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欢乐英雄 7  

2006-01-13 19:46:59|  分类: 中短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妃把李杜臭骂了一顿:到这时候还要面子啊?都死到临头了……

李杜应:你没死到临头,你去借呀!

去借就去借!王妃应。

可是去哪里借呢?她打了几个电话,他们都推掉了。最后一个是登山协会的,那人说:你不会向“坦克”借?

王妃一愣。“坦克”!你最近见到他了吗?

前两天街上还见到,那人说。

王妃说:他换了单位了呀。

是啊,对方说,在天马大厦呀,你还不知道?

她哭了。

去找“坦克”借钱,对王妃来说是太难了。但已经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为了给自己这次出行正名,王妃走前跟李杜大吵了一架。她说: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居然要靠老婆,把老婆卖出去!你还不快快去死!等我借到钱回来,你去死!

王妃果然在天马大厦把“坦克”截到了。“坦克”很吃惊,王妃一段时间不见,像女鬼了,好像是从地狱里走一遭回来的。王妃提出找个地方谈谈,“坦克”不敢不答应。“坦克”企图去远离公司的一家咖啡屋,就让王妃上了他的“坦克”。

坐在“坦克”上,王妃又想起了当初的好时光。“坦克”有时会撒开右手,搂住她的肩。他们有一次开到高速公路,他让她爬过变速像,坐在他大腿上,脸朝着他。这只有在美国大片里才有的情景。那一次,他们就那样做了。她至今记忆犹新。

她说不想去咖啡屋,就在车上谈。他同意了。他把车停在了江滨大道旁,没有什么人,只有偶尔一辆车从边上刷地擦过去,彼此看不清车窗里。“坦克”把雨拨开动了,这是他一贯的伎俩,这样别人就难以从正面的玻璃里看清里面的人了。她想会心地笑,但是她知道不适合。

她盯着雨拨,没说话。她说不出来。直到“坦克”问了句:你好吗?她才说了:不好,孩子……她又说不出了。“坦克”一听她说孩子,心就放下了一半,就鼓励她说:说吧,孩子怎么了?王妃被鼓励,忽然觉得温暖,眼泪就扑簌簌掉了下来。

怎么了?“坦克”安慰她。他甚至说了句:有什么困难,说吧!这让她很感动。她以为“坦克”对她还有情。假如爱和帮助能够一起得到,那么她真是太幸福了!她幻想着。她的感动在车内小小空间里迅速升温。要不是原来吵过,她真想跨过去,投到他怀里痛哭。

她终于说了需要钱。

“坦克”一弹手指,说:明白啦!

她很感激他的理解力。

“坦克”问:差多少?

王妃说:四千。

我给你五千,“坦克”说,不要还了。

王妃没想到“坦克”会说不要还。她一直知道“坦克”是有点钱的,平时出手阔绰。起初她也确实看重他有钱,花他的钱,但是他们关系密切以后,她就开始替他心疼钱了。购物,一起吃饭,她都要跟店家斤斤计较。这是我们的钱!她说。现在,“坦克”这么说,也是将他的钱当作我的钱了吧!她觉得是的。她更感动了。但她还是说:我要还的。

“坦克”说:不要还,给你啦!

王妃说:不要嘛!

她甚至有点撒娇了。“坦克”不耐烦了:跟你说不要还,就不要还!

王妃怔住了。

当做补偿吧。“坦克”又说。

他怎么这么说?王妃脑子没有反应过来。她想,也许他不是那个意思吧。即使他是要补偿,也许因为觉得自己干了对不起我的事。她更摇头了。“坦克”更不耐烦了:你说够不够吧!要不够,你要多少,你说。只要你以后不再来找我,好吗?

梦彻底破灭了。王妃瞪着“坦克”,脑袋一片空白,好像短路了。好久才恢复过来。她忽然觉得可怕,梦醒之后看到的现实更加不堪。她猝然叫:我要五千万!

“坦克”也愣了。是她的尖叫让他愣住了。但他很快恍然大悟了,他笑了。我就知道你要很多,多捞多赚,不赚白不赚。但我可不是冤大头,价格也要合理!

这话刺痛了她自己。她想起她丈夫嫖的那个妓女。你把我当妓女啊?她冷笑一下。

也不是把你当妓女。“坦克”也不敢这么直说,他口气缓和下来,说:我只有这么多钱。这已经是不少的钱了,再说,原来我们也是你情我愿的,我舒服,你也舒服嘛!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如果谁还把这当作单方面的,是一方吃了亏,可真得被开除出“世纪籍”了。

他发明出“世纪籍”这词。王妃蓦地想起他很会发明新词。这是原来自己喜欢他的地方,觉得他思维快,念头坏。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现在,恰恰这坏报应了她。她不明白他怎么能这么看待他们的事?他很理性,恰恰说明他没有情。他怎么就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真真痴心的人呢?她想辩:我什么时候不情愿了?可是她觉得很没趣,自己很失败。她觉得跟他没什么好说的了。她说:我不要你的钱!她推车门就要走。

他来拦她:好,好,我不这么说,算是支持你的。

我不需要!她应。她把他搡开。她感觉车里的空气令人窒息。她推开了门。她听到他在后面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就知道了!什么孩子要手术?就要死?他要是真要死了,你还会不要这钱?

王妃停住了。是啊,我为什么不要钱?孰轻孰重?我这一走,向谁再要钱?那么孩子怎么办?

谁不知道,女人最要紧的是孩子?“坦克”又说,他已经发动了车。哈借口罢了!我要不知道,在这世上还不白混了?可是讨赔偿也不是这么个讨法。你想敲诈?没门!

王妃感觉心被捅了一刀。她没料到他会说她敲诈。心被撕裂了,裂开了很大的缝,再难合拢。冰凉的风在裂缝里咝咝地吹,只觉得很凉,很凉,凉得发痛。渐渐地不痛了,血干了,裂面硬了。也再没有可能愈合了。她猛然嚎叫一声,蹬上车去,扑向“坦克”。她要跟“坦克”拼命。“坦克”一惊,他从来没看到她这么凶对待自己,她只是曾经这么撕打过另一个女人。他身子一歪,脚压在油门上,车蹿了起来。他慌忙挣扎。他把她甩开去,叫道:你想让我死?你去死吧!

她从地上爬起来,道:我会去死的!

那去死吧!怒不可遏的“坦克”嚷道。

我已经死过一回了。她又说。

“坦克”笑了,欠身把车门关上。王妃忽然很怪讶:他怎么就不相信我会去死呢?他纵使不相信我儿子快死了,也应该相信我失去他多么痛苦。当然他是不会感受到的,都到了这年龄了,谁还会为爱去死呢?她还想告诉他,这是真的,但极度的疲乏铺天盖地而来。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