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审判长,可以为《冒犯书》解密了吗?   

2014-04-20 09:1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审判长,可以为《冒犯书》解密了吗? - 陈希我 - 陈希我
 

        新的《保密法实施条例》3月开始施行。我很惊异其中终于有这么一句话:“不得将依法应当公开的事项确定为国家秘密”。
       自从当年《冒犯书》诉讼一、二审皆告失败,我一直处在憋屈中。与其是愤怒,勿宁是憋屈,因为我是很柔性地被告知案件属于“国家机密”,不予公开审理。
      其实在之前的听证会上,我询问《冒犯书》为何被定为“禁止进境印刷品”,海关回答是“有关部门”确认的。我请求查阅该“监管函”时,就被告知“监管函”属于“国家秘密”,只能海关内部掌握。(之前他们说过是因为“性描写”,被我反驳后就不说了。)我以为在法庭上可以把这问题弄明白,于是起诉。但在开庭前,我忽然被告知:案件不获公开审理。
       我知道这是为了阻止媒体和公众介入,我也无所谓,我只想知道为什么禁我的《冒犯书》?
       照样上庭。
       在市中院的审判庭,我仍问同样的问题,因为这是根本的问题。于是,一段经典对话发生了:
      我:海关你为什么查禁我的《冒犯书》?
      海关:这是“国家机密”,不能告诉你,我们已告诉法庭。
      我:审判长,海关为什么查禁我的《冒犯书》?
      审判长:这是“国家机密”,不能告诉你,我们会依法判定。
      于是控辩完全无法进行了,庭审草草结束。律师辛辛苦苦准备的一大叠材料,全无法用上。我想律师也很憋屈。
       结果败诉。
       我不甘心,向省高院上诉。开庭,同样的一幕:
       我:海关你为什么查禁我的《冒犯书》?
       海关:这是“国家机密”,不能告诉你,我们已告诉法庭。
       我:审判长,海关为什么查禁我的《冒犯书》?
       审判长:这是“国家机密”,不能告诉你,我们会依法判定。
       当然又败诉。
       于是我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这是我平生没有的,有人说,我是典型的无政府主义者。这时候可笑地要找政府了。我承认我很可笑,但人到无路可走时很容易姑信青天。
       我还真钻进去研究了《保密法》。我提出:
       一,《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二条明文规定,当事人应当对证据进行质证,质证的逻辑前提是要先看到证据。当《行政处罚法》遭遇《保密法》,在《保密法》面前,《行政处罚法》是否成了一纸空文?
       二,即使是“国家机密”,是否也有个涉密范围、密级、保密期限等界定?我曾在两审法庭上提出疑问,但法官们都不予答复。
       三,一项文件、一个数据是不是保密由谁说了算?是应该经过法定的程序,还是由权力机关信口雌黄?甚至这机构还不露脸,只是以“有关部门”出现。这样,是否会造成权力机构的暗箱执法?各级政府是否会以保密为借口,拒绝公开政府各种信息?这样的《保密法》是否会跟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精神背道而驰,防碍政府政务公开的承诺和落实?
       四,当公民对“保密”的判定持有异议,是否可以提出质疑?虽然《保密法》规定,对是否属于国家秘密和属于何种密级不明确的事项,产生该事项的机关、单位无相应确定密级的,应当及时拟定密级,并在拟定密级后的十日内依照有关规定申请确定密级,但这里可以提出确认申请的只是“机关”、“单位”,而非公民个人。是否只有行政机关才可以请示、申请确认密级?这样是否会导致让确认密级的外部行政行为演变成内部行政行为?
       问了好多,寄出去了,石沉大海。青天原来是青光眼。
       难道《保密法》是私法?
       但我应该道歉,是我太心急了,这不,青天并非青光眼,青天其实一直在运筹帷幄,政府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虽然慢了点,但中国之大,人口之多,民风之刁,是不能不深思熟虑、谨慎从事的,比如官员财产公开制度。慢慢来,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  
       终于,有了。新的《保密法实施条例》颁布了。
       现在,我重新燃起了希望,对我们国家的未来充满了信心。我想问当初的福州中院和福建高院的两个审判长,当初海关查禁《冒犯书》的理由可以解密了吗?
       这个问题问不问出来,想了很久。至少在新的《保密法实施条例》颁布起,就想问了。也许有人会觉得我仍陷在那个事件里,纠缠,但我想,人是不能莫名其妙被审判的。我确实纠缠,要不然我的所有文字也不会是这种形骸,虽九死犹未悔。说是执着也好,说是认死理也好,说是有洁癖也好,说是只配去另一个活也好,说是炒作也好,说是追问也好,说是纠缠也好,我全认了。也许审判机关会觉得我难缠,是啊,你们最好面对一个不难缠的审判对象,那样你们就可以随意审判了。
       我是否还有途径讨回公道?我询问了几个法律界朋友,说法各异。网上应有高人,有人可以给我支招?
       同时,我也在这里公开聘请律师。

                                                                                                     (本文为网络博客专栏而作)



  

  评论这张
 
阅读(23465)|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