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旷新年们懂文学吗?   

2016-02-20 12:1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江苏文艺社网载,旷新年批阎连科道:“他写作的基本特点是任性、偏执、狭隘、粗鄙、污秽、暴戾、放纵、夸张、空洞、混乱。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对权力的极度迷信和对知识的极端蔑视。”我奇怪,这些放文学上是缺点?甚至反是优点。
      看旷此文,貌似不无道理,且义正词严,阎创作也固然有问题,但旷非以文学论文学。我怀疑旷新年懂文学吗?别对我说他懂语法,别对我说文学教授就懂文学。我想起当初王兆胜批我的,标题就是《文学创作的深度异化》。无异化还是文学吗?我一面敬佩其认真,一面苦笑其外行。你说得可能对,很对,但不是文学的对。你很正义,但文学正义非此正义。
      另,一个人左倾没错,但不能吃体制。一个人左倾而不吃体制,才说明其有良心,但这良心不能等同于文学良心,政治革命社会改造人伦道德与文学无关。别以为有此正义即拥有文学正义。知识分子千万慎给文学指点江山,当初一群知识分子挺《如焉》就闹了笑话。
     文学作家也不是知识分子,作家要反抗,但不同于知识分子的反抗,是绝望的反抗,是以头捣地。陀思妥耶夫斯基就在这点上与别林斯基分道扬镳。知识是有限的,作家是站在知识之上,知识是给人希望的,作家看透了理性,遁入虚无,无论如何地绝望。
  评论这张
 
阅读(167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