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南方周末》专栏“出中国记”之:签证   

2013-06-10 09:1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小说《移民》设计封面时,我建议用护照上的签证页作为背景。这一页,会让几乎所有递交签证的人心跳加速,继而忐忑烟消云散,觉得之前的所有折腾算是值了,或想着其实也无须那般折腾。这是同一回事。
        办儿子留学加拿大,照例是折腾得很。折腾主要是两方面:资金和移民倾向。所以要资金证明,是为了保证学生能在留学国学习和生活下去。当年我去日本,中国还很穷,日方规定申请人必须找日本人作经济担保。后来外务省发现很多担保人是子虚乌有的,什么山田,什么铃木,全是杜撰的,于是追加担保人提供“印鉴证明”,这印鉴是日本人的命。但中国人是难不倒的,于是又被要求提供学生自身在国内的存款证明。这也难不倒咱,借一笔钱存进去,开了证明,再把钱取出来。于是“老外”学聪明了,要求存一年以上,并且还要体现资金来源。
        都说中国人有钱了,但仍然像穷鬼一样被怀疑。那年,我被ENGLISH PEN邀请参加文学活动,不是作为中国官方团体,无法利用官方资源,只能自己解决资金信用问题,就也得出示银行存款证明。虽然邀请方也算是权威机构了,但只是文学的,政府是不能“文学”的,我仍然必须自证不会赖在英国不回中国。我当然不会赖着不回,我是中文写作者,我的“场”也在中国,但没有用,哪怕你是作家,哪怕你是知识人,一概是中国人。中国人首先被设定为贼。我不禁想:如果将来我被逼出走呢?如果我不用特殊方式,比如寻求政治庇护,这些自由的国家是否会免除我的资金证明,给我签证?
        另一个折腾就是移民倾向。我的弟弟移民在加拿大,这使得我儿子有了移民嫌疑。有中介支招:不要暴露我弟弟。但我儿子要住在我弟弟家里。那么,就找个寄宿家庭罢。但不要说费用要增加不少,隐瞒家庭成员就是造假,如果被发现,那将永远被拒签了,去其他国家也会受影响。那么,就面临着如何让签证官相信你不会移民的问题。
        当年我去日本也遇到这难题。必须说清楚为什么要来日本?当然因为日本好。那学成之后呢?当然要写回国,不写回国是绝对签不下来的。但日本既好,又为什么要回去?让脑袋聪明的中国人也伤透了脑筋。就说要把自己的祖国建设得更好吧!这种说辞如同小学生作文一样,自己都不信。
        好在现在老子中国人有钱了,这倒是一个理由。我儿子用来打消签证官顾虑的理由就是在中国生活条件优越,独生子女,爹疼娘爱,还有爷爷奶奶疼,外公外婆爱,只差直接说“万般宠爱在一身”了。一个本来的恶道理,竟然成了打消顾虑的好理由。
        还准备了我的护照,那里有我的按时归国记录。父亲没有非法滞留历史,儿子也就少了嫌疑,这是“血统论”,类似于“连坐”。虽然有点荒谬,但我也只能遵从。恰好这时,一个前辈诗人组织一个团去国外,邀我同行。我本来是懒得动的人,竟欣然答应了。但后来邀请方又精简名额,我就被精简了。但诗人仍然很抱歉地把自己的丈夫保留住,因为她丈夫需要签证记录,以便来年去美国探望儿子。其实她丈夫在文学上也很有成就的,即使没有,难道丈夫会撂下妻子躲在美国?但签证官是不管这些的,中国人即是老虎,必须预先将其关进笼子。当时我委实不痛快了一阵,多少觉得那诗人境界不够。但过后想想,我的境界又高到哪里去?可怜中国父母心,我们都是可怜虫。
        把儿子签证材料递交后,焦虑就开始了。一周不见消息,两周不见消息,禁不住检讨起所送的材料来了,是否有什么瑕疵?或者是遇到了认死理的签证官了,祈祷着被送到好心的签证官手里,上帝保佑!行行好……渴求,哀求。我平生尽量不求人,只因还可以压缩需求,但孩子的前途是不能压缩的。猛然感觉屈辱,为什么非得削尖脑袋去钻人家的国家?如果说当年我出国,是因为中国太穷,要讨生存,现在中国不是已经富裕了吗?
        关于签证,我一直有着不妙的预感。当年我抱着屎色的护照在东京入管局第一次续签,就被拒签了。我的担保人确实是买来的,才来日本半年,本来就不是左右逢源之人,又不喜求人,自然就找不到担保人,只能像绝大多数人那样去买。因为是买的,说起担保人名字就穿帮了,护照被从签证台丢了出来。我还不明白,或者没有反应过来,或者不敢相信,或者还抱着侥幸,甚至想乞求对方可怜我,还愣着,直到签证官又丢出一句:“滚回中国去!”
        我当然不可能回去,离签证到期还有两天,赶紧再买个担保人,送签。签证是过了,但这噩梦一直纠缠着我。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预想来揣测我的人生,其最坏之最坏者是作品被毙,签证被拒是否算其次?前者不是我的错,但后者就难说了。我曾说过,这世界上的不幸不是人家对你不好,而是你自己确实不配。很多时候,我的痛是无法辩驳的痛,因为我确实并非无辜。
        我坦承,送孩子出国留学,我确实是有“贼心”的。我确实希望达到移民目的,好让我的孩子、我的子孙后代得到许多国家的免签,从此免除签证之屈辱,以及混签证之罪。

 

 

 

 

 

 

 

 

  评论这张
 
阅读(40831)|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