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希我

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抓痒》《冒犯书》《我爱我妈》。

 
 
 

日志

 
 

“老炮儿”归来(应《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写的《父》创作谈)   

2016-03-20 20:2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炮儿”归来(应《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写的《父》创作谈) - 陈希我 - 陈希我

 

  中国人不喜欢谈“老”,“老”意味着“死”。但“老”又并非“死”,甚至往往“老”而不“死”。我的祖母最后20年是在床上苦熬的,她终于时,我的心喊着:“好了,好了……”这使我写了小说《母亲》,《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曾经选载过《父》算是《母亲》的姐妹篇吧

 但《父》写的不只是父亲,是父辈。说起老人问题,常有人说是世界性问题“中国特色”的中国也具有“中国特色”。美国朋友约翰·威尔逊看了《父》,说它写的是“老炮儿”,让我愣了半晌。这并非偶然巧合,我们的父辈都是“老炮儿”。他们与他们的父辈不同,他们的父辈,尽管经历了种种变故,但仍是传统中国人。普通中国人从没有像父辈那样在国家强大原则层面上被动员起来,被铸造了“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集体人格。

 这种原则改革开放后实际上还在继续,从“政治革命”置换到“经济革命”是不需要换血的。

《父》最初名字是《雄狮》,雄狮不仅指父亲,还有他的儿子们。很多人看到这小说写的是儿子对老父亲的抛弃,其实还有一群青壮年狮子对垂垂老父的抛弃。有人说这小说写的是“审父”“弑父”,更准确说是“恶”审“恶”,“恶”弑“恶”,暴父把暴力之血遗传给儿子,暴子以同样的残暴回敬暴父。阿克顿勋爵说:“暴虐统治之后就是道德的堕落和败坏。”小说就是以此结构的。

 写作时,我一面被令人发指的黑暗推动着,一面自问:如果是我,如果我老父母自动消失,我会怎样?过去总听父辈喊“上有老,下有小”,但他们父母对他们并没有太多要求,他们的子女,即吾辈,也没那么多事,读书,分配工作,尽管挣得很少,但也自立了。但现在,我们的子女即使刻苦学习,即使努力工作,资源已经被前辈吃光了。同时偏偏又整个社会鼓着饕餮的欲。他们是否会成为“小炮儿”?

只要暴血延续,“革”父“命”似乎并不难,一如从“政治革命”转换到“经济革命”。“炮儿”永在,离开了的还会归来。这不,《父》的最后,孙子看见爷爷回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9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