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不当官就活不下去”  

2010-02-19 13:5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课,我总按习惯提前十几二十分钟到教室。但有一次却进不了教室了,因为里面的学生好像在忙活着什么。一个个上讲台,介绍自己,阐述自己对党的理解,原来他们是入党积极分子。一直到上课时间了,还没完。按我的脾气,我要说说他们,但是我说不出来。学生要求进步,道理上说并没有错,应该鼓励。虽然我有时候也觉得,在太要进步的社会里,堕落有时反是一种坚守,比如魏晋南北朝的“竹林七贤”,甚至比如《感官世界》里的那对淫男荡女。但是至少在现在,学生就业这么困难,即使是这些研究生,总不能去断他们的生路吧?
       当初,本科大学生都是“天之骄子”。这里有这些学生资质的因素,当初收的那么少,几百人收一个,哪怕只是上大专的,按现在的入学率,上重点大学都绰绰有余。当然我并不像许多人那样认为当年的教育多么好,实际上恰是很粗漏的,现在回头想想,都读了什么?我们所谓“有文化知识”,只是钻了“文革”太没有文化知识的空子,就像后来的“先锋文学”的地位一样。我是高考恢复后家族里第一个上大学的,所受到的宠爱可想而知。当时我有个长辈亲戚,当了不小的官,很疼爱我,其中重要的原因是他自己的孩子没有一个考上大学,这让他叹息扼腕。那年代,真是重视教育、重视科学技术、重视人才啊!连领导都去进修,考个文凭,给人感觉是没有文化就没有前途了。但是很快的,就开始“脑体倒挂”了,这还没什么,无论“脑力劳动”还是“体力劳动”,都是劳动者么,接着就是“官倒”了。“官”又吃香了,敢情原来所谓“重视教育”什么的,不过是一种姿态,本质是不会改变的。这种情况到如今,越来越严重了。一年前我有个亲戚结婚,喜娘的贺词都改了。本来是说生了孩子将来“会中状元”的,现在改成了“会当中央委员”了。
       其实,官本位的中国,本来如此。所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不过是面上的说法,里子的意思是“惟有当官高”。我早说过,中国文化,没有分清“面”和“里”,是永远搅不清的。中状元表面上指的是有学识,其实指的是打开了仕途。所以还是我们这里的土话说得直截了当:读书出仕。不“出仕”,还读什么书?所以有不少家长见孩子没考上大学,或者大学毕业了找不到工作,就大呼“书白读了!”中国人是极讲实际的,一如“养子防老”等等,应试教育、混学分、多拿证书、考公务员、作家顺从体制、乃至刚过去了的节日中的祭灶拜佛,都是讲实效的典型案例,其实哪怕在被当时报纸忽悠和历史学家误读了的不讲实际的“大跃进”、“文革”,无论上层还是百姓,都心里有算盘的,“立竿见影“是那时代的中心词。要中国人不现实,除非叫他死。最能够有效益的,就是当官。记得前苏联时有个采访,觉得“不当官就活不下去了”。这话很有点跟“没有文化就没有前途”同构的意思。而要当官,首先得入党。其实作为要求上进的入党,是值得肯定的,单是那为了入党而付出的努力,就能对社会大有益。在日本时,逢遇竞选,日本共产党总书记对着我鞠躬,单凭着这一点,就可以给他加分。我甚至想,如果我们每个人都争取入党,都为入党积极一阵子,我们的社会怎么说也会美好许多。哪怕是捐官,但要保证所捐用之于社会。但问题在于入了之后呢?当官,然后就捞,亏得多捞得多,把前面的损失补回来。
       其实入党也只是面上的,里子里的是“关系“。坊间有句话:“当官没工夫,只要天线粗”,没有“天线”,入也白搭。这“天线”,就是“关系”。就是当了“官”的,还需要拉关系拜兄弟搞圈子。所以现在的学生很知道“关系”的重要。曾听说大学里有一些女学生,瞄准了某男生疑似家庭背景好,合着请他吃饭,席间对他旁敲侧击,敲出果然,就进攻。她们还彼此订下协议,谁先攻下算谁的,大有刘邦项羽的味道,就不知是否会用刘邦那样的痞子手段,在中国这种社会,是不可能有合法竞争的。其所竞争的对象,最抢手的是当官的家庭,其次是当老板的家庭,老板也得把顶子染红一下。这些女生应该很清楚,自己争取,不如傍个好家庭。“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我当时年代流行这么说,可是好爸爸是上天给的,于是就嫁个好爸爸。现在的孩子太世故。
       我也不是不世故。人要活么!上世纪八十年代流行这句话,于是罪恶和卑劣在活之下得以合法。即使我可以毁灭,我的家人、亲朋好友总不能跟着毁灭吧?爱他们,就要他们过得好。所以对亲朋好友,我只能实行“双重标准“。这么说来,又想起了一件事:曾经和一个关系甚好的批评家聊,忽然发现对方是党员。我当场挖苦了其几句。对方愣了半晌,回我一句:你要是这样,就别在党办的杂志上发表作品。我无言。是啊,我还不要在党办的单位里吃饭了。无法想了,“水太清则无鱼”。其实,我自己家里就有几个党员,比如我的父亲。他是在那个尊重知识的年代入党的。那年代,有许多有才干的知识分子被吸收入党。也许问题不在于入不入党,而在于掌不掌权,比如日本共产党,在日本国民中口碑就很不错,搞得曾经日本民众认为日本社会党才是共产党。问题在于你是不是“官”,问题在于“官”。

  评论这张
 
阅读(1290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