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爱国”不是这样“爱”的  

2010-12-23 23:2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小说《大势》中写了在日本的中国人,他们许多是无赖。在中国人心目中,只有日本人曾经对中国犯下罪行,却不知道,中国人在日本也犯罪,以至于日本警方总是把中国人当做重点防范对象。当然两个罪有程度不同的差别,中国人会认为,中国人在日本犯的罪是小罪,日本人是杀人放火,是大罪。但是有句话:“不以恶小而为之”,中国人应该是知道的。
        在日本(其实在整个海外),惩戒中国人犯罪,往往会被中国人搅成了民族歧视。明明是不遵守法律法规,即便在中国国内也会被制裁,但是因为发生在日本,就有了不一样的解读。甚至有的人还拉上了民族主义的大旗,比如在日本嫖娼,就被借口为“操”日本鬼子的女人;盗窃则也有说辞,说是日本人当初在中国欠下了那么多债,现在是来讨还债的。《大势》中的王国民就持这种理由。所以,当初有个批评家在评《大势》时,提出了一个问题:受害民族是否可以不择手段?我觉得,这是一个对当今中国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如何学会跟世界交往?如何遵守人类共同准则?同时也为长期受害的自己解开紧箍咒。
        王国民们,有的是出于集体无意识,几乎是条件反射,加上推卸责任的动机。中国人长期处在没有尊严的生活中,所以温总理才说要让中国人活得有尊严。没有享受尊严,久而久之自己也放弃了对尊严的需求,从而彻底无尊严,不知尊严为何物。这样的人去爱国,只能是“爱国奴”。这种“爱国奴”在我博客上比比皆是,只要是关于日本的文章,不管你讲的是什么,上来就骂。甚至连我写的是什么都没有看清,比如我说日本人“赏花落泪而杀人不眨眼”,他们就痛恨地骂“放屁”、“汉奸”,让我愕然,他们怎么那么忌讳我说日本人“杀人不眨眼”?或者他们是看不懂?智商有问题?一个国家是不能由一群低智商的人组成的,他们只能给这个国家添包袱,不是“卖国”,也是“误国”。他们是一群猪,即便有脑,也只有猪脑。我不得不发现,网络上爬着大量的猪。跟猪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但是有的又未必是猪。猪还忠厚老实,这些骂人者,却很多不老实,行径更像流氓,所以我给他们取个名,叫“爱国氓”。他们基本用匿名,他们是有谋略的。有的还深思熟虑,比如匿名去某部门告发,比如人肉到我的电话和住址,打骚扰电话,还有破坏我的车。我很纳闷,又不是日本车,是美国的品牌,“抵制日货”也抵制不到美国人头上吧?也许连美国也得反?但严格意义上说,这“别克”是上海通用生产的,其中有中国的利益,众所周知,汽车工业在一个国家工业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些“爱国氓”难道要损害中国利益?岂非卖国?再说,“抵制日货”,这些人可以公开他家的用品吗?我看这些人家里的日本产品未必像我这样少。我家里几乎没有日本电器,不是因为“抵制日货”,而是我有自己的喜好,我不钻“爱国”的套。
        我历来告诫自己尽量不结“私敌”,只结“公敌”,这样清清楚楚,夹进了私货,问题就搅不清了。所以对那些行为,一叹一笑置之。直到前一阵,有人跑到我的老师孙绍振博客上了:
         “先生高徒陈希我于其博大放反华亲日厥词。他与日本右翼同船而渡,不知是否先生授意?如果不是,请赶紧与那畜生解除一切关系,以免有辱先生声誉。您的同事。”

         还有:
        “孙老,贵博链接着日本右翼在华的走狗、当代大汉奸陈希我的博客,请不要做被那厮蒙蔽的老糊涂!您毕竟曾是富有民族气节的文人,怎么会器重赏识那挟洋自重、声嘶力竭反对本民族文化、替日本侵华百般粉饰的民族败类?赶紧与那厮脱离干系,包括删除其博客吧。不然一旦出现针对日本的游行,陈贼被殴,于先生也并无好处。您不如义正词严与本民族为敌的陈大败类划清界限,相信您会做出智慧的明断,也不负敬仰您的晚生继续对您的尊重!谢谢!您曾经的膜拜者敬上”

         居然威胁到我的老师头上来了,用上了“划清界限”这样似曾相识的话。我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孙绍振老师在“大逆不道”地“拒绝做时代的传声筒”时,就有人警告谢冕先生赶紧跟孙绍振“划清界限”。难道时代又倒退了?还以利益相诱:“并无好处”,又以“殴”相威胁。“爱国奴”和“爱国氓”是基本没脑的,只能被利用,但是说上面话的人,既然一是孙老师的同事,应该是大学教师了,虽然我不能肯定大学教师全有知识,但是至少不会无脑;另一个则自称是孙老师的“膜拜者”,应该多少读过孙老师的著作,应该也算是有点知识了。虽然他们不知道“我不能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以至于劳烦孙老师在其留言后面重申这句话,但他们都知道威逼利诱,所以应该归于有头脑的“爱国贼”了。要说自己不是“贼”,为什么不光明正大上来,哪怕明火执仗。爱国不是耍阴谋。用不正当手段来“爱国”,是丢“国”之脸。
        眼下就有一个让中国丢脸的著名“爱国贼”:一个叫彭令的书商,有一天发现他所淘到的据说是清代书法家钱泳的手稿《记事珠》有利可图,因为其中一篇《册封琉球国记略》,被一家叫“太平洋学会”的机构和几个学者认定,是失传的沈复《浮生六记》第五记《海国记》的内容。《浮生六记》被发现时,仅剩4卷残稿,随后出现的“全本”皆为后人伪造。假如这是确实,那就弥补了中华文献的空白。但是彭令并不满足于此,或者说,他对这种价值没什么兴趣,他兴趣的是自己能捞到多少钱。在这本《记事珠》中,记载了当今热点钓鱼岛,记载的时间是1808年,这就比日本人古贺辰四郎在1884年发现该岛早了76年,而后者正是日本主张对钓鱼岛拥有主权的理由之一。于是《记事珠》价值大升了,2010年12月20日,这本书被称作“钓鱼岛归属铁证”的书,在拍卖会上以1325万落槌。
        很有意思的是,拍卖时还搞了个“谢绝国外人士参拍”的噱头。当然了,如此“国宝”,关乎国家主权,没外国人什么事,只卖给中国人,并且是“爱国人士”。就好像曾经一个电影节上的争纷,某女演员不好好就问题讨论,只喝对方:“你是中国人吗?”讨论就到此为止了。只要是中国人,只要是爱国者,就赶快带着真金白银高价抢购这本《记事珠》吧!用爱国把“爱国奴”激将起来,让你甚至都没想到去搜索一下,其实只要简单搜索哪怕是“百度百科”,都能轻易发现破绽。
        即便《记事珠》是真品,抄录的《浮生六记》第五记也是真品,《浮生六记》也只是文学小品;即便撇开文学虚构的可能性,也只能说,这是钓鱼岛主权归属的一个记载,一种旁证,也未必可以当作主要证据,更不能说是“铁证”了。主权问题是严肃的,拿是非莫辨的东西作为证据,拿到国际上去,开国际玩笑,非但无助于国家利益,反是授人以柄。这哪里是爱国?是让世界在笑话中国,让中国成了没有信用没有尊严的国家,从而彻底败坏了我们民族形象。唯一的实际好处就是,“爱国贼”彭令(们)利用爱国中饱私囊了,拿到了大笔的钱。“爱国贼”的目的也在这个。

  评论这张
 
阅读(11756)| 评论(2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