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答某媒体“中日媒体报道地震灾难”问  

2011-04-09 07:5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5年,日本发生阪神大地震,我记得当时中国某家媒体,在报道地震时,还不忘发表一番议论,说是日本发生了地震,最先赶到灾难现场的是记者,然后才是抢险人员。如果在中国,一定首先是抢险救灾的解放军。当时也觉得挺有道理,但是仔细一掐时间,其实人家的抢险人员也未必比我们的解放军来得迟,只是记者来得更早而已。中国的媒体其实并没能去现场采访,用的是人家的采访成果,却还如此自以为是,不忘自我讴歌,足可见出不正常的心态。我还记得在此次日本大地震前新西兰发生了地震,中国某家媒体居然幸灾乐祸地喊叫:“新西兰‘震不倒’奇迹破灭了!”看来中国媒体如何报道事件,特别是如何报道灾难,确实是一个问题。
        我不是传媒研究专家,不敢谈这问题。但有人敢谈,那就是“知道分子”。媒体为了做节目,也抓住谁就是谁,比如现在抓我来谈这个问题。曾经,我也险些沦为“知道分子”,在一个城市的两家重要报纸上,同一天都有我的发言,一个是谈文学,一个是谈教育。两家媒体的编辑都笑了。我问自己,我懂得那么多吗?不要以为懂文学,就懂得其他艺术门类,甚至懂得所有的东西,虽然文科是万金油。当然有人确实是“专家”,端着专业的饭碗,所以就导致了此次日本地震海啸后,最初的夸大“核扩散”的谣言,以及造成的“抢盐风波”。这问题首先出在专家,专家把自己不成熟的看法(不是学术成果),发表到社会上,以专家的信用来影响社会,这是有问题的。还有就是拿他自己偏颇的看法。我认为应该允许个人有偏颇,但当你以专家(特别是科学专家,因为科学是有客观标准的)发言时,你就不能偏颇。
        这是专家的问题,媒体也有问题。媒体的问题在于喜欢选择那种抢眼球的专家。当然媒体也有它的难处,作为媒体,又不是专业机构,它不能辨别那些以专家面目出现的人,哪些说的是对的,哪些说得是错的。更有甚者,由于媒体自己不专业,在表述时无法表述清楚。这是媒体自身能力所限。
        当然媒体有的地方可以做得好一些,比如竭力不偏颇。我们媒体似乎很难做到这一点,喜欢随意提升,比如喜欢将“坏事变成好事”。于是我们就看到,哪里有了灾难,我们的媒体记者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在灾难现场上蹿下跳,俨然灾难是他们的舞台。当然,某种意义上说,坏事确实是最好的新闻,中国民间就把“事”理解成“坏事”,但是媒体如果意识到自己面对公众,就应该压制自己的兴奋,竭力客观。此次日本地震,日本的媒体就做得相对冷静客观,基本只报道事件,尽量不进行渲染,更不随意提升意义。我们几乎没有看到记者追着受难者问他们的感受,包括对政府满意不满意。日本是言论自由的国家,假如问他们,他们是不会像中国民众那样只能说“满意”、“感谢国家”,媒体也应该愿意刊登斥责政府的言论。但即便如此,在人家遭受灾难之时,还纠缠着人家是不道德的。旅日专栏作家唐辛子感慨:“我从来没有在日本的电视上看到什么‘感人’的画面。” “我只看到不断报道还有多少人需要救援,死亡人数又增加了多少,专家分析和官方发言人讲话,偶尔电视里会出现采访受灾者的镜头,但大都是安坐在避难所的避难者,他们说得最多的是:我们还需要水,需要食物,需要快些得到周围的信息……”即便是东京电力公司工作人员超时工作受到核辐射伤害,《朝日新闻》也没有报道其的“英雄献身”,只是表示关注其健康,并引用厚生劳动省责令该公司改过的发言。
  其实,这样的报道风格,在日本也并非自然形成。旅日作家刘柠曾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1995年阪神大地震的报道中,日本媒体“大量航拍扭曲断裂的高速公路、居民区一片火海,灾难片一般的残酷画面在很大程度上定格为人们的灾难记忆”,“而普通的救灾场景、基本的灾难信息反倒被忽视,这样的媒体伦理问题事后遭到日本国民反感而被大量批评,我想这次地震后日本的媒体多少吸取了之前的教训。”
        当然,我并不是说媒体报道不会有误,首先,日本政府作为政府,可能会逃避他们的责任,他们所提供的信息可能是不真实的。但是有媒体的监督。正如NHK驻北京记者北川熏所说的:“NHK是公共电视台而非国家电视台,也就是说,我们考虑最多的就是国民,最怕失去的也是国民。”当然,我也不相信日本媒体完全是公正的,他们也可能有私心。或者,在事件突然发生之时,在短时间内,信息也可能不准确,甚至相差悬殊,比如死亡多少,受灾面积多少。刚去日本时,面对日本媒体众说纷纭的报道,我确实感到无所适从,不像中国国内,发的是“通稿”。但是短期内信息不统一是正常的,倒是那种整齐划一的信息是可疑的。在信息畅通的社会,民众已经训练有辨别信息的能力,他们会用自己的头脑,在不统一的信息中作出判断。在那样的社会,民众是受众,同时也是审查者,是提问者。不像我们的民众,只是单纯的接受者。
        最后,我想谈谈关于媒体的境界问题。《环球时报》曾经有篇报道:《震级创下日本历史纪录,日本人冷静处理让世界感慨》,被日本网站2nn.jp翻译了,大部分日本网民表现出困惑不解。他们说:这不都是常识吗?还有人干脆说:这是日本人的礼节礼仪?这不过是孔子理论的实践而已。我们已经久入鱼肆太久,许多正常的东西,在我们反而值得惊乍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713)| 评论(1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