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真”的姿态(唐诗人作)   

2012-07-04 11:0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陈希我的文字总使人“兴奋”,这打引号的“兴奋”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激动;二是躁动。他说出了我们想说却说不出来、无力表达的话,于是心情激动;他道出了我们不敢言说、甚至不能言说的“秘密”,于是心情躁动———不安。前者也许是高兴,后者也许是激愤。高兴可以至于连声赞叹,激愤却可以至于感慨和自省。这体现于《真日本》,一种写作姿态的“真”就具有如此的魅力。

  《真日本》集合了陈先生近年来涉及日本的文章,它们都是作者“长期回避、抵抗、孕育之后的产物,是痛定之后的结果”。陈先生说,这种沉淀更接近于“本真”的日本。

  本人未去过日本,因此不知道何谓本真的日本,但是读过《真日本》,却可以知晓陈先生所谓的“真”是何意,以及这些真表现何在。我们可以说书中文章所涉及的内容是接近真实的日本,但我更愿意言说他的另外一种“真”,即一种写作姿态的“真”。这种“真”或许比材料、内容的真实更具意义。它的重点不在于谈论了多少真实的内容,而在于用“真”的姿态将真实的内容讲述出来。

  这种姿态不叫客观,比如不是摄像机般的记录,摄像机的记录看似客观,其实隐藏了严重的问题,它没有力量。记录资料的选择和观看记录的观众心态都会使这种“真”失去魅力,最终也只能是沦于虚和假。而陈先生看日本(其实不仅是看日本,其他的文字也如此)的“真”姿态,却因为不忧惧其他而显得富于力量。他不追求认可,因此脱下了期望和幻象。人总是把“真”等同于自己所愿意看到的,或者等同于“大家”所看到的———前者被自己蒙蔽,后者被空洞的“大家”所蒙蔽,这样的“真”只能是容易被人接受和受人喜爱的东西,而显然这并不叫“真”。书中《罗生门下》一篇中也谈到这点。陈先生克服了自己以往那种被环境灌输造成的成见,从而也从至今仍然流行的日本看法中脱离出来。在不认可自己先在观念和不屈从大众观念的视角姿态下,如此看日本难道不更接近于“本真”吗?

   这姿态的“真”清晰地表现于文字中,他用了一种比较的眼光。这“比较”可能不是特意为之,更可能是因为作者自己的经验使然,让他在看日本时始终不离中国。看日本,也看到中国,于是“真”的姿态就呈现了双向的锋芒。这“真”就不仅仅剖析了多数人看不到的“真日本”,而且透视了多数国人看不到的“真中国”!“真中国”是“真日本”的潜性存在。而且,因为这“真”的独特,陈先生的“双重见证”比一般的比较叙述更具魄力。

   这份魄力明显在于一种对国人丑陋面的揭露和对日本文化中优性部分的欣赏。这样的比较让许多人受不了。但让人受不了却又是陈先生“真”姿态的体现。陈先生说:“我写的日本,让许多人受不了,但这就是真!”我对有人受不了这份“真”而觉得纳闷,但想想如果没人受不了,那“真”或许又要成为其他的含义了。陈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还说:“人性习惯于把优点归于自己,把丑陋推到别人身上。”这些感觉“受不了”的人就是被这习惯性的人性拘束了,于是,拒绝理性,拒绝全面地认识自我,也拒绝学习别人,因而自高自大,以至于自以为是、自欺欺人。这些人要是进入日本澡堂的话,是不会害羞的,尽管他们眼神迷离、举止猥琐!

                                                                                           (原载《羊城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17771)|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