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答《羊城晚报》关于“乡土文学”讨论的问题  

2006-01-28 09:52:1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你认为作家们为什么都在写乡土,难道一乡土了就沉重,就像张艺谋的电影一样,给西方人看.难道城市就轻?你如何看这个问题?
答:我觉得很多作家选择写乡土,是因为他们平庸和偷懒。他们无法把握我们这时代的脉搏,无法对我们当下最前沿发言,所以就钻进乡土里。或者是,他们想当然地认为中国大多是农民,所以写中国人就是要写农民。实际上,即使是中国农民,他们也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了,甚至,在很早以前他们的心就不在乡土上,他们当农民只是被迫的,他们向往着当城市人,我在农村呆过相当长的时间,他们有钱了建房子,要按城里人的式样建,他们要过得比城里人还要城里人。这种复杂的状况,我们写乡土的作家是很少去把握的。他们只拿点乡村的皮毛做道具,比如狗啊,麦田啊,河流啊,村姑啊,民俗啊,封建迷信啊,愚昧粗俗啊,很容易就弄得有模有样,而且很有韵味。我曾经让自己坐在村头,发现只要我肯发挥老农锄地和小孩捡麦穗那样的精神来咀嚼,你尽可以有无穷无尽的作品。这样的作品又显得似乎很厚实。但是那是写作吗?那甚至还没有老农的勤劳,只是偷懒。实际上,写不写乡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发现了什么?也许有人会说,我发现了呀,发现了在这个时代乡村的裂变。不,这已经不算什么发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