合适的,作家不是一个什么太光荣的称号,它跟民工一样,只要你进城干活,都可以由农民转成民工嘛,当然民工里有高级的低级的,作家里也有档次高的和档次低的,这个内行的人一目了然嘛。
    陈希我:出书容易绝对是件好事情。这跟质量并没有什么关系。过去难得出书,其实原因往往并不在质量把关上,更多的是意识形态上的、观念上的、还有出版计划上的限制,论资排辈,只认名家,不认质量,造成的结果往往是:好书出不来,出来的往往是平庸之作。我并不认为跟市场联系紧密的作家就不是作家,作家其实是个很宽泛的概念,比如有通俗作家。只要他在他那个领域写得精彩,你就不能剥夺他作家的权利。反之,你是严肃作家,但是你写得很不好,即使你跟市场再疏远,也应该羞于作家这个称号。并不是说末流的严肃作家也比流行作家强。
    陆勇平:其实严肃也好,流行也好,不就一个“写”字吗?出书应该是很正常的现象,就像吃饭睡觉那么简单。既然你的东西有市场,又不违反国家的法律规定,出书有什么不可以呢?反过来说,出书是成为作家的标志,那我觉得太片面了,有很多作家都没有出书,但是是非常有影响的作家,特别是“文革”期间搞潜在写作的作家,有些连作品都发不出来。应该这样说,出书是一个人成为作家的征兆,因为他出书了,从某种意义上说,很有可能成为作家。
 
给作家评级是个很荒谬的事情?
    欧亚:但是在我们周围,普通人似乎从来不认为出书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作家的头上是有光环的。还有一个很好玩的现象,和西方也不一样,就是中国作家是要评职称的。作家需要评级吗,需要像律师或者会计一样的资格认证吗?
    李师江:我觉得这很可笑,这是对写作才华的一种极大误解。作家当然有一流和八流,这是通过一个人终生的写作成就来体现的,但评级就很无聊了。围棋这种硬碰硬的智力活动分段位都不能反映水平了,写作这种感性的东西怎么行呢?再说了,谁来搞标准分呀?有资格给别人评级的,我估计都是已经对文学失去嗅觉的人。
    陈希我:给作家评级是个很荒谬的事情。首先是没有弄明白作家不是工匠。他跟律师会计不同,那些是职人,他们需要操作技术,但是作家,说句不客气的话,谁对技术过于追求了,他就没有出息了。第二,怎么评?文学创作是没有定评的。考也不行。创作水平是能考出来的?要这样考,蒲松龄也许就不能当作家了。要知道,作家甚至不同于学者。但是没有考,怎么评呢?于是就只能考一些次要的东西,比如外语。外语水平跟作家写作水平有什么关系?我还听说有的地方居然用考古汉语代替考外语的。这简直是笑话了。
    陆勇平:我倒觉得作家可以评职称,关键是谁来评,怎样评,以什么来作为标准。据我所了解,全国没有几个地方能够达到公正公平和公开。有些地方几乎怨气冲天,对作协的好感一落千丈,因为一旦某些人以某种不正当手段获得比较高的级别之后,他就能得到某种利益和荣誉,从而达到压制别人的可能。一个作家没有这个证书,他也能从事写作,照样能出书。如果没有证书就不能写作的话,那就是剥夺作家的话语权了,写作是一项特殊的工作,它是不能量化的,是不能通过某种考试来进行优胜劣汰的。据我的观点,作家只有两种,一种是体制内的,一种是体制外的。体制内的就是作协里面的那些领工资的作家;体制外的就是靠自己的写作来挣钱的作家。我更喜欢后者,后者往往比前者优秀,更容易写出好作品,他们的精神立场最坚定。毕竟,大部分作家都是业余的,只有很小一部分是专业的,不是说你评了多少级大家就认你了。
    陈希我:对,从某种意义上说,作家还是业余的好。把文学当饭碗了,就容易近视,容易势利。像卡夫卡那样,当个公务员,甚至离文字更远的行业,然后业余写作。这样的写作才是本真的,值得信赖的。像那种专业作家评级我也知道一些。我的身边就有不少所谓国家一级、二级、三级创作的作家。其中三级的未必比二级的差,二级的未必比一级的差,一级往往有可能是最差的,因为他已经无级可考了,没什么可争取的了,甚至就不写了。而没有级别的我,也许还会比他强,因为我还有那么多阶梯需要爬。这是何等的荒谬。更荒谬的是,这样评出来的职称还会跟职务挂钩,比如多少级别相当于什么行政级别,应该享受什么样的行政待遇。
 
作家的意义在于写作
    欧亚:不管怎么说,专业也好业余也好,自由也罢体制也罢,说到底还是作家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职业还是某种特殊身份?怎样才能算得上一个作家?这个问题也挺有趣的。
    李师江:也就是一个称呼吧,你写作了就叫作家,你上网了就叫网虫,一个道理。它不是社会职能部门,冒充作家不会给社会带来什么危害,同时也不是什么崇高的荣誉,连骗文学女青年都不合适了,谁爱叫就有权利叫吧。比如说你冒充总统或者警察,也可能你就犯事了,但称作家没什么,警察不会因为你冒充作家而拘留你。
    陈希我:作家不是什么东西,不是碗,不是衣服,不是印章,他是精神的存在,跟任何级别、头衔没有关系。跟利益也没有关系。我在日本看过一部根据永井荷风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墨东绮谭》,主人公就是作家,还是优秀作家,最后受到了天皇的奖赏。授奖回来,他一手用伞做拐杖,一手提着路上买的小点心,走在街坊上,踩着路边播放着的当时流行歌曲《红苹果》的节拍,颤巍巍地走回家。那情形我至今不忘。这就是作家。作家在世俗眼里是零余人,但是他是自己精神的主人。不需要谁给资格鉴定或者给予称号,包括官、权威、嗟食者、读者,甚至是同情者。
    陆勇平:作家是没法定义的,正如我前面所说的,谁都可以自称作家,只要愿意。作家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写东西。作家有两层涵义:一是作为一个职业,二是这个职业所带有的某种人的精神,这是和其他职业不一样的地方,算是比较特殊。但不是特殊身份。我觉得谁都没有资格来鉴定作家和给予作家封号,除了他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