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希望   

2012-12-19 11:0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完一部小说,不停地改,不停地改,已经几个月了。本来已想交出去,只因责任编辑说:现在的跟之前的大不一样了!当然是指好的不一样,于是又再接再厉,继续改。算上最初构思时,一边构思也是一边改,然后是写,一边写也是一边改,已经20年了。
        记得巴尔扎克有篇小说,里面的画家也是不停地修改他的画作,最终越改越糟,一塌糊涂。但是在改的时候,谁也不会相信越改越糟的。我早年画画,也喜欢修改。好在画的是油画。有时候说好画了送人,画好了,仍然要改,一直改着,都不舍得送出去了。要不是对方逼要,恐怕这画要永远留在我的身边了。把画送出跟把文章送出不同,文章送出去,还可以看到,画送出去了,就好像把孩子送给别人。
        我承认我有“修改癖”,这“修改癖”,我也知道不好,但是改不了。(有意思的是,这也是“改”,却改不了。)说是还有一种叫“构思癖”的,这个我也有。“修改癖”和“构思癖”有共同点,都是不想将愿望断送。它们都出于一种心理:期求完美,归根结底是“完美癖”。有“完美癖”的人总把希望寄托在未来:现实是不好的,未来是好的,殊不知未来成了现实,也不好了。但是未来不好又有什么关系?只要相信未来会好就行。
       完美真的存在吗?没有。但是修改的人却不这么想,就像我们分明知最终的归宿都是死亡,但是仍要“棺材里面拉胡琴”;明知完美不存在,但也要竭力做到尽善尽美。这是生存智慧。但这智慧似乎又跟生存没关系,生存就是活着,但完美不是指向吃喝拉撒,而是指向精神,是高级的生存,生存的格调。
        修改文章历来被视为美德,人们以此来标榜自己,只有少部分装B的人声称我的文章是一锤定音的,一写就是杰作,改我一字,男盗女娼。这样的人是不被信任的,这里出现了有趣的悖论:按说修改才不被信任,但是修改关于认真,却恰被信任。
        但是又一个矛盾出来了:韩国美女许多是整容的。我在日本时,我座位后面坐着一个韩国女孩,当时没有看韩剧,现在想起来,她就长着金喜善的脸,估计是整容的。前一阵看报道,金喜善的孩子因为长得不好看,遭到人们的奚落,说可见金喜善的种原是如此,她的美是假的。但,既然修改文章是美德,整容怎么就不是美德呢?文章是改出来的,美女当然也是整出来的,天经地义。再说,化妆不也是轻度的整容吗?穿衣戴帽不也是妆扮吗?若是追求真,你真的愿意接受真?再往外说,礼貌不也是一种伪装吗?不礼貌,你受得了吗?我承认我宁可接受虚伪,也不接受真实。你对我不好没关系,你不要在我面前表现出来,你更不能骂我。那是对我的侮辱。其实,背后骂也是侮辱,但是似乎没有人视为侮辱。侮辱往往指当面的。
        其实,美就是整容,就是化妆,就是虚伪,就是虚无,总之,美就是一个大忽悠。但是这忽悠是必须的。真相是残酷的,我们需要慰籍。哪怕永远到不了天堂,只要我们一直在趋向天堂。
        完美心其实是宗教心。我曾经说过,写作就是我是的宗教。许多人觉得我不应该跟宗教有半毛关系,许多人以为我应是放浪的,却不料做起事来,我还挺认真。我觉得做事就要认真,我也喜欢跟认真的人一起做事。要么就不做,做了就要认真,哪怕做偷鸡摸狗的事,也要认真去做,做了,就要希望做好。当然,前提是你想做这事。
        许多人看我的作品,觉得我是看不到希望的人,我也觉得自己是。但是无希望的人也不会去写作了,去写,就说明你心中有希望。你越把写作当一回事,就越是潜意识在希望着。也许,是像鲁迅那样,在无望中抗争。

 

  评论这张
 
阅读(638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