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日本的“欺负文化”  

2010-04-24 16:28: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为《南方都市报》专栏写开栏语,说日本文化不是来源于中国,让很多人不舒服。专栏限定字数,何况不过是开栏语,只是把读者带入以后的系列文章。博客也不可能说得清,哪怕只是谈日语。这个语言,从语系上说,是属于阿尔泰语语系。日语是一种胶着语言,其文字,固然和汉字一样是表意的,但更是表音文字。那音,就是他们原来已经存在了的。日本跟大陆(还未必是中原)有往来,是到了弥生时代中期以后的事,而之前就有了他们自己的文化。语言固然是一种表达方式,但骨子里却是一种思维方式。日语的主语放在谓语之前,谓语在句末,这就是他们思维方式的体现。中国人不这么说,那是我们的思维方式跟日本人不一样,倒接近于欧美。我曾谈过这个问题。日语里的主语还常借助谓语的用法而省略,所以省略,有说话人的策略在里面。日本人这么切入问题,于是就这么说话,不管是用什么符号。
        很多我们熟悉的概念,在日本人那里,其实并非那么回事。比如之前我说过的“道歉”,中国人知道什么是道歉,所以频频让日本人为战争罪行道歉。日本人也道歉了,二十多年来,每一任首相都道歉过,但是彼“道歉”非此“道歉”。
        日本文化貌似跟中国相同,但有的只是借助你的“表”,比如文字,又比如佛教。汉传佛教传入日本,不仅没有改变日本民族原来的“好色”习性,反而无论哪个流派,都无一例外地破了“色戒”。原来这些外来的东西,本来就只是日本使用的一个壶。有的则是后来刻意摆脱,“去唐化”,另起炉灶了。以至于还搞出不可理喻的来了,比如反“唐茶”而讲“寂”、“侘”,把享受变成了寒碜,而且是自己折磨自己。所以就有些被中国人视为“变态”的,日本语中也有“变态”一词,但此“变态”亦非彼“变态”。没有搞清楚,就是长期以来中日关系理不清的原因。不要自以为日本文化来源于中国,而拿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来套的日本人。中国人甚至还可以套套西方人,西方人对日本人也是解读不了的,中国人和西方人都吃过日本人的苦头,都因为太会拿自己的逻辑套日本人。到头来愤怒,不服,都是自己的错:谁叫你把别人当自家人了?再次挨打,也是活该。
        听日本人说话,往往没有不入耳的。比如当年在日本,日本人常会对我说:“你们中国真伟大啊,五千年文明古国!”天知道他们何以这么说。他们还会说:“你们中国人真好,你们有雷锋!”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接受。可是他们会很真诚地说着,就像大江健三郎说铁凝的《大浴女》是十年来全世界最好的小说之一、莫言可比鲁迅,我想铁凝莫言心里一定惊讶:这个位高如山的人物,怎么会这么说话?日本人就这么说话。往好里说,是客气;往孬里说,是敷衍,或者其他。
        日本人讲“和”,一听,现在中国人一定脑门一亮:和谐!似乎确实,圣德太子的《十七条宪法》中就说:“和をもって貴しとなし、逆らわないことを尊ぶべし”,大意是“以和为贵、无忤为宗”。但是这个“和”又非我们的“和”。所以听日本人夸你,千万不要飘飘然,那样是会让自己很可笑的;同样,日本人哑不作声了,千万不要以为我胜利了。日本人奉行的是“不争论主义”,中国人则要辩个水落石出,“余岂好辩哉?余不得已也!”真理越辨越明,而日本人则有句话:这世界不是道理能讲得通的。所以中国人就是在杀死仇人前,也喜欢说一通为什么杀你让你死得明白的话,都要把对方送阴间了,还表明个啥?这与其是向对方表明,不如是对自己,给自己一个杀人的理由。而被冤死的人,其家人则要为他大吵大闹办丧事,因为死者的“理”没有被辨清,不能不明不白地了结。而日本人就是恨而自杀,也往往自己找个安静的地方解决了事。

                                                                           2

        要说和谐社会,日本可真是。整个社会笼罩在和谐的气氛里,大家都遵循着规则,社会安定,犯罪率极低。但是,又时时暴光出冲击性的事件。举凶杀事件为例,有的致死案件,简直就是推理小说家的作品,硬是给推到杀人的地步了,好像本来就设定结果非这样不可。其实本来原因并不巨大,不过是欺负。
        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一所中学发生了凶杀案,一个中国来的“残留孤儿”后代被打死了。所谓“残留孤儿”,就是当年侵华战败后,留在中国的日本人。日军败北,在中国的日本平民只得自寻逃路。有的流落山野,被中国人所收留,女的则嫁人,有了后代。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这些人得以回到日本,那些身上流着一半日本的血的后代也跟随赴日了。但是在日本社会,他们是难以被接受的,他们自己也难以适应。这个事件,在中国人圈里,往往被解读为民族歧视,即使被打死者只有一半中国血统,也毕竟有咱中国的血么!但我更愿意从性格方面找原因。中国人的性格,是不能受一点委屈的,除非实在没力量反抗,但是嘴里仍然是反抗的,比如“操你妈!”而日本人则相反。小孩家打架,并不少见,怎么会到了把人打死的地步?只因被打者不屈服,所以打得越很,就打死了。
        由野岛伸司编剧的片子《人间失格——如果我死的话》里的主人公大场诚也是不断被欺负,只不过,他是纯种的日本人。作为中国人,看这片子,简直是受尽折磨。一方面目睹了人性的黑暗和暴力,另一方面,也为这个受虐者的沉默而焦急。很多时候,他完全可以摆脱厄运的,只要他申诉,对父亲,对班主任,包括对误解他的人,也不至于如此受冤受屈。当然,他未必是完全没有表达的,但只是暧昧的表达。又得说到日本语言,它是具有暧昧性的。与其说是用来交流,不如是用来暗示。日本人习惯于不把话说得太明白,从善意的方面说,这样,向对方提出要求时,不至让对方太为难;而向对方表示拒绝时,不至于让对方太难堪。但是要说的意思都是在的,看你有心,还是无心。
        作为中国人,听这样的表达,常常无心,所以会发生误解。中日之间的误解,很多时候也是因为这种表达方式。当然跟日本人相处久了,也不排除渐渐被同化,说话也暧昧了,让人听不太明白,必须去琢磨。最典型的就算是鲁迅了,典型的有话不好好说,绕来绕去。这当然有现实不让好好说的原因,但也有掌握了曲里拐弯的说话技巧的因素。作为文学或者杂文那样的“准文学”,这倒别有味道。这是另外的话了。

                                                                                   3

        回头看那个大场诚。即便他不明确表达,他反抗,也不至于如此受难,直到最后被折磨死。作者好像是故意要创造这么一个不可理喻的羔羊,以他的苦难来反衬对手的凶残。野岛伸司无疑是编剧高手,之前看他的《高校教师》,就尝到了他的厉害,所以酒井法子才会曾经爱上他。但是,莫非他只是高超的编剧?作为中国人,不禁会想:真有大场诚这样的人吗?如此安排对人物的折磨,岂非太刻意?许多拉得很长又吊人胃口的电视连续剧都是这样,特别是日剧、韩剧,反显出拙劣来了。
        但是,野岛伸司并非那种高超的拙劣的编剧。他写的是日本人。日本人被欺负,确实往往选择不申诉的。日本社会讲究等级,但前提是上级能够搞定下级。你是上级,但对下级没有办法,也不能状告到老板那里去。那样,不但得不到支持,反可能被啐个狗血淋头:你自己的事搞不定,简直无能!被视为无能,在日本人那里是最糟糕的了,只要看看中国指涉德行的“指鹿为马”的故事,到了日本竟然变成了关于能力的故事,成了最恶毒的骂人的话“马鹿野郎”(“八格牙路”,直译:你这个连马跟鹿都分不清楚的家伙),就可以明白。
        在日本,有的会社雇了中国人,作为基层管理者的日本人往往搞不定中国人。日本人天生直笨,中国人又那么聪明,所以拿中国人没办法,只能生闷气。一开始,对领导顶牛,中国人还有点担心,会不会告老板,然后会被炒鱿鱼?但却啥事没有,老板一点也不知道。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欺负并非总跟民族歧视有关,中国人也会欺负日本人。
        日本人讲强者逻辑,你既然无能,就自认倒霉。所以那些被欺负者,只能忍气吞声。欺负者和被欺负者,共同造就了奇特的“欺负文化”。日本人的“忍功”确实了得,我曾写过《日本人的表情》,那是一种隐忍。但岂止是表情?甚至未必只是被迫,被欺负者不申诉,未必完全出于软弱,难说没有能够自持的得意。想想,受了痛苦,喊喊叫叫,算什么本事?能忍才是本事。夸夸其谈者是浅薄的,哀哀叫苦者是软弱的。一个人成熟,就意味着能吃苦,还有比能够忍受胯下之辱的人更打不垮的吗?我越是忍,就越了不起,甚至就越接近神,而你的暴力反而成就了我。这倒符合博克、康德们的“崇高美”了,只不过,博克、康德是往上打通“苦难”与“美”,日本人是往下打通“痛”与“快”。所以被欺负者甚至还会宽恕欺负他的人了,就比如那个大场诚,他还“阳光”了。
        但是忍,总有忍无可忍的时候。如此长久压抑,再坚强的心理也会崩溃。内心已经坍塌了,只不过不显山露水,只不过沉默,不为外界所知。于是,要么就是爆发,要么就是向内的扭曲,但这更是一种爆发,只不过内心的风暴不为人知。而那些欺压他人的人,也会空虚的,就像没有外压的人体,是要爆出来的。所以一些中国人看日本人貌似羔羊,就更加欺负之,中国人的习惯是能乐就乐、能占就占。结果,对方突然咆哮如雷,一愣:这日本人简直是神经病!
        或者,一个当得好好的成功男人,晚上跑到中野或什么地方的SM店让“女王”打一下,才舒服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7204)| 评论(3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