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致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公开信   

2015-04-13 21:53: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篇旧文:致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公开信 - 陈希我 - 陈希我

 


按:君特·格拉斯先生去世了。“中国”又失去了一个“朋友”。有媒体找我采访,我无话可说。忽然想起多年前的一篇旧文。不是鞭尸,实为想起一桩旧事。一个诺奖作家在受人尊敬同时,也必须为他的言行负比常人更大的责任。因为我尊敬你,所以苛责你。


尊敬的君特·格拉斯先生:
       很冒昧给您写信。我们素昧平生,我知道您,只是从您的作品,明白地说,是从您的小说《铁皮鼓》,还有因此而获得的诺贝尔文学奖。我曾经对您十分推崇,虽然诺贝尔文学奖每次所授予的作家,并不都是我喜欢的,但是1999年授给您,我觉得很正确。但是现在我却犹疑了。据说诺奖曾准备授予希特勒,幸运的是他最终没能得到,可是不幸的是,您得到了。
       今年法兰克福书市,群星云集。作为东道国,德国作家自然要受到更多的重视,诺奖获得者更是受到追捧,比如今年获得诺奖的赫塔·穆勒,当然还有您。您接受了中国某媒体的采访,这对百忙的您,也许不容易,作为中国人,我很感激,希望聆听您对中国、包括中国同行的建议。这无论对中国社会的进步,还是对中国文学的发展,都应是有益的。中国有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中国在走向现代化进程中,仍然有许多问题没能解决,外人的建议,也许是重要的,特别是您这样一个诺奖得主。可我听到的,却是你对批评中国的愤慨。为什么不能批评中国?中国人都知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虽然中国这个古训很遗憾地常常没能做到,对别人的批评每每要狗急跳墙,但是从理性上考量,一个接受批评的民族,才是有前途的民族;一个有前途的民族,是希望被批评的。当然你可以不批评,“最好不要说”,但是您不能阻止别人的批评,包括您所批评的您的总理。
       在同一个书市上,中国某作家说中国文学处在最好时期,他的话并不让人惊讶,因为他说惯了官话,特别在外国人面前,外交辞令估计已进入无意识。而且他并没有获得诺贝尔奖,所谓他被提名,谁都知道只是炒作。但是您不一样。但是我不相信,那个反对批评中国的人,是那个写《铁皮鼓》的嫉恶如仇的人吗?难不成是写多了丑恶,自己也走火入魔了?我曾经反对人们拿你当年的纳粹历史说事,但是现在我不得不想,那未必是一种揪住不放,至少在您的灵魂深处,并没有同它彻底决裂,它动辄会沉渣泛起。作为曾经经历过类似苦难的国家的人,我坚信有的东西需要终生来警戒和清肃。我赞赏您的那句话:德国人应该站在耻辱的立场来看待中国,但不仅是中国。
       当然,或者是因为您老了,成了老糊涂?中国许多年轻时都是好作家,老了,就成了操蛋。或者是因为登堂入室了,成了软蛋?在中国就是这样,没名气时什么都可以说,有名气了,就不行了,我自己就陷在这种困境中。我本来以为这是中国文化使然,不料德国文化也能让人这样,看来拿文化说事,真是不靠谱。
      也许您会觉得委屈,您觉得自己并不缺乏勇气。比如您敢指责您的总理。在德国,您仍是个具有批判精神的作家,您从不隐瞒自己是“左”派,您“反潮流”,中国的红卫兵不也是“反潮流”嘛?也因此你很认同中国的“左”,您觉得这就是良心,正如当年的罗曼·罗兰等“有良心”的作家前往苏联,萨特也曾经为斯大林歌功颂德,泰南还在海德公园组织支持卡斯特罗的集会,但是到了现在,您应该了解到了,他们实际上起了什么作用。胡克的那句话十分精辟:“西方左派是人类自由的掘墓人。”
      当然,您也许是不了解。我告诉你,在中国,“左”和“右”跟你们是恰恰相反的,以至于我至今不知道自己是属于“左”还是“右”。我就曾经是“反潮流”的红卫兵,我深知道,我只是别人手上的一颗棋子。您拿“德国的良心”来当“中国的良心”,不得要领。您以为支持了“左”,实际上却在支持“右”。我很赞成您说的“必须确实进入到那个环境中”,当您作如此发言时,您是否进入到中国“这个环境”中?我想您并没有。您只是在您的国家想象中国,甚至把玩中国,称为“热爱中国”。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把中国的落后当做情调,所谓“热爱中国”,不过是对中国处境的漠不关心。甚至在国外,我还曾经见过“文革”狂人,他们佩戴“红卫兵”袖标、把毛的纪念章挂满胸脯。我告诉他们,如果你们真心要“忠”,就应该把纪念章别针扎进自己的胸肉里,你应该进进“牛棚”,“上山下乡”,尝尝阶级斗争的残酷,过过随时可能大难临头的生活。那样的时代,后来中国领导者都已经明智地否定了,而那些外国的“热爱中国”者却想让中国人再回头受罪,简直没有良心。那些在自己国家舒舒服服享受正常生活,却为中国存在的问题辩护,无视中国百姓痛苦的人,至少是作秀:轻狂地把中国当作自己浪漫的试验田。格拉斯先生,如果您这么能接受中国存在的问题,建议您来中国移民,而把您的国籍换给我,我将为我的子孙后代给您叩头!
       某种意义上,您所以能让您的《铁皮鼓》公诸于世,正是因为您拥有允许出版它的环境。虽然它曾经被当作“色情小说”,但是在德国,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但在中国并没有过去。您应该知道,您应该怎么说,您应该珍惜您说话的自由,慎重考虑您言论的后果,而不是信口开河。也许您是浪漫惯了,您是一个作家,但一个作家作为公共知识分子发言时,不能浪漫。在中国有这样浪漫的人,如无视北朝鲜百姓苦难、疯狂歌颂那个政权的孔庆东之流,但他们的言论早没有了影响力,只成了笑谈。但是您不一样,格拉斯先生,至少在目前,您还有影响力,希望您珍惜您的影响力。我希望您向同样是作家的奥维尔看齐,这位《动物农场》和《一九八四》的作者,曾经也迷惘过,但他最后走回了真实,这才是伟大的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应该奖给这样的作家,而不是您,至少不是现在的您。请原谅我的直言。

                                                                                                                            中国作家陈希我

  评论这张
 
阅读(1207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