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正当岂能为邪恶买单?   

2013-12-05 15:50: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一阵一则消息震惊了网络: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持假护照欲赴加拿大,在深圳闯关时被截获。根据他交代招生等问题,涉案金额达数亿元,中国人民大学的前校长秘书胡娟也被免职协助调查。
        这消息令人震惊的是其数额,一个高校处长,涉案金额竟然达到数亿!以前我们都以为只有政府官员才能贪污到这么庞大的数目。就连我这个在高校的人,都没有想到,直疑心是报道写错了数字。教育腐败问题一直被揭露,但大家更关心的是教育的主体:教师。其实在高校,教师再怎么,也只不过是教师。所谓教授治校,只是画的饼。学校的资源是掌握在权贵手里的。当然有人会说,蔡荣生可是招生就业处处长。说这话的人应该知道就业的猫腻的,他指的应该是招生。其实招生,看似被定得很严的,不能不正当办理,但并不是这么回事。善良,其实是不得不善良的中国人民都相信,高考是相对最公平的了,但其实并不公平。以权贵子女的分数划分数线,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近年来更有自主招生之类的名堂。但这一切又是以正当的面目示人的,就更有欺骗性。局部腐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制度腐败;制度腐败也不可怕,就怕以正当的面目。正当,有多少罪恶假你之名?
       再比如后勤,谁都知道学生的钱好赚,在学校经营就是垄断经营。但教师是没有一点发言权的。所以什么项目给谁承包,教师是没有发言权的。这些承包者也根本不会顾及教师的意见,当然更不会顾及学生的意见。所以,在校园里经营的服务业是最霸道的,无论是银行,还是超市,还是食堂。如果在校外,它们可能就倒闭了,但是在学校里,它们仍然可以吆吆喝喝,颐指气使,丝毫不担心没有消费者。        
        就说食堂吧,学校的食堂一直是不如人意的,但很多高校食堂都要求学生自行收拾餐盘。当年我在北大食堂就看到,人大食堂没吃过,应该也差不离。所谓“自己收盘碗,方便你我他。”学生吃完,必须自己端着餐盘,拿到指定的地方,才由食堂工作人员处理。这本来是个好的举动。每到高峰期,食堂工作人员往往要紧张收拾桌上的餐盘,时时还会因来不及而堆积。但是我总觉得什么不对。这“方便你我他”,其实是方便了“我”(经营方),并不方便“你”(消费者),而是奴役了“你”,再顺便方便了“他”(其他食客)。凭什么让学生自己收拾?学生不是消费者吗?难道可以要求消费者自己收拾碗筷?
        也许有人会说,国外麦当劳也是自己收拾的餐盘。是的,我在国外时去麦当劳消费,确实自己收拾餐盘。回国后一度也自己收拾,每每引来奇怪的目光。那年和一群国人去香港,进麦当劳,国人吃罢撒手就走,结果人家叫出声来:“能不能把餐盘收拾一下?”国人普遍茫然,乃至愤怒。凭什么让消费者自己动手?在国内都没有这个要求。理由很简单,在国内,麦当劳价格是卖得很高的,在国外卖得很低。价格决定服务。
        当然,学校食堂让学生自行收拾餐盘也不是不可以,那么拿什么回报学生?是价格?似乎不是。学校的食堂也是不便宜的,曾经某个省还发生过学生因为食堂太贵而垄断,愤而砸食堂的。在赚钱上,食堂的经营者是不可能让利的。那么又是拿什么呢?卫生?也未必。环境更不用说。那么还有什么呢?似乎没有。
        也许有人会说,不能这么看问题,学生嘛,就应该锻炼锻炼,培养他们的情操。锻炼,不错,但锻炼不是奴役。再高尚的理由都没有用。道理很简单:你可以要求自己高尚,但不能要求别人高尚;你可以自己献身,但不能剥夺别人权利。用教育来强迫人,是人类历史上最隐秘的邪恶。当年英国贵族学校伊顿公学以体罚学生闻名,就是大诗人雪莱上过的学校。学校给出很是冠冕堂皇的理由:鞭子之下出绅士。当然我们可以说雪莱是打出来的,但雪莱却不这么想,雪莱一生的负面气质不能不说跟这种教育模式有关。那些操鞭者,有多少是假正当之名泄愤欲的?甚至根本就是以施虐为快乐。但是他们都假以高尚的教育之名。当然作为诗人,也许还真是歪打正着了,无负面即无文学,无压迫就无写作。但这不能让虐待者成为高尚者。造就出诗人之地是耻辱之地。
        那些食堂,以锻炼学生为名义,以培养公益意识为借口,实际上是赤裸裸利用学生干本应经营者干的份内事。
        有人说,国外有“义工”制度。是的,我儿子在国外读书,就被要求要完成多少小时的义工。这是好事,我鼓励他。但那是在一个制度健全的社会。在那样社会,慈善成为可能。恶有制度抑制,所以行善才有了基础。而在我们这里,善款被贪污,善心被奸污,行善成了为邪恶买单。如果一味地行善,就可能纵容作恶。同样的,如果我们相信了正当,就相信了蔡荣生等人,他们的罪恶才有了操作的空间。
        更可怕的是,现在的孩子绝对不是傻子。他们是参透其中猫腻的,只不过被号召,你有权力,我不得不听。这样,他们将来一旦掌握了权力,他们也会这么做。甚至,因为曾经被强权而变本加厉。
        在邪恶中国,“正当”是应该受到足够怀疑的。理由很简单:假作真来真亦假,正为邪来邪亦正。凡事必须问个真假,如果问不出所以然来,那就当其假。当然我可以当圣徒,我可以左耳光被抽了,右耳光也送出去抽。但前提是我有个明确判断。如果对方明确是恶人,我可以献祭;如果对方是还假好人之名,那么我绝不迁就,迁就就是纵容,就是行恶。自从汶川捐款之后,我再不响应来自体制的捐赠了。有人说这是自私,是的,确实是自私,这很不好,但在正邪难辨的世界,自私就是为自己负责,从而对社会负责,对别人负责。
        不知是否有人发现,在中国中饱私囊者,很少是名码实价的自私者。他们基本是跟官方勾结,以官方的正当性掩盖他们的私欲,在正当之下谋取巨利。这是中国特色,于是对自私,也要有特殊的判断标准。提倡明码实价的自私,就是提倡明码实价的竞争,就是去除官商勾结。自私是改变中国的第一步。











  评论这张
 
阅读(15816)|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