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论者不知写文章 法官岂能判文字?  

2012-01-31 00:0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写之前,我先声明,我不是“韩粉”,并且我不屑任何“粉”的作派,包括“粉”我的。又并且,我十分欣赏揭韩者的较真劲,还是那句话:在当今中国,较真几乎可以算是优良品质了。至少比“粉”者强,“粉”也可以,只是,必须讲道理。不,应该不讲道理……我似乎堕入了混乱。
        揭韩者的文章,每每让我看得点头称是,摆事实,讲道理。但是近来,我开始糊涂了。糊涂不是因为看到了非道理,而是太道理。逻辑是对的,道理是通的,但日本人有句话:这世界上的事情,不是靠道理就讲得通的。我一直怀疑日本人这么说,是出于狡辩企图。但是现在我发现,那是我浅薄了。这世界上的事情,还真不是靠道理就能说得清楚的,尤其是在写作上,更尤其是在文学上。我说过,文学自有它的逻辑,不仅指其价值体系上,还指其产生的特殊性。
        之前,《新京报》约我写篇关于麦田和韩寒的文章,谈谈看法,老实说,我并不能肯定韩寒的文章就是他自己写的。所以我去谈韩寒的影响力问题。但实际上,真实性仍然是很重要的,这是人类的天性,人对真实性的探究,简直可以说是不可遏制的。我不可遏制地还是去关心那些质疑的言论,其中包括一些我信任的人的。但我失望了。比如我看一篇被署名为“曹长青”的文章,里面列举了许多理由。如果这文章真是曹先生所写的,那么我只能表示遗憾。他说:“杯中窥人”涉猎广泛,提到列子、老子、李白、胡适、李敖、钱钟书,吴宓、叶公超等人及文章,还引用明朝晚期的记录名人语录的《舌华录》这种相当冷僻的书。韩文不仅提到中国古代名人,还说“也读过大量批评、赞扬美国的书”,甚至秀了个拉丁词。这对17岁的韩寒是不可能的,因为,“一个能在16岁以前涉猎那么广泛的人,必须是个非常勤奋的小书虫。但从韩父的《儿子韩寒》一书来看,其中没有任何他自幼就博览群书的内容;而且韩寒一直是个贪玩、不用功的孩子。”
        我不知道涉猎广泛,为什么必须勤奋?读书可以分为细读与翻阅,甚至我认为嗅嗅书的气息,也可以得到收获。有人会说我是神神道道,但读书与收获,本来就不是那么容易说得清楚。再说,涉猎也未必就是真懂,或者可以摘用其只言片语,甚至道听途说。我读中学时候写文章就被老师评为“涉猎广泛”,其实,只要一本“名人名言”之类的东西,就可以搞定。很多人,特别是写作者,青少年时期都有装B的习性。
曹文又说:“那篇文章实在并不高明,后半部份更是不伦不类,但文章表现那种对社会因有了阅历而产生的不满、厌烦和犬儒心态,完全不是尚未涉世的年轻人所应有的。”所以他下结论:“该文所表现心态、思维方式,完全不是少年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人在青少年时期就不能表现出对社会“不满、厌烦和犬儒心态”?就因为“尚未涉世”?那么“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又该如何理解?我自己在青少年时期就比现在愤世嫉俗和悲观厌世得多,我还特别嘲讽理想主义,当然,当时我毕竟年轻,所以正如曹文所说的,是“不伦不类”。
        曹文又质疑“新概念”比赛时,“如果我去应试,面对这么一个做作的‘怪题’,能否在一个小时之内写一篇涉猎这么多内容的文章?你可以说韩寒是天才,但作文是靠知识积累和生活经验等而完成的一个创造过程,不存在凭空而来的灵感。我是写了几十年文章的人,也被称为‘快手’,但‘快’是假的,表面的,每篇文章背后都有几何倍数的、读者看不见的思考立意,谋篇布局,层次结构,文字推敲等过程。而在一小时内,别提构思、用手写,即使今天在电脑上写,还可以迅速上网查资料,也是很难完成的。”这我也承认,从道理上说,写作一般是靠一定的知识积累和生活经验的,写作还必须深思熟虑,是状态累积到一定程度的爆发。但是只是道理上如此,并非不可能出现特例。正如写作是不可教的一样,该怎样写才能成功,也不可能一以定之的。那么,我只能怀疑质疑者是否真是一个有写作经验者?或者,在急于指责别人的时候,忘了反问自己?
        并非只有曹先生,许多质疑者都拿韩寒的语文成绩说事,我不知道这能说明什么?语文跟写作有关系吗?不仅语文科的阅读跟写作没什么关系,而且语文科的作文,跟写作也没有关系,甚至是反关系。也就是说,当你让阅读和作文考得了好成绩,本来你会写作,反而不会写了。只能说,这些拿韩寒语文成绩差来证明他不会写作的人,满脑子是语文教师的思维逻辑。还是浅薄的语文教师,我认识一些道限高的语文教师,他们已经认识到了现行的语文教学是毁人不倦,他们不是在树人,而是在毁人。
        其实,当初看麦田文章,我就觉得哪里不对,但是被他大量的事例所镇住了。再加上我爱民主、爱公正,乃至爱叛逆(我实际上不也是“民主粉”“公正粉”“叛逆粉”?)我不能自拔出来。后来,那种让我感觉不对的地方,被更多人拿来作为事例。比如说在记者面前的韩寒是木讷的,并非他文章中所体现的那样善谈,妙语连珠。其实,一个人说得怎么样跟写得怎么样是未必有关系的,很多写出洋洋万言的写作者,现实中都是木讷的;相反,很多夸夸其谈者,却不能写出一篇短文。如果要说道理,这道理其实很能讲得通:他用说代替了写,他的话,已经通过嘴巴说光了。
        当然,仍然有人说,有办法判写作真伪。比如西方人曾经用现代科学来检验《静静的顿河》是否是肖洛霍夫所写,比如句长分布,习惯句式,常用词,甚至还有人用更加精密的科学方法,来验证莎士比亚的作品,或者是达?芬奇的画作。看似科学严密到家了,其实是荒谬绝伦。为什么一个作家写作就必须有一以贯之的面貌?甚至,真正的写作就是在突破自己。我少年时代写的文字,跟现在的文字就有天壤之别,甚至,我现在一天之内写的文字,都不见得句式类似,该不会哪天我也会被指为被“代笔”?
        凡此种种貌似证据确凿,不能不令我失望。我不挺韩,我仍然渴望真相。我也没觉得他有多大的影响力必须让我挺他,事实上,在我现实的身边,几乎没有人说韩寒。但是我爱写作,我想为写作说些话。我爱写作,甚至甚于爱真理。一切真理,如果只能停留在说理的层面,那么就只能是玩逻辑游戏。可是现在这游戏似乎很有观众。甚至韩寒也玩起来了,他向法官要清白。我曾经因为作品被认为是“诲淫诲恶”,向法官要名誉清白,但是没有得到,那是因为我向法官要真理。即使法官伸张真理,能断文章之事吗?法官又不懂写作,只能是缘木求鱼。我敢断定,韩寒诉讼案,即使遇到公正的法官,结局也只能是荒谬的。不信,我们如果有幸等到《判决书》,可齐欣赏之,一定是奇文。
       但是,不诉讼到法官哪里,又能怎么办呢?写作者为作品打官司,是一个国家最悲哀的事。
       更可悲的是,大家都相信,法律能断写作事,乃至科学能厘写作事。

 

 


  评论这张
 
阅读(20548)| 评论(1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