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欢乐英雄 1  

2006-01-13 19:27:54|  分类: 中短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自杀。

——阿尔贝·加缪

 

  1

 

李杜想,李白杜甫如果不写诗,会不会活得好一点?

李杜近来老是想这个问题。当初他把笔名叫“李杜”,就因为向往李白和杜甫。那时候他只看到他们荣耀的一面。后来发现,那些荣耀全是他们死后才得到的。他们生前其实活得像丧家狗。

现在,李杜就像那样的丧家狗,在街头流浪。他又想到这问题。他其实不在乎生前活得好不好,他是有文学史意识的诗人。何况他本来就爱写诗。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一点名气也没有。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到了现在21世纪了,已经没人要看诗了,他还没有出名。还只是一家公司职员。在公司,他脾气乖张,不合群,上班也写诗,工作老出差错。老板已经几次警告他了:再这样,我让你回家永远写诗去!

只要不是傻子,这意思都能听得出来。可是李杜似乎听不出来。他照犯不误。大家说,他被写诗搞傻了。其实李杜是明白自己处境的,只是他改不了。他不能不写诗,每当构思的时候,他浑身会通了电似地畅快。他会像吸毒鬼一样,迫不及待地抓起笔纸,只要是笔纸都行,找个地方,刷刷刷写了起来。这时候他感觉自己身体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凌驾在这世界之上,什么公司啊,老板啊,同事啊,甚至工资啊,一切的一切都不再制约着他了。他需要这样的飞翔,要不然,一天到晚,朝九晚五,一年到头,像推石头的西西弗,永无休止,还不把人憋死?

写完了,回落到地面上了,他仍然是那个全公司最窝囊的人,那个被老板威胁要炒他鱿鱼的人。诗呢,也没有地方发表。文学杂志几乎全都成了小说杂志了。他的一些诗友纷纷开始改写小说了,好歹小说字数多,能够多赚些稿费补贴家用。可是他不,他爱的是诗歌,又不是小说。李杜就是这么个固执的人。他说:如果为了谋生而改去写小说,那倒不如改去拉板车!

你拉板车?拉倒吧!妻子王妃说,就你这身子骨,板车拉你还差不多。

妻子王妃说这话时,她还能跟他说几句话。现在她连这话也懒得说了,彻底绝望了。只剩下一句话:我算是明白了,要让一个人没饭吃,就让他去写诗!

李杜心里痛。想当初王妃把他看得那么重,他多么力量,因为诗歌有力量。他给她念诗,她听得热泪盈眶。现在她根本不听他念诗了。他也早死了让她听念诗的愿望。她根本都不让他碰她,还动不动彻夜不归,说是登山协会露营。李杜知道肯定没好事。他是搞写作的,文艺圈,他虽然没进去,但是住在餐馆边,也会知道人家吃什么。开头,王妃不回家,还打个电话告诉一声,后来就连电话都不打了。第二天她回来,他就责问她,她就跟他吵,一点也不觉得自己错。有一次他还瞧见一个男人用车把她送回来。是越野吉普,什么牌的,他当然不知道。可是她却明确告诉他,那是“三菱吉普”。并说这就是他们野营用的车,上面可以装很多生活用品,包括帐篷。妻子王妃越来越猖狂了,李杜知道是为什么,有人给她充底气。玩得舒服吗?李杜问。

舒服。王妃应。

有人让你这么舒服啊?李杜干脆说。

是,你嫉妒了?王妃答。

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他瞧妻子,妻子昂着头,还故意冲他邪恶地一笑。李杜说:我嫉妒?你有人,我也可以有人!李杜甩下一句话,跑了出去。

可是他没地方可去。混到他这份上,还有哪个女人愿意跟你?现在李杜奇怪自己刚才怎么就那么有底气跑出来?只因想到了她?但她只是个按摩小姐。在王妃没回来其中一个晚上,他曾去找过她。他感觉是对妻子的报复。现在他掏掏衣袋,还好,带着点钱,百元一张。他向那家按摩店走去。

那小姐迎了出来,要抱他。这让李杜很开心。他就趁机紧紧搂住了她。他感觉到了她鼓囊囊的乳。那乳他曾看过,亵玩过,只是有点印象模糊了。于是就又吊着他的胃口。回头再想想自己的老婆,就惊讶自己的死心眼。想想,假如老婆不离开他,他其实也没多大兴趣的。他其实是只野狗。这么想着,他竟然有些被老婆释放了的感觉。这时,对方又把他一推:这么久!你死哪里去了?

倒好像是他抛弃了她了。李杜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能抛弃一个女人,他开心地嘿嘿坏笑了起来。小姐追问:这么久了,你去哪了?很久了,他在人们眼里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了,现在居然也有女人在乎自己,李杜很得意。他就是不招。不招不饶你!对方作出要打他的样子。李杜的身体迎了上去,渴望她真的打自己。打死也不说!他回答道。对方撒娇地呜呜发出哭声来:你欺负我!

李杜就去安慰她,说自己工作太忙,以后再也不敢了。他说不敢时,感觉到被对方真的揍了一下。他的骨头酥了。小姐把他推进里间,安顿在按摩床上。他闻到了烟的味道。他不抽烟,这不是他的房间,他是在跟别的男人共用一个房间。他猛地爬了起来。他说,要带她出去。小姐问:去哪里?他想:去哪里呢?是不可能带到自己的家,把这个女人替代了现在的妻子,他没这个胆。也不可能,这只是个妓女,我只能是借借她。到外面……他说得很含糊。外面?小姐道,你不怕抓啊?他一怔。怕什么?但是他嘴上还是回答。小姐就叫了起来:哇,你好拽!李杜又是一阵得意。不管怎样,被人家夸奖总是件得意的事。他对被夸奖的渴望,就像一个乞丐对美食。

小姐问:你是干什么的?

他说:保密。

还保密啊?小姐说,看来你还真的有点来头。

那当然。他说。

要我猜?

他点头。他忽然想:要是她猜自己是个诗人,那该是多么美妙啊!她应该知道诗人是了不起的、很拽的、很有来头的人。他甚至想跟她谈谈诗。可是小姐说:你是公安!

他一愣。猛地觉得倒胃口。她怎么会这么猜?哪怕你猜我是小职员也好啊!李杜历来讨厌那些权利机构。可是他马上明白了,公安对她们来说,确实是最了不得的。是不是?小姐问。

李杜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了。要是公安,你还敢跟我做啊?你说。你这话说得很含糊。

小姐道:你敢动我,我为什么不敢?

这倒是。李杜笑了。一定是了!小姐盯着他的笑,说,要不然怎么会说不怕抓?上次一个客人也说他不怕抓,原来他就是公安。哪里有公安抓公安的?拿出证来晃一晃,就放走了。所以跟他在一起,什么也不用怕。还可以帮你忙。你说,你是不是公安?你承认了吧,我就跟你去。她居然自己说。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