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日本人的道歉  

2010-09-01 20:4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忘记在哪里看到的,说日本旅游部门告诫出国的国民,不要随便向人家说“对不起”。
       确实,日本人有说“对不起”的习惯,“对不起”,几乎已经成了他们的口头禅。如果确实是自己做了错事,当然应该道歉;如果是给对方添了麻烦,比如问路,也无可厚非;但是有时候并没有什么错,只是平常的互相来往,也彼此“对不起”来“对不起”去的,未免婆婆妈妈,甚至虚情假意了;更有甚者,明明是我踩了你的脚,你却居然向我说:“すみません!”那勿宁是一种高姿态,让对方惶惑。久而久之,我也习惯道歉了,有事没事,就“すみません”,有时候自己也怪讶,问自己:为什么要道歉?你做错了什么了吗?
       其实,这里有个翻译上的误解,“すみません”不一定就可以翻译成“对不起”。比如对方踩了我的脚,他说“すみません”,固然有道歉的可能,学生把学校公共财物弄坏了,说“すみません”,固然也是道歉的意思,工作上出现了失误,说:“すみません、すぐ直します。”可以翻译为:“抱歉, 我马上修改。”但是这 “すみません”还有别的意思的,比如表示感谢。到别人家里做客, 主人为你端来茶水, 也多是用“すみません”来作答的。客人来访, 带来礼物, 主人通常是说:“まあ、すみません。”意思是:哎呀, 让你破费, 真不好意思。这里不用“ありがとう”(谢谢),这是强调了增加对方的负担、让对方受累,自己受之不该。日本人的这种曲折心理,中国人是不能理解的,往往通通翻译为“谢谢”。
       另外,向人问路也用“すみません”,这时候应该翻译成“劳驾”。向别人请托时,“すみません”就相当于汉语的“劳驾”、 “请问”、“借光”、“借过”等。比如通过过道,过道中间站着两个人在说话,就用“すみません”表示借过。但是这种站在过道中间说话的,往往不是日本人,日本人是不这么做的,他们会偏向一侧,通过的人就很容易从说话人的背后通过了,虽然他们也会嘟囔一句“すみません”,但彼此默契,顺顺畅畅。但如果两个站着说话的是中国人,则会把中间让出来,反而让对方的日本人不知所措了。中国人不明白,从人家中间穿过去,在日本人看来,是非常失礼的行为,就不是“すみません”能够打发的了。中国人自己就是这么大大方方从人家中间穿过的,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
       向人问路,或者让人让路,当然是让人受累;在电车上被人家让位,也是如此。但是如果你不懂道理,一个人霸占着两个人的位子,那么就会收到一句话:“すみません、少し席を诘めてくださいませんか。”直译是:劳驾, 请您稍稍挤一挤可以吗?然而这里的“すみません”,并不只是“劳驾”了,被说的一方立刻会惶恐、羞愧。说是让你挤挤,其实是提醒你自己看看占了多大的地方。这是客气说硬话。只是我们不懂。日本人喜欢绕着说话,中国人喜欢直来直去。我就曾经见到中国同胞被日本人这么“すみません”,没有听出味道来,以为日本人真的在跟自己商量,在请求自己呢,自己可以不答应,回答:“だめ。”(不行!)日本人则往往会又说了一句“すみません”,好像他请求错了,乖乖站着,其实在他心里,已经把对方贬到低处了。而中国人却往往以为自己胜利了,洋洋得意。中华民族,只有被拳头打倒了,才觉得是被打倒了。在外国的中国人所以被人鄙视,往往就是因为胜败观的大相径庭。
       谈正事,需要严肃认真的气氛,所以在开头,也往往会说“すみません”,这是要与对方保持适当的距离,或者引起对方的注意, 免得对方觉得你说话唐突了。“すみません”还用于打招呼。比如在饭馆吃饭, 要服务员来算帐,就用“すみません”。“すみません、勘定したいんですけど。”意思是“劳驾, 我要算帐。”算帐本来就是服务员的本职工作,让你来算帐,何歉之有?这里只是打招呼,只是随口说的。可见,被我们理解成道歉的“すみません”,其实并不那么回事。
       “すみません”在日本,是个频繁使用的词语,简直成了口头禅了。也可见它并不是一个郑重使用的词语。比如踩的不是我的脚,是其父亲的脚,可能就会说:“ごめんなさい。”语气深切多了。如果是受了上司的关照,则要说:“恐れ入ります。”更诚惶诚恐了。郑重表示道歉的说法还有“申し訳ありません。”用于正式场合,日本领导人在就战争进行道歉时,就用这个,中国人翻译为:谢罪。
       当然还有“失礼します”,跟“すみません”意思相近。里面有汉字“失礼”,中国人特别好理解,它偏重于表达跟社会规范不符合的道歉。
       日本旅行部门忠告出国旅行者的原因,据说是不要让人家理解成你真的做错了什么,需要负有责任了。有责任,当然就要承担,这种承担,在日本文化中属于“义理(ぎり)”范畴。鲁思·本尼迪克特将日本人的“义理”跟“义务”做了比较:同样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义务”指的是对其骨肉近亲骨肉或者对代表其祖国、生活方式、爱国精神的最高统治者所应尽的责任,是理所当然应该履行的。而“义理”则不同,承担“义理”上的责任,并非出于心愿,是迫不得已的,比如接受了太多人家的好处。
       跟日本人打交道的人,总会有日本人吝啬的印象,送的礼轻得令人难以置信。我父亲曾接待过来访的日本客人,礼物送上来,包得严严实实,打开一层,是包装纸,再打开一层,还是包装纸,打开了若干层,才终见庐山真面目:一把扇子。虽然那扇子做工无比精巧,但毕竟只是一把扇子。可真是礼轻情意重啊!“礼轻情意重”这种说法,虽是我们中国人创造的,但并没在我们这里落实到行动上。甚至当我们这么说时,往往含有调侃的意味。我们习惯于送厚礼,礼的厚薄,代表着情意的深浅。张艺谋搞的奥运开幕式,礼多重啊,重得像老农民接待客人。而日本人是极忌讳送厚礼的,这会让对方感到不堪重负,觉得你给他添了麻烦。他们不喜欢随便受恩而背上人情债,回恩于对方,也不超出受恩的程度。假如超出了,会被认为让对方承担了“赚礼”的责任。
       这样看来,日本人是很有责任感了?似乎又未必。因为“义理”是迫不得已承担的,于是就生出了躲避。比如对战争道歉就是一例。战争被审判了,罪恶被公之于众了,中国韩国等老是喊着要道歉,不能不道歉,怎么办?就道歉吧。在我印象里,近二十年来,几乎所有日本首相上任,都对战争表示过谢罪;英国人则统计:日本人在各种国际场合公开向中国道歉了十多次。一方面道歉,一方面又做出不同的事情,发出不同的言论,怎么理解?其实此道歉非彼道歉。哪怕是用上极郑重的“申し訳ありません”,也未必是中国人所理解的“谢罪”。 日本语最大的特点就是暧昧,看似说着这回事,实际上指的是那回事。
       据报道,前几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周一在东京的首相官邸接受了凤凰卫视记者的独家专访,“安倍表示,日本深刻反省过去的战争,今后绝不会重蹈战争覆辙。”我有点将信将疑。安倍会这么说吗?他反省的是什么?是“战争”还是“侵略战争”?这可大不相同。实际上,日本人一直把“侵略战争”暧昧为“战争”的。当年我住在东京大井町,JR车站前就有和平女神像,每年都会举行纪念仪式,反省战争。但那是反省战争造成大量的伤亡。广岛和长崎的纪念仪式,更是把目标对准了“原爆”(原子能爆炸),反省原爆造成的伤害。甚至,还有点暗转为对投下原子弹的美国的谴责了。
       中国人好像很少意识到这微妙的区别。中国人读懂日语,要比读懂英语难几百倍,虽然日语中有大量的汉字。原因是中国人自负,觉得日本文化来源于中国,想当然。十几亿人口,政府竟然选不出几个真懂日本话语的人,在对日问题上屡屡错判,屡屡被动,实在可悲可叹。
       一个在日本的中文作家写过这样一件事,在一个“中日战争”问题的讨论会的“二次会”,也就是会后在小酒馆喝酒再聚会上,几杯酒落肚,这些专家学者就口无遮拦起来。
       一个说:“中国人真有意思,总是没完没了地纠缠着我们道歉。”又一个说:“是啊,说到道歉,我倒想起西洋在禁止决斗之前,有一部《决斗法典》,规定如果一方冒犯了另一方,而又不肯道歉的话,就要用决斗来解决问题。中国人认为我们冒犯了他们,想要我们道歉,又不敢和我们决斗,只是在嘴上喋喋不休嚷个没完。”一个说:“我看中国人没一点男子汉的气魄,像个挨了打的小女人似的,只会纠缠着我们要道歉,撒娇地说‘你打了我,你要给我道歉,你不道歉我就不和你好。’”
       大家大笑。一个说:“我看我们还是对中国人哄着一点儿,就像丈夫哄老婆那样,说几句甜话,把她哄高兴了,自然就会听话的。”又大笑。又一个说:“男人和男人打架,打赢了是你的本事,输了是你没本事,根本谈不到什么道歉不道歉的。我年轻时有一次跟人打架,打不过人家,被人家痛打一顿。说实话,我倒很佩服痛打我的那位。男人打男人,是不需要道歉的;只有男人打了女人,才要道歉嘛。”一个说:“说的不错。我们和美国人打仗,就好像男人和男人打架,我们被美国打败了,只恨自己的本事不精,倒是很佩服打败我们的美国人;我们和中国打仗,就好像男人和女人打架,中国人被我们打了,不怪自己的本事不精,却只怪我们打人太凶了,太狠了,真是可笑。既然是打仗,下手不凶狠一些行么?”一个说:“中国就像一位怨妇,动不动就撩起衣服给人看伤疤,说‘你们看啊,我被好凶的男人打了,看看我这里,身上还留有伤疤呢。’”
   更大的笑声。“既然中国是女人,我们男人怎么能和女人一般见识呢?我们干脆就给她们道个歉吧,抚摸一下她们的伤疤,哄她们说‘打痛了吧,我来给你揉揉。真对不起呀,上次我出手重了一点,下次我会出手轻一点的。’”
       但这些话只在“二次会”上说的。在正会上,一般不会说。日本人有一种习惯,跟中国人形成鲜明反差,就是不争辩。所谓“只靠道理是讲不通的”。而中国人是受不了委屈的,是错是对,要争个水落石出,斗个泾渭分明。所以,我们老是指责日本人:你怎么不承认战争罪行?
       忽然想起一件老事情。曾经,我跟我的日本人上司吵架。也因为我中国人的禀性难移吧,非要争个是非曲直。日本人一般是不争的,挨了巴掌也自认倒霉。所以那上司对我的争,分外愤怒。他居然冲我深鞠躬,那奋力的程度,好像要把自己的腰拗断。他恶狠狠向我喊着:“すみません”、“ごめんなさい”、“申し訳ありません”,道歉程度不断升级。边上的日本人都吓坏了。这道歉,勿宁是要挟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905)| 评论(3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