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北京人  

2009-09-05 21:42: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北京总是不习惯,每次都逃也似的回来。一直以为不习惯的是气候,太干燥;还有生活设施,要什么没什么,也许不是没有,而是不贴心,生活设施太粗疏。比如我常住的北大,南门外有一家早餐店,还挺大的,但却不配纸巾。客人手捏油条吃完,就是没地方擦,只能擦在桌腿上。我就只能不吃油条了。但是吃茶叶蛋也遇到问题了,剥蛋壳也得沾手,怎么办?也只得擦桌腿。但是又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就手指间互相弹弹,在这里那里有意无意地蹭蹭,也不知道脏东西最后到哪里了。
       这些年有所改变了,有纸巾了,就好像地铁也多了几条线路一样,地铁剪票口,也不再是大妈带着袖标一张一张地撕车票了,也会刷卡了,北京确实在进步。这次我去,气候也不错,凉爽,不热,也还没到干燥的季节,对我这个从依然炎热的南方来的人,简直是天堂了。可是仍然不习惯,为什么?
       一进招待所,就习惯性地打开电视。是新闻,虽然风格有所改变,但改变得并不彻底,仍然想到邢质斌、罗京。我在家也会看到这类节目,没办法,特别是每天晚上7点,中央台地方台全《新闻联播》,遥控闪避来闪避去,总有几个画面蹿到你眼里,几句话丢进你耳里。现在我也闪避,像高超的车手在车流中穿行。又见某大学招生的广告,是文字,播音员口念,从文字到播音,简直是20年前的,这让我想起许多年前去西单商场,仍然看见带着红袖标、目光严峻盯着顾客的治安员。又换,是街头采访,一个人用于丹的字正腔圆谈论国家大事。再换个频道,是讲某社区百姓的事,被采访者却也是一本正经。这样的节目我的家乡也有,也有大妈被采访的,她们也竭力说得有水平些,但往往是不能达到效果,那些主流的词汇和句子用得突兀,好像刚学写作文的学生竭力用上好词好句。普通话先说得不标准,让人喷饭,想正经也正经不起来了。北京人是天生的,不想正经也正经得起来,进入血液里了。我虽然不赞成王朔式的没一点正经,但我更讨厌正经。我宁可投入不正经的怀抱,也像逃避H1N1一样逃避正经,警惕之,就像现在北京地铁每天都贴着“今日已消毒”并写上日期,但那勿宁又是正经了。
       说起地铁,不能不说到一件事。乘地铁时,老看见站台上有一个水缸一样的大疙瘩,蓝色的,不明白是干什么用的。一次等车,见两个清洁工在聊天,就问她们。其中一个答:“防爆用的。”接着她马上又严肃道:“这跟你没关系!”俨然只跟她有关系。她是清洁工,那又不是垃圾桶,跟她有什么关系呢?其实这跟大人们对小孩的态度相类似:“这是大人的事,小孩不要问!”她都清洁工了,还如此具有主人翁意识,让我想起林语堂的一句著名的话来。我并不歧视清洁工,不歧视底层,我也在底层。可是底层到如此阳光,就令人觉得不践踏之,是亏待之了。
       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曾经一个晚上,我一个人在南池子走。猛一抬头,瞧见了故宫的巍峨角楼。原来是理得如此之近啊!不禁想到一个问题:这与故宫一墙之隔的地方,住的是什么人?后来几次经过那里,总想起这问题来。但其实,在宫里还住着皇帝的年代,这里是属于皇城的,是官署和库房的用地,哪里是百姓能居住的?直到民国,为了方便交通才打通了皇城墙。但尽管如此,在皇城墙外毕竟是居住着百姓的,这些在皇城根儿居住的百姓,又是什么心态呢?特别是跟皇城只一墙之邻住着的,咱们的皇帝就住在咱隔壁!一定很有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254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