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2012年的腔调  

2012-01-04 11:5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年前,每逢元旦,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总要播放《新年献辞》。当时播音员的声音至今还记得,就是如今还能听到的北朝鲜播音员的腔调。现在听起来,觉得怪了。
        2011年年末,结合所教的日本文学课程,在最后一节课上给学生放映了一部根据日本推理小说作家松本清张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就是上世纪80年代曾在中国公映了的《砂器》。片子是经过翻译配音的,其间,学生中频频发出笑声。这在前几届是没有出现的,今年所教的学生是“90后”,媒体曾炒作过“90后”已经上大学了,所以我知道。我很诧异,有什么可笑的?课后,一些学生留下来跟我合影,我问他们到底笑什么?他们说:那声音好像《新闻联播》。
        哦,确实像《新闻联播》的腔调。这是我们每天都会听到的,不仅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还有《新闻30分》;不仅是中央台,各地方台也是一个模子出来的(顺便说一下,连服装乃至发型都是)。我们并没有觉得怪异,即便是这些学生,不也老是听吗?也许他们是充耳不闻,只是这种腔调放在了文艺作品中,他们不能忍受。文艺应是珍藏在我们内心的柔软。
        但是想当年,把外国电影配音翻译,还被看作是中国值得骄傲的做法。那些配音演员,比如童自荣、丁建华、乔臻,都是我们崇拜的偶像,直到90年代,他们仍然有相当的人气。他们用他们的声音,喂养了几代中国人,乃至于90年代我到国外,看电影,没有了配音翻译,很长一段时间不习惯。顾着看字幕,就忽略了影像;顾着看影像,就不知所云了。顾此失彼,最后消化不良。所以每当这时候,我的爱国情绪就出来了:还是在中国看译制片好,那才科学!
        因为学生笑,不禁去留意了《砂器》的原声,还真是被“拿腔拿调”了。那是当年认为的必须如此的腔调。当然,那已经比当初播放新闻的腔调平实多了,但仍然做了“加工”。
        忽然想起,给前几届学生放映时,他们总要求不要配音,看字幕,听日语,当时也有点不理解,以为他们喜欢学日语了。现在想来,他们也许是想听原汁原味,也就是不要配音的那些腔调。只不过,他们不是“90后”,听着那些腔调,没有直接笑出来。而我,则是没有意识到。这就是“60后”跟“80后”、“90后”的区别吧!难道代际就这么划分出来了?我一直觉得拿所谓“x0后”说事是扯蛋,难道89年出生的跟90年出生的就截然有别?当年“70后”还可以成为矫情资本的时候,我就觉得,若论特征,70时代前半出生的跟60年代出生的比较像,而后半出生的才不一样,因为后者懂事时,80年代的风气已经荡然无存,扑面而来的就是唯利是图。但似乎世界的变化,有时候还真会突然出现拐点,就像在奇奥塞斯库时代,那个人首先喊出“打倒奇奥塞斯库!”就是拐点。当然从消极上说,就像生命走向死亡虽然混沌漫长,但是断气绝对是在一刹那,生死是有节点的。
        “拿腔拿调”,是过去时代的声音,因为过去的时代需要这样的声音来引领;或者说,要统一声音,不通过牧师那样“拿腔拿调”,如何征服受众,好让众人步调一致?“拿腔拿调”是一种“表演腔”,这种“表演腔”也叫“话剧腔”。话剧已经消失很久了。话剧兴盛的时代,往往是“大时代”,所谓“大时代”,就是一小撮人喊着“阿Q同去!”阿Q们跟着去的时代,比如“五?四”时代、“大革命”时代、“抗战”时代、“建设新中国”时代、“文革”时代、“改革开放”时代。不过“改革开放”时代有所不同,既然是改革,必然从权威规划蓝图开始,到权威自己出局结束。这个时代让话剧兴盛,同时又让话剧死亡。现在,话剧只能在“小剧场”演出了,有人会说,你不是认为文学回归到小众才是回到文学本身吗?但是话剧不一样,话剧的演出是需要人气的,需要观众,需要大场面,需要一呼百应,需要轰轰烈烈。话剧离开了大众,还是话剧吗?
        2012年元旦,上午,在我所生活的城市,一个诗歌团体搞了一个诗歌活动,我又想起了腔调。某种程度上说,诗歌跟戏剧的处境类似。诗歌这些年也衰弱下去了,是否也跟腔调有关?有人说,诗歌衰弱是诗人躲进了个人小天地,但问题在于,如果企图为时代发言,是否又“拿腔拿调”了?一个诗人对我说,他已经解决了“拿腔拿调”的问题,但是,不“拿腔拿调”还是诗歌吗?这似乎是整个文艺的问题,文艺就是要“拿腔拿调”。包括小说,我觉得当今小说所以不如人意,就因为缺乏诗的精神。古希腊人把一切文学样式归在“诗”的范畴中,是极有道理的。那么,不也是要“拿腔拿调”吗?
        话说回来,日本人说话,其实也够“拿腔拿调”的,也许是世界上最“拿腔拿调”的。电影《砂器》中的对话,虽然不“拿腔拿调”,但也不是全部不“拿腔拿调”,而画外音却完全是拿腔拿调。这是个世界上最恶心的民族,但也是世界上生产最璀璨艺术的民族。
        也许重要在于,拿的是不是让一个时代接受的腔调。
        1990年代,我从国外回来,发现中国人腔调变了,都用王朔的腔调说话。
        2000年代,王朔又出来说话了,他的腔调就让人觉得“搞”了;同样的,一批喜欢用类似腔调叙述的“新生代”小说家过气了。
        2000年代,中国人接受怎样的腔调?想不起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不接受“拿腔拿调”,中国人再不需要人家来引导了。
        2011年代的中国人,当然应该仍不接受“拿强拿调”。但是我很犹疑,因为我看到一些曾经被公众唾弃的东西,沉渣泛起了。比如绝对不能接受《新闻联播》腔调的“90后”,他们不认可主流价值观,厌倦教科书,但是当他们与人争辩,搬出的仍然是这些。
        2012年,据说是“世界末日”来临的年份。末日来临是很吊诡的事件,它让人绝望,但是同时也可能出现“救世主”,出现惑众妖言,出现让我们无法察觉的“拿腔拿调”,我们许多人都曾接受过的腔调。

 


  评论这张
 
阅读(66845)| 评论(2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