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谁在说“同文同种”?  

2010-05-02 10:2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和一个友人去办事,让他在某个地方等,我开车接他。车转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他,原来他躲在我不容易看到的地方。他以为他会看到我,可是不见一辆日本车开过来,敢情他断定我一定是开日本车了。
       “咦,你从日本回来,这么喜欢日本,怎么不买日本车?”他奇怪道。这纯粹是一种想当然。
       “哦,别克车是比日本车结实!”他又说。又是想当然。人类不可能穷尽任何经验,所以常常只能想当然。
       为什么不开日本车?倒不是坊间所说的害怕日本车不结实,我没那么保命,只是因为其好看,所谓“你要的都摆给你看”。日本的东西总是很漂亮的,包括文学艺术。从文学艺术角度,这是好的,“美”不等于道德,甚至可以不道德。但是生活不是艺术,我一直认为必须有“双重标准”。虽然我很有点“唯美”乃至“臭美”,但是对漂亮的东西,也总怀有警惕。比如日本人说我好话,我总将信将疑,至于不信,免得可笑了,甚至吃亏。当然也并非是对方阴险,我当年一个日本人老师,我在他手下时,他是很严格的;到了我不在他手下了,他的话就悦耳多了。我知道并不是我改好了,而是我们没有利害关系了。过去是师生,学生不努力,老师就跟着倒霉。既我们已不再是师生,我的缺点跟他就没多少关系了。日本人是喜欢“和谐”的,回答多是:“是啊!”“是这样啊!”虽然心里并不认可你说的。但是我知道我心里应该很清楚:老师不批评我,我的缺点仍然在。从我自身角度,给我吃苦药的人,其实我无论如何应该感谢他。
       日本人说话,总是让人舒服。哪怕是在民族问题、战争问题上,其实也并非都是难听的话,有的甚至很让人受用的。比如我们认为中日两国是“同文同种”,日本人也很承认的。其实,“同文同种”原来就是日本人提出来的。当年,日本军部就竭力鼓吹日本和中国是“同文同种”。日本人是如此喜欢跟中国攀亲,之“爱中国”,不仅是我之不能比,现在的“爱国愤青”,恐怕也就那程度。比如爱古代中国而弃认现代中国,现在许多人喜欢缅怀强汉盛唐,日本人也一样。日本人甚至更彻底,我们津津乐道“康乾盛世”,他们却只把明朝以前的中国看做文明的正宗,贬低满清的“辫发胡服”。有个学者叫本田四明的,曾经问中国船员:满清的庙堂音乐与古先王之乐有何差异?中国船员道:“此刻祭祀与文王一般。”并引朱熹作证。本田四明反唇道:“不待足下之教。四书集注,不佞初读之,疑礼学非孔子之意。已而广涉诸家,未尝知有谓古之乐犹存焉者矣。盖贵邦今上,由贲典以新制清乐邪?”中国船员仍坚持:“今清亦读孔孟之书,达周公之礼,新制未之有也。”本田四明仍说:“贵帮之俗,剃头发,衣冠异古,此何得谓周公之礼?而新制未有之。足下之言,似有径庭,如何?”
       在日本人看来,满族人入主中原,中国已荣光丧尽。据说,乾隆年间,一个叫关龄修的日本人,拿了日本保存的深衣幅巾和东坡巾向中国人显摆,说这是“我邦上古深衣之式,一以礼经为正。近世以来,或从司马温公、朱文公之说,乃是此物。”还故意问中国人:你们那里一定也有这样的服装吧?
       现在中国人和日本人打交道,也会遇到这种情况。所以很多人感慨:日本保存的中国文化比中国还多。
       日本人甚至爱惜“中国”这个称谓。1871年,中日两国谈判《中日修好条规》,过程中出现很有意思的插曲:日本代表团不同意清政府在条约中自称“中国”,只能写“大清国”。中国代表力争:“我中华之称中国,自上古迄今,由来已久,即与各国立约,亦仅只约首,书写大清国字样,其条款内容皆称中国,从无写改国号之例。”双方陷入僵局。后来还是李鸿章亲自出面,达成了协议:汉文的条约内写“中国”“日本”,和文的条约内写“大日本”、“大清”。但日本代表团在誊正时,在其所持的汉文本里,仍然用“大清”,不用“中国”。
       中国本就是中国人的,中国人称呼自己国家,你日本人凭什么不同意?但是日本人觉得他们有责任越俎代庖,不让满人玷污“中国”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虽然是中国人的女人,也是日本人的女人。
       既然不认可满清而认可那之前的,那么为什么之前也侵犯中国呢?实际上,在上世纪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的宣传也如出一辙:亚洲人被西方人统治了,我替你打,我们同是亚洲人,同是黄种人,我们把西方人赶走,让亚洲人自己管理自己。
       这种话是多么的好听,就像日本车之好看。也确实,当年日本人替其他亚洲国家把西方人赶走了,但是,管理亚洲的呢?是日本人——我代你管。弱国是没有选择权的,要么被西方统治,要么被日本统治。据说当初还有国家认为真的恢复了黄种人尊严的,就因为日本人也是黄种人。如果他们觉得日本人是自己家里人呢?比如认为跟日本是“同文同种”,恐怕更要认为被日本人统治的国家是自己的国家了。(那么被自己国家的人打了,你外国人比如美国人管得着吗?)当然在中国人这里,更有特殊情况:中国人历来自大,还爱面子,日本人一说“同文同种”,就想当然以为日本人臣服于自己了,于是像阿Q那样飘飘然了;而日本人也乐于这么认为:既然是一家人,那么谁当家不是一样?你的东西,不就也是我的东西?那些爱中国的中国人和觊觎中国的日本人,竟然殊途同归了。从这点上也可以看出,“爱国”和“卖国”仅差一步,爱国而昏慵者,很可能成为把国家拱手送人的卖国者。
       我反对“阴谋论”,但是我相信诱惑。比如一个人在大街上撒钱,路人为什么不捡?遇到这么傻的人,不要白不要。毕竟,谁也不是圣人,个人和国家都是如此。把别人想象成敌人是荒谬的,把别人想象成圣人,也是想当然,是可笑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8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